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雪瑞点头,说治病,你现在的本体,五脏六腑都已经损伤大半,离开了聚血蛊的麻丨醉丨,你根本就是一具尸体,这一点你承不承认。

  我说没错,这是事实。
  雪瑞说好,陆左哥之所以让二春带你到这儿来,就是因为他知道,能够让你重新回归人形的,只有我师父留下来的这个百年虫池,只有它能够给你补足养分,让你的五脏六腑重新恢复正常,没错吧?
  我点头,说对,哎呀,雪瑞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一口气说完吧,我听着心慌。
  雪瑞笑了,说既然这些利害关系你都明白,那么我最后跟你说一句话,那就是随着我这妹子的诞生,虫池已经在逐渐萎缩了;如果没有你,或许还能够坚持几个月,但是为了给你恢复身体,它在三日之后,就会干涸掉,而你的身体,却只修复了一部分,并不足以让你恢复正常。
  我惊讶,说这怎么可能,你们洞子里不是有那么多的虫子毒蛇么,实在不行,宰一批,扔进洞子里不就行了?

  雪瑞哈哈一笑,说你以为这虫池就是那么简单?
  我说难道还有别的奥秘?
  雪瑞伸手,指向了洞子外面的黝黑之处,说道:“陆言,你可知道从这里走出去,外面会是哪里?”
  我说难道不是缅甸境内?
  雪瑞冷然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面铜质镜子来,摆在桌上,轻轻一拍,那镜子居然就泛起了光芒,光芒倒影在了墙面上,我瞧见了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无数人步履蹒跚,在向着前方蠕动着脚步。
  他们的目光孔洞无神,仿佛没有意识一般。
  正在我奇怪的时候,突然间天空上垂落下来一根黑黝黝的鞭子,啪的一下,打在了半空之中,光影浮动往上,我瞧见了挥鞭子的那人。
  天啊,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长着牛脑袋的大汉。
  等等……
  面无表情的人群,拿着鞭子的牛头大汉,这,这不就是古代传说中的黄泉路么?
  我吓得一哆嗦,而雪瑞则把手往镜子上面一抓,将图像收敛,然后告诉我道:“如果你愿意,除了这洞子,往东边走几百里,就能够看见这样的景象……”
  我一脸惨白,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雪瑞点头,说如你所知的,这个地方是灵界与幽府交界处,而那虫池则是白河苗蛊的终极秘密,据我师父说,虫池底下,原本有半块补天神石在,正是这东西,才让她百年不腐,青春永驻,也能够让虫池通向这儿的原因;只可惜当初师父为了奔赴最后一战,抽取了大部分的力量,而事到如今,虫池化人,就将最后的能量给用到枯竭了……
  我听得不是很懂,但却晓得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这样一来,我的身体可能就没有办法修补好了。
  这是一个让人很蛋疼的问题,就好像医院里面,救人救到一半的时候,医生拔下管子,对病人说哥们,抱歉啊,咱没有血了,要不然你就躺在这儿等死吧?

  我苦笑,说雪瑞姑娘,你说怎么办吧?
  雪瑞凝望了我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不过不知道你愿不愿配合,也不知道我妹子会不会同意。”
  我说有话请直说,如果能争取的,我尽量配合。
  雪瑞沉默了一下,良久才吐出两个字。

  双修!
  双修?
  听到雪瑞的话语,我下意识的老脸一红,感觉到有些不太好意思。
  为什么?
  我虽然刚刚入门,什么也不懂,但并不表示我之前就没有了解啊,以前看新闻的时候,总听说鹏城啊、南方市那儿,会有一些邪教打着双修的幌子,召集一些白领啊,老板的,在一起做些修修的事情,另外我之前有一个同事去西藏,回来的时候跟我讲起藏边密宗欢喜禅,说那就是双修的范畴。
  所以在我的理解之中,所谓双修,就是男女之间在一起,做些羞羞的事情,然后顺便提升一下功力。
  对于这个,我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此刻听到雪瑞一本正经说起来,顿时就有些脸红,不好意思。

  雪瑞瞧见我的这表情,顿时就啐了我一口,说你别想歪啊,所谓“双修”,是根据《周易参同契》与《悟真篇》为总纲,由两人为承载体,通过心思爱恋的彼此牵连,达到双者一体,心灵融合,最终彼此求存的修行方法,与你脑子里那些肮脏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我恍然大悟,说原来是这样子啊,真没想到呢。
  雪瑞噗嗤一笑,说陆左哥没有跟你讲过这些事情啊?
  我苦笑,说别提了,我拜师没有超过两个小时,这师父就不翼而飞,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哪里有教我这些事?
  雪瑞笑了,说你也别怪陆左哥,他就是自学成才的,所以没有太多教人的思维,全部都靠你主动地去问,靠你自己悟,倘若真的什么都靠他来讲,你恐怕什么也学不到。
  我说关键是我也没有时间啊,他都不带我玩儿。

  雪瑞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了,说陆左哥也不容易,他现在是木秀于林风摧之,名头是闯下了,好多人做好多事,都绕不开他,所以就想着算计他;特别是这次的事情,虎皮猫大人可以说是他的精神导师,也是最重要的朋友,有人把主意打到了虎皮猫大人的头上来,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那是生死相搏的大事,在这关口,他还记着收你做徒弟,还叫二春带你过来找我,说明他已经很有心了。
  我原本的内心里,其实对这堂哥还是有些嫌隙,觉得自己是穷亲戚上门,被随便打发了,颇受冷落,然而听到雪瑞的解释,却一下子就沉默了。
  过了好久,我方才抬起头来,对她说道:“对,你说得对,我的确应该感激他。”
  雪瑞点头,说陆左哥是一个不太爱表达、外冷内热的人,也是个很护短的人,能够成为他的徒弟,以后能够总和他待着,其实连我都很羡慕你呢……
  我听出了她话语里面绵绵的情谊来,忍不住问,说雪瑞,你既然这么喜欢陆左,干嘛不跟他在一起呢?

  啊?
  雪瑞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这么直接,下意识地就愣了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毫不掩饰地说道:“说起来,我自己都不知道跟陆左哥,到底还是亲情呢,还是爱情。我在很小的时候,被人下过蛊,是陆左哥救的我。那个时候呢,我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看着他帮我治疗,觉得他好帅好帅啊,想着如果能跟这样的男孩子谈恋爱,应该是件幸福的事情吧。不过后来,过了很久,我才发现他对我并没有男女之情,只是当我作妹妹而已。”
  我下意识地怂恿道:“其实你可以争取一下的,说不定他会发现,也许跟你在一起挺好的呢?”
  日期:2015-10-11 08: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