《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0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去之后,池水桥本想去向县委书记葛东报告,关于自己指使小混混的事情,很可能被梁健捏住了把柄。但回头一想,他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试想一下,如果自己是县委书记,听到这样的消息会怎么样?肯定会认为池水桥办事不利落,却留下小尾巴被人抓住,只会对池水桥不满意。
  为此,池水桥想到的是,自己找办法,把这个问题去消化了。眼前,他只能把梁健要提拔的人,给安排了。反正张嘉以前在向阳坡镇就是党委办主任了,也是县委后备干部,池水桥之所以一直没向组织部门推荐,那是因为张嘉一直没有向他意思意思,甚至还顶撞他,让他一直受不了。而杨红珏,他有一次喝多了酒,对她提出了男女关系方面的希望,她断然拒绝了。池水桥当场就说了,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你就休想提拔了。

  现在看来自己要食言了。但是对于池水桥来说,食言与否根本不是重点,无所谓的事情,只要手中还有权力就行。
  第二天池水桥就拿了一个方案给梁健看,上面赫然有张嘉和杨红珏的名字,其他还有几个中层干部。/梁健就说:“就按池主任的方案去办吧。”池水桥又去向葛东汇报,这些小干部,葛东根本不放在眼中,只有张嘉这个名字让他问了一声:“为什么,现在要提拔张嘉呢?”
  葛东知道张嘉是梁健的秘书,他不想要提拔梁健的人。池水桥当然不想告诉葛东,自己已经被梁健捏住了把柄的事情,找个理由说:“张嘉是县管后备干部,来之前也已经是向阳坡镇党委办主任。这次,县委组织部打电话来沟通,说张嘉是不是可以考虑下。我想,我们委办符合条件的,也就他了。如果再放,让组织部认为我们不想提拔干部,也不是好事。”
  葛东听了池水桥的一番话,只是很奇怪,池水桥好似在给张嘉说好话。不过,提拔一个副科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就“嗯”了一声,说:“这个事情,你们自己看情况操作吧。”

  一个星期之后,各种任命手续,就都已经办妥了。机关的事情,就是如此,想快的时候可以很快,想慢的时候又没什么地方慢得过机关,关键还是具体操作者的利益问题。
  被任命了委办副主任之后,张嘉早上给梁健送进了文件之后,对恭敬地站在梁健身边说:“梁书记,谢谢您的关心,否则我不可能被提拔。”梁健说:“张嘉,你的提拔是你勤勉工作的结果。我对你是看好的,按照你的能力,再经过历练,可以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为此,你要继续加油。”
  张嘉很受鼓舞:“梁书记,谢谢你的教诲,我一定继续努力。”梁健原本以为杨红珏也会来办公室感谢自己,毕竟没有自己的意见,池水桥应该不会提拔杨红珏。这一点杨红珏应该是清楚的。
  上午杨红珏没有来,中午杨红珏没有来敲门,到了傍晚杨红珏都没有出现。梁健本想打电话给杨红珏,想看看当了秘书科长会有什么反映。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还是别给她一种自己好像是在邀功的感觉吧。

  这一天杨红珏都没有出现。
  到了第二天傍晚,即将下班的时候,杨红珏忽然出现在了梁健办公室。梁健笑道:“杨红珏,终于出现啦啊?”杨红珏看着梁健说:“梁书记,晚上有没有空?晚上能陪我吃个饭吗?”
  梁健瞧见杨红珏跟平常有些稍稍的不同。要是在平时,她肯定会非常委婉地说:“梁书记,晚上我能请你吃个饭吗?”今天是直接让梁健陪她吃饭了。梁健笑道:“当了科长,气场果然不一样了。”
  杨红珏这才脸上微微一红说:“梁书记取笑我了。”梁健笑:“我哪里敢啊,好吧,晚上我没什么安排,就陪我们杨科长吃顿饭吧!”

  杨红珏的晚饭安排镜州市新开万达广场的一家韩国料理。两个人喝了些烧烤,喝了些啤酒,倒也是清净。吃过了饭,杨红珏说:“梁书记,我想去唱歌,这里边上就有一家量贩。”梁健有些微微的惊讶说:“就我们两个人吗?”杨红珏说:“那你还想几个人?要不要我把池水桥也叫过来?”
  梁健先是一愣,然后笑道:“这个主意好!”于是两个人都笑了起来。他们就到楼上的一家量贩kvt去要了一个包厢。这家ktv是新开的大众客厅,内部装修还是崭新的。两个人唱歌的事情,对于梁健来说机会也越来越少,当了副书记之后,人家也大都不会这么邀请他,自己也不会这么去请女孩子。
  这次经历让梁健感觉有些新鲜。杨红珏说:“梁书记,你要唱什么歌,我来给你点。”梁健说:“你还是别听我唱了,很久没有唱歌,已经五音不全,还是我欣赏你的歌声吧。”杨红珏道:“那我先唱,呆会你再唱。”
  梁健点了点头。杨红珏年纪比梁健轻得多了,不过她唱的歌,却是一首老歌,被无数的歌星翻唱过。这首歌是《爱的路千万里》,这是一个张靓颖的版本,如今杨红珏唱出来,就成为了杨红珏的版本了。
  杨红珏的声音细腻而甜美,很适合唱这首歌,只听她轻轻吟唱:爱的路千万里/我们要走过去/别徬徨别犹豫/我和你在一起/高山在云雾里/也要勇敢的爬过去/大海上暴风雨/只要不灰心不失意

  没想到,一首1977年的老歌,唱出来还能这么动听,听得梁健都有些小小的醉意。然而回味着“别徬徨别犹豫/我和你在一起”这其中的歌词,梁健心里“咯噔”了一下,难不成杨红珏对自己有意思?
  这么想着,杨红珏已经唱完了。梁健赶紧鼓起掌来。杨红珏说:“梁书记,你也来唱一首吧,我帮你点。”梁健想了想说:“那就点张宇的《曲终人散》吧。”
  梁健靠在沙发上,拿着话筒唱起的时候,杨红珏就轻轻靠在梁健肩膀上。梁健朝她看了一眼,也不好推开,就任由她这么靠着。
  你让他用戒指把你套上的时候/我察觉到你脸上复杂的笑容/那原本该是我付予你的承诺/现在我只能隐身热闹中……我终于知道曲终人散的寂寞/只有伤心人才有/你最后一身红残留在我眼中……
  梁健唱完的时候,杨红珏也鼓着掌,不过梁健看到杨红珏眼中留着泪水,滑过她娟丽的脸庞。梁健故意笑说:“怎么啦?干嘛哭了?”杨红珏说:“这是伤心歌曲,难道梁书记有过伤心往事?”
  梁健唱这首歌,本是前些天在汽车电台中听到过,他也没什么特别在行的歌,就拿这首来唱唱。没想到唱者无意,听者有心。梁健赶紧解释说:“没什么伤心往事,就是随便唱唱的。”
  杨红珏转过头来对梁健说:“梁书记,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请你一起吃饭,又请你一起唱歌吗?”梁健说:“不知道,是因为开心吧?”杨红珏说:“是为了庆祝。”梁健问:“庆祝什么?提拔?”杨红珏说:“不是提拔,是我赢了池水桥!”
  梁健不解:“什么事情,你赢了池水桥?”杨红珏说:“在池水桥的任上我得到了提拔。”杨红珏告诉梁健,池水桥不止一次骚扰过她,有一次借着酒意就要摸她,被她一把推开。当时池水桥就放话,只要他池水桥担任一天的县委办主任,杨红珏就休想被提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