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过了油茶,雪瑞建议我们出去走一走,踏踏青。
  她这是在给我和蚩丽姝制造机会。
  众人都明白雪瑞的想法,于是纷纷附和,收拾了一下,然后五人就离开了苗村,穿过一片片的梯田,朝着林子里走去。
  雪瑞和神婆奶奶并不是单纯出来踏青的,两人都背背篓,在林间不断搜寻着草药,毕竟神婆在村子里另外的一个主要功能,就是治病救人的医生,而二春则显得轻松许多,她更多的精力则都放在了林子里那些能够放进肚子里面的野果野物里去。

  另外一个轻松的人,则是蚩丽姝。
  尽管继承了蚩丽妹的记忆,但事实上,这是她第一次出了寨黎苗村,所以对哪儿都充满了好奇,不过她又不愿意离开我的身边,所以一直围着我,不停地提出问题。
  从这里看,她跟普通的乡下女孩,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区别,我也乐得轻松,运用着并不算熟练的知识,给她一一作了解答。
  雪瑞说我跟堂哥陆左的经历很像,像我们这些没有能够考上大学的农村孩子,在城里又没有什么关系的,的确都是不约而同地出外打工,不过我堂哥算是比较能混的,听说他在南方那边没有待几年,就混得有车有房,已经算是人生赢家了,然而我除了一颗饱经风霜的心外,恐怕剩下的,也就只有一些人生阅历了。
  所以蚩丽姝此刻的天真烂漫,对于这样的我来说,有着毒药一样的的吸引力。

  我说的是真的,抛开她的外貌不谈,即便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子,有着她这般让人心情欢畅、无忧无虑的亲切感,就足以让我忘却之前的一切情伤。
  见多了那些势利的、迷茫的、自暴自弃的、抽烟喝酒的,甚至失足的女子,方才能够明白纯真的可贵。
  我一开始呢,其实只不过是当做任务来完成的,然而到了后来,自个儿却有些拔不出来了。
  就如同《山楂树之恋》里,老三看见静秋的那种心动。

  我们走着,慢慢的,雪瑞和神婆奶奶,以及二春就渐渐地与我们分散了,蚩丽姝在我旁边蹦蹦跳跳,偶尔还去追一下蝴蝶之类的,我有点儿带小孩的感觉,细心地照顾着她。
  我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子,心中的情愫越来越浓,却不知道如何去表达。
  雪瑞曾经跟我说过,说你谈过好几次恋爱,这种事情,还要我教你么?
  事实上,我第一次是被一个大我三岁的姐姐倒追,稀里糊涂就被下了手,后面几次,要么就是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渐渐产生了感情,要么就是摇一摇,通过微信沟通,彼此之间也没有那么尴尬。
  现在的情况是,我所有的方法,好像都不能派上用场。
  而且瞧见蚩丽姝这模样,我有一种哄骗小女孩的怪蜀黍那样的自我认知感。
  下不了手啊……
  我犹豫了许久,心神不宁,蚩丽姝好像看出来了,没有再走,而是瞧着我,说十八郎,你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呢?

  看着蚩丽姝那一对仿佛能够说话的水汪汪大眼睛,我心中发苦。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知道这个女孩儿她喜欢的人,并不是我陆言,而是一种虚妄的错觉,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叫做洛十八,是我师父的师祖,早已不在人间。
  我只不过是替代品,一旦她清醒过来,那么现在所有的美好,都会像破碎的泡沫一样,碎裂不见。
  我心有不甘,对她说道:“丽妹,你能不能不叫我十八郎?”

  蚩丽姝睁着一双大眼睛,瞪着我,说为什么啊,不叫你十八郎,那叫你什么呢,洛十八,洛大哥,洛方老?
  我摇头,说我现在叫做陆言,你叫我阿言就行。
  你骗人!
  蚩丽姝大声喊着,笑着对我说道:“你这个大坏蛋,陆言是什么鬼,你就是十八郎,十八郎、十八郎,你不让我叫,我偏叫,气死你,气死你……”
  我的心沉落了谷底,知道如果真的将一切的真相揭开,这个看着离我很近的女子,一下子就会飞得很远、很远……
  我心中也是有些生气了,顺着她的话,说对,丽妹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想念我么?
  死?

  蚩丽姝伸手把我的嘴给捂住,一脸惊慌地说道:“不要说这种丧气话,说多了,就会变成真的,我不准你说。”
  她的手就像春笋一般细嫩,柔柔的,长长的,有着年轻女子特有的香气,我不知道虫池化身,为何会这般惟妙惟肖,也不知道她跟正常的女性到底有着什么区别,不过听到她这情意绵绵的话语,多少也有些感动。
  说句实话,这世上除了我父母,还没有谁会像她这般着紧我。
  只是……她关心的那人,根本就不是我啊!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又变得无比低落,不过我在外拼搏多年,多少也有了一些城府,也能够藏匿好自己的心思,陪着她一路走。

  出外踏青,我们又在林子里生火,解决午饭,雪瑞别看是大小姐出身,不过对于这种丛林生活却也是能够驾轻就熟,跟二春一起忙碌,没多时就弄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含着腊肉和竹香的竹筒饭、香喷喷的烤红薯,还有一只二春打来的野鸡……
  这些味道真的很不错,不过我五脏六腑并未修复,身子恹恹,只是勉强吃了一点儿。
  吃了饭,神婆奶奶带着蚩丽姝去小溪那儿洗手,而雪瑞则找到了我的这边来,对我说陆言,看不出来嘛,你还是个情圣,看你跟我妹子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手段很不错啊。
  我苦笑,说你说错了,她之所以对我如此,不是因为我有什么手段,只不过是她认为我是她的十八郎而已。
  雪瑞说那也不错。
  我说不,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她发现我是陆言,不是十八郎,会发生什么事情?
  雪瑞摇头,想了想,说要不然你就当自己是十八郎呗?
  我突然来了情绪,说怎么可能,谁能够骗她一辈子?她虽然刚刚诞生意识不久,但并不是傻子,一旦幻觉消失,发现了真相,你觉得她会怎么做?她一定会把我这个假冒者给杀掉,一刀一刀地泄愤……
  雪瑞说哪有那么恐怖?
  我叹气,没有再多说,午餐过后,雪瑞她们继续采药,而我则因为身体太差,就在篝火边休息,蚩丽姝放心不下我,陪在我旁边。
  我昏昏沉沉睡了一会儿,突然间感觉脖子被人给掐住了,睁开眼睛来,瞧见是蚩丽姝。

  她红着眼睛,死死按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在骗我,对吧?”
  当瞧见蚩丽姝怒气冲冲地瞪着我时,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去,结果脖子一下子就被她的右手给掐住,死死按着我,说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日期:2015-10-11 17: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