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讲到这里,雪瑞突然笑了,说简单理解的话,就好像我们小的时候,看得《新白娘子传奇》,白娘子被压在了塔下,媚娘则变成了白娘子的模样,但这并不表示媚娘就是白素贞……
  我听得有些绕,说既然如此,那她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你师父蚩丽妹呢?
  雪瑞苦笑,说她的意识刚刚形成不久,自我认知就是我师父,不过对自己又有一些怀疑,我为了让这个意识能够存留下来,并且得到成长,也就配合着她,本以为能够成为一个慰藉,时间慢慢地度过去,最终成形,却没有想到你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我说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雪瑞说你是第一个进入她身体里面的男人,这使得她的情绪发生了异变,特别是对于爱情方面的体悟,变得格外深刻起来……
  我连忙打断她,说雪瑞,你话儿可得说清楚,说得我像个流氓一样。
  雪瑞噗嗤一笑,说总之你领会意思就行了,现在的问题是,我担心她的自我认知产生偏差,从而对自己的存在生出怀疑,最终意识泯灭,重新回归于虚无。

  我头有点儿疼,说她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怎么又重新回归于虚无了?
  雪瑞摇头,说灵魂的诞生是一种十分奇妙的过程,它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了一切的修行真义,可以说,它属于神的领域,不是你我所能够明白的。
  我摆手,说别讲了,我头疼,你就直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吧?
  雪瑞凝望了我好一会儿,突然说道:“你知道么,在此之前,我还是毫无头绪,但是今天,我却突然有一个很好的想法——如果能够成功,那么她就极有可能成为一个全新的生命,你愿意帮助她么?”
  我点头,说行,只要我能做到的,但讲无妨。

  雪瑞郑重其事地说:“那好,拜托你跟她谈恋爱吧……”
  拜托你们谈恋爱吧!
  在雪瑞把这句话儿说出口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呆住了——等等,什么情况这是,我不过就是一个来求医治病的门外汉,所为的也不过是能够活下来而已,你给我这么一个任务,算是怎么回事?
  且不谈我陆言一傻小子,没钱没势没手段,啥都拿不出手,就算是有,你这低配蚩丽妹也根本就不是人啊。

  我难不成跟一虫池谈恋爱么?
  我面露难色,下意识地想要拒绝,然而雪瑞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认真的对我说道:“虽然她只是我师父的记忆融合了虫池而形成的意识,但毕竟是由师父的白丝雪衣孕育而生的,算是我师父的后辈,也是我的妹妹,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认真对待,好么?”
  我当然不好。
  面对着雪瑞的恳求,我无奈地表达,说我根本没有弄明白什么状况,如果要用爱情来感动和孕育低配蚩丽妹的意识,那么村里那么多年轻小伙子,条件还都不错,何必来找我呢?
  雪瑞摇头,说你说的好像有点儿道理,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她只认你?
  我摇头,说不知道,难道就因为只有我进入过这虫池?
  雪瑞说当然不是,如果只是进入虫池,我随便找一个人出来,都可以,倒也用不着你这么麻烦,但是她认你,却是另外的一个原因。
  我问是什么呢?
  雪瑞盯着我,然后问道:“传说中的聚血蛊,是收集十八苗裔的血脉,最终凝练而出,能够召唤出耶朗大时代的大祭司,甚至觉醒出苗族一裔的终极秘密。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觉醒了这样的记忆?”
  我摇头,苦笑,说我的天,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若真的如你所说,我又何必千里迢迢地跑到这里来,求医问药?
  雪瑞说不一定,人的潜意识的最可怕的,连你也不一定知道,但她却不同,她是刚刚诞生不久的生灵,对这些东西,最是敏感,那洛十八是人界钉子户,往生十八回都还不肯去往幽府,而如果你身上有远古的记忆存留的话,我想这就是她为什么认定你为她十八郎的原因吧。
  我说那她认定的,可不是我,而是我肚子里面的这聚血蛊——那才是她的十八郎。
  雪瑞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望着我,说怎么,我感觉你好像十分不情愿一样,我这妹妹哪里不好了,是长得不好看,还是出身不好,你怎么就这么嫌弃她呢?
  我慌忙摆手,说不,雪瑞姑娘,你这就是误会我了,你家这妹子长得美若天仙,跟电影里面走出来的大明星一样,若是搁在平日里,我连做梦都不敢想过,我陆言何德何能,哪里能够和这样的女子谈恋爱呢?
  雪瑞瞪我一眼,说既然如此,那你还不赶紧着接受?
  我苦笑,说我自卑,高攀不上。
  雪瑞脸色变得阴沉下来,凝望着我,叹气,说你没有说真话——想不到啊,陆左哥刚收的徒弟,居然是这样子的,油嘴滑舌、花言巧语的,我有点后悔帮你了……
  见她真的生气了,我立刻就慌张了起来,说别啊,我说实话行不?
  雪瑞板着脸,说讲。

  我舔了舔嘴唇,说雪瑞姑娘,是这样的啊,照理说呢,碰到这样的好事,我应该是乐得嘴都合不拢的,但我还是有一个担心,那就是你师父、哦,不,是你这妹子呢,情绪一会儿好,一会儿坏,根本就没有一个准谱。你看啊,她虫池化身,肯定是厉害得不要不要的,我呢,刚入门,除开背了一肚子的经诀,狗屁也没有,草包一个,一旦吵架,她分分钟把我撕成碎片……
  以后咱做饭,不用手撕包菜,直接手撕陆言得了。
  雪瑞盯着我,说你的意思,是在说我妹子是个神经病呗,对吧?
  我这回没有再退让,而是点头说道:“对,我就怕我驾驭不住她,一旦发病起来,我的生命安全根本就没有保障。”
  说完这话,我低下头去,不敢看雪瑞生气的模样。
  反正我话都说到这儿来,是死是活,你看着办吧。
  我低着头,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那雪瑞突然“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来,我抬起头,看着她笑颜如花,说你笑什么啊,我在跟你讨论很严肃的问题呢。
  雪瑞摇头,一边笑,一边说道:“不是啊,我刚才还以为你根本不考虑我的建议呢,没想到你考虑了,而且还想着这么细致,原来我没有看错你啊。嗯,像你这样靠谱的男人,把她交给你,我就放心了。”

  她自说自话,听得我一脑门子的汗水,说大姐,别啊,什么叫交给我就放心了,你还没有说她要是发疯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雪瑞拍了拍手,看着我说道:“陆言,我先问你,你过来找我,是干嘛的?”
  我说治病啊,不然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