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余光处瞧见一身白衣的雪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来。
  我慌忙大喊,说雪瑞救命啊,你师父要杀了我!
  雪瑞将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我不要叫嚷,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不过也是赶忙闭上了嘴,紧接着雪瑞走到了跟前来,轻轻吹了一口气,手掌在蚩丽妹的肩膀上轻轻拍动,柔声说道:“师父,乖啊,你困了,睡吧,不要闹啊……”

  她哄了好一会儿,那蚩丽妹的眼睛开始缓缓闭拢,雪瑞像哄小孩儿一般,将师父给扶到了旁边休息。
  我在旁边看着,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把这女魔头给惊醒了。
  雪瑞哄了师父一阵,待她完全睡着,方才示意我跟她走,我跟着她转过了这满是熔浆的洞穴,来到外面的一处石室里,刚刚走进来,我就连忙问起,说雪瑞,你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她干嘛叫我十八郎啊?
  雪瑞望了我一眼,突然说道:“其实,她不是我师父……”
  什么,你逗我吧,蚩丽妹不是你师父?
  我愣了一下,对雪瑞说道:“雪瑞啊,我今天给你师父吓得够呛,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所以你别再刺激我了,行不行?”
  雪瑞瞧见我如同惊弓之鸟般的表情,不由得笑了,指着旁边的石凳,示意我坐下。
  我顺着她的意思,坐在石登上,然后问你想跟我说什么呢?
  雪瑞扬起了头,目光深邃,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笑了,对我说道:“二春是个大嘴巴,她应该有跟你讲过去年天山大战的事情吧?”
  我摇头,说没有,二春就跟我吹过牛,说我堂兄陆左在天山的时候,曾经天下无敌过,只可惜那时受了重伤,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雪瑞点了点头,说二春其实没有吹牛,当时要不是陆左哥,说不定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呢。
  我诧异,说不可能吧?
  雪瑞望着我,说你觉得不可能么?
  我说我是刚刚入门的,对这个行当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却知道一点,那就是修行修行,修得是人的本身,二春说现在是末法时代,人修得再厉害,也终究超脱不过这世间的规则;我觉得她说得很对,修行总是有一定局限性的,要不然当初日本鬼子侵华,也没有见到那些修行者冲到日本东京去啊,你说是不?
  听到我的反驳,雪瑞显得很平静,只是淡淡地说道:“你不知道的,未必没有。”

  我点头,说就算是真有,那么我就想问一句,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这世界崩塌呢?核弹么,就算是核弹砸下来,只要不击中那个大陆架的支点之类的,问题应该也不大。
  雪瑞听我说得有理有据,突然问道:“那如果是黑洞呢?”
  呃,黑洞?
  我被雪瑞的一句话给噎得半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她道:“如果是黑洞,自然是另外说了。不过我可不知道这世间修行还能够修行出黑洞来呢。”
  雪瑞叹了一口气,徐徐说道:“不是黑洞,其实也差不多。在古印度的佛经之中,有一种叫做波比瘤般的虫子,也叫做门虫,它是世界规则的漏洞,如果孵化成型,就会每隔几十年醒来一次,吞食掉附近的空间,一直把世界吃到虚无。相传盘古开天辟地之前,有一只波比瘤般虫爬进了这世间的混沌中,产下了几枚虫卵,随后又去了别的宇宙。世间曾经出现过两枚虫卵,相传被燃灯古佛以无上佛法给度化——而在天山,它又出现了……”

  听到雪瑞不急不慢地解释,我的心中一跳,说即使如此,那这世间又有谁能够度化呢?
  难道我堂兄有这本事?
  雪瑞叹气,说天山一战,其实是邪灵教与世间正义的摊牌一战,参与进来的正道人士不计其数,我去了,我师父也去了,还有许许多多的顶级高手,而在这里面最突出的,则是陆左哥和萧大哥——他们被叫江湖中人叫做“左道二人组”,也正是那一次大战,奠定了他们当今甚至超越了天下十大的江湖地位。
  正如你猜测的一样,就是陆左哥,将其度化了。

  我惊诧万分,说这怎么可能,你说那燃灯古佛,若是真有的话,我相信他肯定牛波伊,但是堂兄陆左,我却是看不出来。
  雪瑞摇头,轻笑了一声,说燃灯古佛用的是慈悲心,而陆左哥,用的是爱。
  爱?
  我诧异,而雪瑞则给我解释道:“对,你没听错,他用的是爱。事实上,那只出现的波比瘤般虫,就是陆左哥的本命金蚕蛊,通过九转之后而化成的。那个本来应该是大魔头、毁灭世界的小东西,最后并没有选择履行自己的责任,而是蠢呼呼地跳了个歪歪扭扭的八字舞,然后潇洒地离开了……”
  听完雪瑞的介绍,我终于恍然大悟,说二春说我堂哥当初天下无敌,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我懂了。
  雪瑞点头说道:“那一战,无数的豪杰枭雄陨落,整个天空都为之黯淡,而我师父蚩丽妹当初也是身处第一线,最终跟随着夜郎王和他的麾下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的心中一跳,说既然你师父已经离开了,那么那一位是谁?
  雪瑞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给我讲了好长的一个故事,最终才绕到了我们刚才的疑问上来,听到我问起,雪瑞笑了,她闭上眼睛,眼角居然有晶莹的泪珠滑落了下来。
  过了好久,她方才缓缓地说道:“师父当日选择了与耶朗诸位守护一同离去,只留下了一件雪白如丝的衣裳。”
  当年的战斗何等惨烈,据雪瑞讲,每一个有资格参战的人物,都是当今天下的天子骄子,就连她师父,也是雄踞东南亚热带丛林之中无人胆敢招惹的人物,然而最终,却只留下了白河苗蛊的道统,以及一袭雪白如丝的衣裳给她。
  雪瑞遵着师父在天山的遗嘱,与我堂兄陆左辞行之后,返回了这个雨林深处的寨黎苗村来,成为了这里的新神婆。

  她把师父留下的唯一遗物放入了虫池之中,当做是对师父的怀念。
  虫池,也即变成了蚩丽妹的墓地。
  她曾经在这里待了百年时光,然而现如今却去了远方,去到了一个谁都不可能触摸得到的地方。
  事情仿佛就这般过去了,生活本来应该回归平淡,但是雪瑞却出乎意料地再一次见到了她的师父,在虫池之中缓缓升起。
  她一开始惊喜若狂,然而到了后来,突然发现并不是师父回来了。

  而是融合了师父记忆的虫池,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意识。
  也就是说,现在的蚩丽妹,并非是雪瑞的师父,而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体,一个拥有着蚩丽妹记忆、但又不全是的独立人格。
  日期:2015-10-10 19: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