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雪瑞摇头,说不要啦,我觉得现在就挺好的,如果强行去扭转那种关系,说不定还没有现在那么自在;再说了,陆左哥现在喜欢的人,是小妖姑娘,我可不想当第三者。
  小妖姑娘么?
  我想起那个扎着马尾、彪悍的少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毕竟小妖姑娘曾经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出来,我这边帮着撬墙角,实在是有些太过分。
  不过想一想也真是的,无论是雪瑞,还是小妖姑娘,都是万里挑一、才貌双全的好姑娘,二选其一,还真的是一件苦难的事情。

  另外,之前听那个叫做许鸣的家伙说起,我堂哥还跟一个叫做黄菲的前女友有些牵连,甚至还跟一日本圣女有关系——哎呀,雅蠛蝶,陆左他怎么会这么强啊,桃花运不是一般的好。
  我没有再说话了,而雪瑞却问我道:“陆言,我认真问你,你之前,有没有女朋友?”
  我说有几个,不过都分了,最后一个女友差点儿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过最后她家里面嫌我太穷,买不起房子,于是就分了。
  雪瑞不屑地说道:“结婚是看两个人的感情,牵扯到钱物和房子这些,实在要庸俗了。”

  我听二春有介绍过雪瑞的家境,知道她父亲是香港的富商,属于千金大小姐的白富美,顿时就苦笑,说大小姐你是不知道民间疾苦,好多有情人,到最后还不是倒在了房子和票子的跟前。
  雪瑞没有接我话茬,而是笑,说既然你没有女朋友,那就好办了,你看我这妹妹怎么样,如果你决定了,那就追她吧!
  我说追她,怎么追啊?
  雪瑞翻了一下白眼,说你都谈了那么多女朋友,怎么追还要我来告诉你?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你让她感受到爱恋,并且对你也产生了情感,通过爱情,让你们之间的生命体能够相互牵连起来,继而进行强化,让你们最终成为一对道侣。
  我有点儿糊涂,说那我该怎么办?
  雪瑞说等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两人的生命就牵连在了一起,尽管不可能如本命之物那般生死牵连,但是亲密无间,精神可以共享,而那个时候,我妹子就可以将生命力渡给你,借你修补身体了。

  我明白了,说原来如此,简单来讲,就是我得把她给追到手,当成女朋友,然后她的钱我花,我的钱她花,大家一起搭伙过日子,对吧?
  雪瑞忍不住笑,拍了我一掌,说什么叫做搭伙过日子,那叫做一起修行。
  我谋算了一下,想着其实我也不亏,如果能够追得上她妹子的话,命保住了不说,而且还免费得一女朋友,现如今像她这么漂亮、天然清纯的妹子,打着灯笼都难找,最重要的是人家还不用考虑太多的东西,也没有家长找我要房子、要礼金和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么想一想,我顿时就有些按捺不住了,说雪瑞,我想通了,没的说,绝对办好。
  雪瑞望了我一眼,突然间脸色变得很严肃,盯着我的眼睛,说陆言,我问你,如果你们两个能成,你以后会一直对她很好、很好么?
  我点头,说对,讲实话,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其实也挺喜欢她的,只不过她就像天上的月亮,我都不敢想而已。
  雪瑞没有再说了,轻轻地拍了一下石桌,然后站起来,往外走了出去。

  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她有一句话传了过来:“陆言,我记住你的话了,如果有一天,你违背了你的诺言,我会像对待那石桌一般,把你给拍成粉碎。”
  说罢,雪瑞消失到了洞子的尽头处。
  我有点儿听不明白,站起身来,突然间面前的石桌一瞬间,全部变成了粉末,整整齐齐地铺洒在了我的脚尖前。
  啊……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要晓得我刚才摸了一下这石桌,坚硬得不要不要的,没想到雪瑞轻轻一拍,那桌子居然就悄无声息地化作了粉末……
  不会吧,雪瑞这小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怎么转眼就变成了母老虎,咋都这么凶悍呢?
  这样的娘家人,当真惹不起啊!
  我心惊肉跳,跟着雪瑞回到了刚才的熔浆火池前,这才瞧见她和那低配蚩丽妹都不见了踪影,估计是回到了虫池那边去,我找了一墙脚坐下,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感觉好像就在梦中一样。
  不是,我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多出了一个预备女朋友来了啊?

  虽说美得是让人直不起腰,但是那脾气,我能降得住?
  我胡思乱想了一阵,最后懒得再想,闭上眼睛,开始继续研读起了那《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来,想着当年陆左就是凭着这玩意扬名立万的,我未必不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来。
  修行入了深处,不知时间长短,不知不觉间,我感觉时间仿佛凝固。
  迷迷糊糊间,突然听到耳边有人叫我,我睁开眼睛来,却瞧见有人搂着我的胳膊,甜甜的笑,说十八郎,你醒了啊,饿了不,我给你准备了油茶呢。
  一碗苦油茶,炒米碗中加,添点红苕块,着点香锅巴,苗人好这口,浓口又扛饿,哪天来我这,做给情郎吃啊……

  一曲《油茶歌》,从低配蚩丽妹的口中缓缓吟唱而出,梳着两根小辫子的她纯得就像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双眼之中的柔情蜜意能够把人给融化,我小口抿着味道古怪的油茶,不时从里面挑出一些特意加餐的小虫子来,刚想要丢掉,雪瑞就瞪我,说这是给你补身子的,你可别辜负了她的一片苦心。
  我硬着头皮将这些如同小蟋蟀的虫子吞咽下肚,二春在旁边笑得不要不要的,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低配蚩丽妹——啊,不,雪瑞告诉我,她现在的名字,叫做蚩丽姝。
  很好听的名字,正所谓“静女其姝”,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是雪瑞想的,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神婆奶奶起的,不过都十分符合低配蚩丽妹此时此刻的情况。
  叫着也好听。

  但是这名字,现在却不能够告诉告诉她,在雪瑞的计划里面,应该是由我来告诉蚩丽姝真相,而倘若我不能够让她爱上我,一旦使得她产生了自我的认知错误,那么极有可能就会意识消失,迷失在无尽的虚空之中。
  虫池此刻已然干涸,尽管蚩丽姝已然凝化成了人身,但一旦意识消亡,那么留下来的,不过就是一具残躯而已。
  也就是植物人。
  我低头喝油茶,想着到底该怎么办,蚩丽姝则嘴角含着笑,情意绵绵地望着我,然后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这一首油茶歌。
  这歌子不知道是哪个打油诗爱好者的作品,填词实在是粗鄙不堪,不过好在语调宛转悠扬,又有苗家特色,再加上蚩丽姝这么一个吟唱着,就显得格外的美妙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