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我担心我一旦说出了口,就会被打得连我妈都不一定能认得我来。
  神婆奶奶气呼呼地离开了,而二春则捂着嘴笑,说小师弟,你这回来,算是抱得美人归了,不过迎亲之路漫漫长,你慢慢走咯,我就先回去报到了。
  我诧异,说这异国他乡的,二春你怎没能抛下我?
  二春无奈地摊开双手,说你刚才没有听见么,人姑娘只同意由你跟着,而我却不行,总不能说我在后面跟你一路当保姆吧?再说了,我乐意,人姑娘也未必乐意啊?
  她笑了,说你真的以为天上会掉下一大姑娘给你白捡啊,不折腾得你累趴下,哪里可能让你娶回家?
  她拍拍手,把我之前入池时拜托雪瑞交给她包管的一应物品递还给我。

  她伸着懒腰,回房睡觉去了。
  神婆奶奶和二春都走了,雪瑞却留了下来。
  她示意我坐在院子前的石凳上,而自己则坐在了我的对面,表情轻松地说道:“怎么,我感觉你好像对我们的安排,并不是很满意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温和笑容的关系,我对雪瑞有一种很强烈的亲近感。
  之前在神婆奶奶和二春面前我都还绷着,这会儿倒是放松了一些,我终于说出了实话,说我并不是不愿意陪着她一起北上,而是如你所说的一样,现在的我,是一点儿本事都没有的,如果路上碰到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未必能够帮得上忙,反而成了累赘。
  雪瑞点了点头,说你能够这么想,说明你还是有心的。
  我苦笑,说哪里,我只是担心把事情办砸了而已。
  雪瑞摆手,说不是,刚才妹子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我其实一直在反思,你的作法其实未必不对,毕竟让她一直生活在虚假和幻想之中,对培育她的独立人格,并没有什么帮助,而如果你趁着她神情恍惚,而占了她的身子,这也是我们都不能容忍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你是个君子,也正因为如此,我刚才才会提议你同行。

  我低头笑,想着你若是知道我身体里这聚血蛊是怎么来的,就不会这么想了。
  也许,我之所以如同柳下惠一般,不过是在珍惜蚩丽姝的天真吧。
  这才是最美好的东西,我不想毁了她。
  雪瑞继续回答我的疑问,说这一路,肯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不过你放心,我妹子虽说刚刚诞生,不过先天很好,底子厚,寻常人奈何不得她,就算是成名的高手,也未必能够拿捏你们。至于实在惹不得的对手,你打电话到老廖那里去,他也会给我报信的。
  她表现得十分淡定,说一切你们解决不了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帮你们摆平。
  雪瑞素来低调,然而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是霸气十足。
  可以感觉得到,雪瑞的江湖地位其实也很高。
  雪瑞跟我交待了一些路上应该需要注意的相关事宜之后,郑重其事地拜托我,说这一路之上,除了照顾好她之外,希望你能给让她培养起独立的人格来。
  我问到底该如何做,雪瑞微微一笑,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有靠你自己来摸索了。
  是夜,我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心事重重,一直到了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次日二春很早就起来了,给我们做完早餐之后,就整理好行李,准备出发。
  二春和我不同路,她将会返回泰缅交界的边境城市大其力,然后乘坐飞机回国。

  至于我,则在众人的送别下,背着大包小包,跟着蚩丽姝踏上了北面的林子,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将穿越整个缅甸的热带雨林,然后一步一步,按照着当年蚩丽妹行进的路线,一路北上而去。
  众人送了我们十几里路,然后折转离开,就只剩下我和蚩丽姝两人。
  一路上,她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她对我,仿佛陌生人一般。

  最熟悉的陌生人。
  还记得吗
  窗外那被月光染亮的海洋
  你还记得吗
  是爱让彼此把夜点亮

  为何后来我们用沉默取代依赖
  曾经朗朗星空
  渐渐阴霾
  心碎离开
  转身回到最初荒凉里等待
  为了寂寞

  是否找个人填心中空白
  我们变成了世上
  最熟悉的陌生人
  今后各自曲折
  各自悲哀
  我一直在心中默默地唱着,然后背着两人的行李,在丛林中一步又一步地缓慢行走。

  然而每走一步,我都会忍不住想起昨天林间的拥抱,以及两人躺在草地上,彼此互望时的情形。
  那个时候,我与她相差只有一公分的距离。
  然而此刻,我们无论何时何地,即便是最近的时候,相隔都会保持一两米。
  伤痕出现了,就没有办法弥补了么?
  倘若说我跟面前这位姑娘之前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会怀着任何多余的心思和妄想,或许我就不会如此痛苦,最让人难过的事情,不是遥不可及,而是曾经拥有,现如今却只能遥遥相望。
  我甚至都不敢跟她说上半句话,唯恐对方生气,把我给一个人抛下,独自离去。
  我倒不是害怕自己被丢在雨林中无法走出,而是害怕完不成雪瑞教给我的任务,毕竟不管怎么说,雪瑞对我充满了信任,我不能辜负她的期望。
  别人给了我活下来的机会,而我即便什么都没有,却也愿意为一个承诺而付出一切。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两人在雨林中穿行着,一前一后,蚩丽姝总是一直都在前方,保持让我能够瞧见的距离,不急不慢地走着,而我则是不得不奋力前行,努力追赶上她的身影,害怕一不小心就跟不上她的脚步。
  如此一追一赶,几乎都没有停歇过,到了中午的时候,我终于累瘫了,抓着一根开着红花的树,冲着几乎看不到身影的她喊道:“等等,我走不了,能休息一下么?”
  我当时的确是已经不行了,脚步的肌肉已经到了极限,感觉再也迈不出一下。
  那肌肉不断地抖动,肌酸估计都要溢出来了。
  我话语里充满了恳求,然而这女孩儿却并没有停留,而是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我颓丧地一屁股坐下,不管下面到底有些什么。
  我大喘气,将背包从肩膀上拿了下来,感觉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油乎乎的汗水,闻着就是一股酸臭味。
  背包卸下,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然而心情却差到了极点。
  这刚刚一上午,我就坚持不住了,实在是没有脸回去面对雪瑞和神婆奶奶——特别是神婆奶奶,她要是知道我跟丢了蚩丽姝,会不会拿着棒子打死我?
  我浑身汗出如浆,歇了会儿,感觉好了一些,就是渴得厉害,伸手去背包里面摸水壶,结果摸了半天,却没有找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