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5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惊悚,大半夜,黑乎乎的房间里,床头,你晕沉沉醒来迷糊糊的看到一个长发女鬼,妈的,我都会吓得半死啊更何况一个心脏病患者。
  我听完后,沉默了许久。
  我说:“这家伙死得真惨啊。被活活吓死,真的是吓死宝宝了。”
  柳智慧问我:“是不是想起来,对我更害怕了。”
  我说道:“是,有点。”
  柳智慧说:“何止有点。”

  我呵呵一笑,说:“谁都害怕死亡,这是人的本性,谁不怕死,看来惹谁都好,就是不能惹了你啊。”
  柳智慧说道:“她不死,我不好受。”
  我说:“好吧。那你杀人了,你不担心吗?”
  柳智慧说:“没证据,我担心什么呢?你见过有人把别人吓死了,被判刑的吗?”
  我说:“你真的是很厉害。”
  柳智慧说道:“谢谢你帮了我。”
  我说:“我成了帮凶了。”
  柳智慧说道:“你们都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我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好事?”
  柳智慧说道:“替你们除了你们讨厌的一个人。是不是好事。”
  我说:“算是吧。”
  柳智慧说:“你可以走了。”
  我说:“好的,你慢慢锻炼,那我先走了。”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这个神秘,神奇的大美女,又杀人了。

  通过这么个极端的方式,杀人。
  杀人真的已经让她演变成了一门艺术,她能找出人心理最薄弱的地方,然后用各种艺术的方式攻击,不用刀枪,不用棍棒,不用拳脚,能杀死人。
  太可怕了。
  在办公室呆了直到下班,我去食堂吃了东西。
  吃晚饭。
  居然那么巧,康雪坐在隔着我一个桌子的对面。
  她也看到了我,我看看她,低着头,吃饭,懒得理她。

  康雪看了我一会儿,端起碗筷,走过来,坐在了我的对面。
  她还是那样,看起来那么知性美,戴着眼镜,丝丝柔柔,但那凌厉的阴狠,还是在眼神里藏着。
  她推了推眼镜。
  我看看她,似乎比以前沧桑了一点啊,是经历了什么啊。
  我干脆换个地方吃饭吧。

  她叫我:“张帆。”
  我定定看着她,说:“什么事。”
  康雪说道:“有些话想和你谈谈。”
  我说道:“想谈,你就谈啊。”
  康雪右侧嘴角一翘,是在假笑,她说道:“我以为我够狠毒了,没想到你的手段,比我还狠。”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点了一支烟。
  这里是不能抽烟的,刚看到我点烟,食堂的大妈就喊道:“那个那个!把烟灭了!”

  我懒得理她,继续抽。
  她走了过来:“你这诚心的吧!”
  我把烟踩灭了。
  食堂大妈说道:“不要为难我们,上级领导看着!”

  我哦了一声。
  她骂骂咧咧的,走了。
  我对康雪说:“我根本不知道你说什么,而且,我也不知道和你聊什么的好,我先走了。”
  康雪对我说:“你别装。”
  我问:“我装什么了。”
  康雪说:“黄苓的伤,是你找人做的吧?”
  我说:“呵呵,你没知道吗,意外啊!”
  康雪说:“你少胡扯。意外有那么巧的意外吗?刚好撞倒,刚好被车压过去!两个人现在都找不到了,这能叫意外?”

  我说:“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样说,反正我真的不知道你污蔑我做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找人这么做。”
  压断黄苓的腿那个事,本来就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认,就算是我做,我也不会认。
  康雪问:“你找人压断她的腿,已经报复了,她也回来不了监区做监区长了!你还找人弄死她!你还是人吗!”
  康雪骂我的时候,身体在发抖。
  她在害怕。
  徐男告诉我,监狱领导带着她们去看黄苓死的遗体,康雪脸色非常的不好看,她是在恐惧。
  康雪害怕下一个死的是她,她以为是我干的。
  **,她找人干掉我的时候,她怎么不怕?
  干不掉我,反而她自己身边人一个个的非死即伤,就害怕我了对付我了?
  我说道:“我要声明,你是在诽谤我!”
  我确实没有做,黄苓被压断腿,是因为她自己开车要撞我,结果差点撞到黑明珠,也活该了,黑明珠要弄死她,好在我拦住,不然黄苓何止断腿?
  而她被柳智慧所杀,完完全全,是自找,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我叹气,说道:“康雪,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我。”
  康雪说道:“你下一个目标,该是我了吧!”
  我问道:“你怎么这么说呢,我从来就没这么想过。”

  康雪咬咬牙说道:“你别装了!你敢说,无论马爽,马玲,黄苓这些,都不是你做的?你处心积虑除掉拦在你前面的人,你的手段何其卑劣!好好的一个黄苓,心脏病突发,她一定被你找什么人注射了什么药,或者是吓死的!”
  我反口骂道:“**康雪,你闭嘴别污蔑我!你自己用的手段,除掉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有那些你利用的人,你的手段难道就不卑劣!你还是人吗康雪!你这么骂我!你又是怎么除掉你身边拦着你的人的!利用完了,你怎么除?你还来骂我!你他妈找人要弄死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害怕我了是吧?我警告你,让我再不爽,老子就针对你!”
  骂完我直接站起来就走了。
  靠,该死的女人。
  居然来如此骂我。

  害怕了,没想到康雪也有害怕的时候。
  或许,是看到黄苓死的惨状,让她一下子精神崩溃了。
  我还真想康雪死了得了,但是我不敢找人对她下手,而且,也觉得太残酷。
  对,我还是比较仁慈,没办法啊。
  回去宿舍后,我好好睡了一觉。
  醒来,又是崭新的一天,开窗,看到外面没太阳,又是阴沉沉的冬季早晨,唉,没什么好心情了。
  去吃早饭然后上班。
  一天没什么事,就是下午,沈月突然推开我的门,大声道:“队长,事情不好了!”

  我一惊讶,看到沈月那样,我急忙问:“什么事情不好了?”
  沈月一拉我:“赶紧来!”
  我慌了,急忙跟着她出去:“妈的每次都慌慌张张的,到底什么事啊!”
  沈月说道:“反正很大的事情,很大的,大大的不好了!”

  我问:“你倒是说啊,要吓死我,我迟早会被你那么折腾吓死啊!”
  沈月说道:“你快跟着我来!”
  然后,沈月拉着我到了监区的217监室。
  监室外面站了十几名狱警。
  拉到了里面后,看着监室里,没见什么啊。
  女囚们都在,没发现什么异样的啊。

  然后我问道:“看什么啊?”
  监室最里面,有几个女狱警。
  里面,两名女囚坐在地上靠着墙,一个恍恍惚惚,一个害怕的看着我们。
  我看着地上两名坐着的女囚,问道:“她们,怎么了?”
  日期:2015-12-24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