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6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大洲说,郝县长,以我对秦书凯这个人的了解,这段日子,我劝你说话做事还是小心为妙,秦书凯今天在常委会的表现,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我相信他必定是有备而来,我感觉他今天就是要探探方占成这个人的底,看看到底有什么人在背后替方占成撑腰,从而在必要的时候把方占成弄进去,让为他说话到的人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今天上午,咱们一帮人全都没有考虑很多,傻傻的自己蹦了出来为方占成说话,按照我对秦书凯的了解,出现今天的局面,下一步,他会继续利用方占成的事情,大做文章,兄弟你跟方占成之间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密,你可要小心防备才是。

  郝竹仁听了金大洲的话,心里有些害怕,又想到自己是一个地道的普水城里人,秦书凯不过是一个下岗工人的儿子,能有什么背景,也就不当回事,他问金大洲,金县长,你的意思是秦书凯动用纪委的人去开发区审计方占成,其实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难道他的最终目标其实是我。
  金大洲摇摇头说,郝县长,现在我也搞不清秦书凯的最终目标到底是什么,不过,自从他和赵正扬竞争县长失败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我对他的一举一动是越来越看不透了,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现在做事的目的性很强,我相信,他既然到了开发区当了一把手,必定会做一番动作,先把自己的根基打牢,也说不定,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为了你,也不是专门为了对付哪一个人,说不定——。

  金大洲欲言又止。
  郝竹仁说,金县长,我倒是觉的,你刚才的猜测有可能是对的,他秦书凯就是冲着我来的,这一点,今天常委会上大家都能看得出来,他要调整方占成,我站出来跟他唱反调,他当然心里记恨我,想要给我点颜色看看,不过,我郝竹仁也不是在官场混头一天,他想要对付我,也没那么容易。
  金大洲又摇头说,郝县长,你不了解秦书凯,你跟秦书凯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这种工作上的小事,他是不会过分计较的,再说,以前你们就是老熟人,他这个人对自己的朋友是不会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来的,除非——。
  金大洲停顿了一下,郝竹仁赶紧催促问道,除非什么?
  金大洲说,除非,一个人做事让他的心里已经不再把你当成朋友,那么做事自然就不会顾忌朋友之间处事的一些底线,你和他也没有到那个地步,因为你并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郝竹仁听了金大洲的话,心里又稍稍安慰了些,他点头说,这倒也是实话,我跟秦书凯之间,尽管有些小的观点不同,倒是没什么深仇大恨,我看,说不定,秦书凯这次唱的这出戏,只不过是想把开发区的领导班子成员都换成自己人,毕竟方占成以前跟我走的太近,我对他的放权也比较厉害,所以,他有些副主任看不清楚心思,不听新主任的使唤,秦书凯牙一咬,就把他给先下了,主要是想要杀鸡骇猴。

  金大洲说,郝县长,开发区的具体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件事绝对不是你说的表面上这么简单,今天开的常委会议,最大的赢家其实并不是秦书凯,而是张富贵这个老狐狸啊。
  郝竹仁有些纳闷的问,金县长,这话又有什么说道?调整方占成是秦书凯的主意,和张富贵有什么关系啊?
  金大洲摇了摇头,解释说,郝县长,你以前一直在开发区上班,对张富贵和赵正扬之间等人之间的矛盾不是很了解,这次就方占成问题的表决张富贵为什么提出让同意调整方占成的人举手,这可是没有领导人这样做的,张富贵就是这样做,就是要利用这件事看看谁不是他圈内的人,刚才你也看到了,秦书凯和王耀中那是坚决的团结在张富贵的圈子内,有了这两张最硬的王牌,赵正扬以后想要跟张富贵过招,就不那么容易了,洪云这个组织部张是新来的,不沾任何圈子,可是作为组织部长,她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对一把手言听计从,张富贵掌握了这些人后,那么以后的干部工作那就是张富贵说了算,赵正扬哪里还有发言的权力。

  郝竹仁说,金县长,话不能这么说,就算是秦书凯、王耀中和洪云都听张富贵的摆布,咱们俩和王志军、钱卫国等人都算是赵正扬一伙吗,都是县委常委,咱们的人数加起来可是也不少?
  金大洲说,郝县长,人事调整这种事情谁说了算,如何能够上常委会议,主要是跟书记办公会成员有关,你想想看,要是每次调整干部之间,出席书记办公会议的人里有五个人,张富贵,赵正扬、秦书凯、王耀中加上组织部长洪云,五个人中有四个人那是维护张富贵的
  ,就是说,赵正扬推荐的干部,到了书记办公会只要秦书凯等人不同意,就无法上常委会议,常委会议都不能上的干部方案,就无法提拔起来。
  金大洲继续说,郝县长,赵正扬是个老官场,今天也看到了这个情况,所以就方占成的事情到最后说他是弃权,说白了,他也不想和秦书凯张富贵发生正面的冲突,否则的话,吃亏的还是他自己,一个县长如果没有任何的人事权力,这个县长还有什么用,那就是摆设。
  郝竹仁听了金大洲的一番头头是道的分析,对金大洲佩服的五体投地,他笑着夸赞金大洲说,金县长,你确实不一般,今日一谈真是胜读十年书啊,看来,你整天在领导身边混,还是长见识的,我听你这么一分析,心里明白了不少,看来以后,我要好好虚心向你学习了。
  金大洲听了郝竹仁的夸奖,心里很满足,于是说,算了,有什么好学习的,不过是见得多了就知道的多一点而已,再说即使看透了官场又能如何,还不都是混日子而已。

  金大洲因为想利用赵正扬巴结上马成龙从而进顾大海的圈子,可是干了不少事,赵正扬现在县长是坐上了,而自己连开发区的主任都没有竞争到手,反而被人舆论为忘恩负义的小人,心里就很不愉快,知道暂时是不可能有进步的了。
  郝竹仁后来还是想到方占成的问题,又有些头疼,他有些犯愁的问金大洲,方占成一旦知道了县委常委会作出的决定,肯定还要来找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金大洲说,郝县长,方占成的事情,连马副市长出面说话,秦书凯都不给面子,你想一想,你出面能有用吗?依我的看法,你还是顺其自然,先把自己保护好再说吧,我断定秦书凯最近一段时间必定有什么动作,不管他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你这种时候千万别跟他治气,否则的话,那就是拿着自己的前途和秦书凯在赌。
  郝竹仁没好气的说,金县长,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他秦书凯现在倒是成了老虎的屁屁弄不得了,我就不信,我在县委这边也是常委,政府也是一个副县长,他眼里就这么敢不待见我?

  金大洲心想,郝竹仁,你在开发区那段时间,自己做过什么,心里应该有分寸,现在还不知见好就收,人要是不知道什么叫知足,只怕任何人也帮不了你。
  金大洲不想说很多,就说,反正大家都好自为之吧,咱们这些人能在县里得到现在的位置已经算是上了一个台阶了,千万别为了抱大西瓜,把手里的小西瓜给丢了,到时候一口西瓜都吃不着。
  郝竹仁听了这话,听出了金大洲话里的几分味来,官场安全是第一,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郝竹仁的父亲以前做县委书记的时候,就是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结果被人举报,到牢里做了几年,出来后就对郝竹仁嘱咐说,做官一定要首先保护好自己,以后才能想发展的事情,啊人的安全得不到保证,谈何发展里。想到这儿,郝竹仁他沉默了一会,没出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