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38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愿吧。”金柱好像并没有多大信心,“马大,如果我办不妥,你可别……”
  “尽力就是了。”马小乐道,“你办不妥,我还能生剥了你啊!”
  “那就成,那就成!”金柱乐颠颠地走了。
  马小乐也打点了一下,驱车回榆宁,他告诉匡世彦,就留在榆宁,先不要回乡里。
  赶到榆宁的时候,匡世彦已经在榆宁大酒店等候了。

  “实在不好意思,匡大记者,请你吃饭,还要你来订房间。”马小乐呵呵一笑,“不过咱们也没外人,你看,今天来我谁也没招呼,就咱俩!”
  “这样好,能谈点东西。”匡世彦笑道,“人多了,话是浮的。”
  “对对对。”马小乐招呼着,和匡世彦对面坐下。贵宾小包,桌子不大,对面坐着不显距离。马小乐给匡世彦倒上酒,“匡记者,这杯酒为小侄子的降生并茁壮成长而喝,一口闷了!”
  二两二的酒杯,没倒满,但也有二两。匡世彦看了看,眉头稍稍一皱,不过立即就舒展开了,“一口闷!”
  马小乐知道,匡世彦没有不一口闷的理由,这杯酒相当于是为他儿子来个吉头的,不喝哪能成?

  情绪的调动,有时离不开酒。这二两酒一口下去,不冲脑门那就是天生的酒篓子,少见。匡世彦肯定不是,吃了几口菜,眼圈就发红了。“马局长,这酒喝得有点猛。”匡世彦道,“不过高兴!”
  “就是嘛!”马小乐呵呵一笑,从口袋里摸出金砖,黄绸布包裹的,“嗵”的一声拍到匡世彦面前,“匡记者,金银显富贵,这块小金砖是给小侄子的见面礼!”
  “诶呀,马局长,这,这不好吧。”匡世彦咧着嘴,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你这么弄,让我不好办啊!”
  “咋不好办?”马小乐拿起酒瓶,给匡世彦又倒上,“拿起来放进口袋,还费啥事?”

  匡世彦笑笑,缓缓拿起金砖,“这见面礼,也太重了吧。”
  “匡记者你啥意思,是不是嫌不够分量?”马小乐呵呵一笑,“别磨叽了,你要是嫌弃就算,要是不嫌弃,还看得起我给小侄子的这点礼,你就啥话也别说,装了。”
  匡世彦歪着头点点,笑道:“既然马局长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再说就太见外了。”话虽这么说,匡世彦心里却有点疑乎,徐红旗跟他说,马小乐准备的礼物大概有十万,但刚才掂量了下这块金砖,似乎不值那个钱。
  从匡世彦瞬间的面部表情,马小乐能捕捉到他的想法。
  “匡记者,来再喝一杯!”马小乐又端起酒杯,“老样子,还是一口闷!”
  匡世彦实在是有点难为,怎么办?喝,酒量还真是有限;不喝,也不妥,因为刚才一口闷了,马小乐掏出个金砖来,现在金砖掏完了,不喝的话就有点东西到手不再随时能走的味了。“马局长,我这酒量不大,你也知道,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喝酒了。”匡世彦笑笑,“要不,一半?”
  “一半也行,那一杯就分两次嘛。”马小乐笑道。
  匡世彦听了呵呵一笑,道:“看来是脱不过这一杯了。”
  “那是了,匡记者,如果是别的酒,你脱了也就脱了,我不逼你,可这杯酒还是为小侄子喝的,俗话说好事成双,得两杯呐!”马小乐道,“所以,这杯酒你脱不了!”
  匡世彦听马小乐这么说了,当然不会再拒绝,“成,既然这样,还是一口得了!”
  “就是,爽快点!”马小乐说完酒杯一竖,喝个透底。匡世彦也不说话,脖子一仰,也喝了下去。
  马小乐抹抹嘴巴,又从口袋掏出个巴掌大的小布包,轻轻放在匡世彦面前,没像上次那样“嗵”地一拍。

  马小乐的这一举动,匡世彦大体明白是怎么回事,无非还是礼物,不过他想不出还能送什么。金砖都给了,还有银锭?
  “马局长,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匡世彦看着马小乐,有时候糊涂不是装的,匡世彦确实不知道马小乐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呵呵。”马小乐一笑,“匡记者,做啥事,我都讲个诚心。”
  “这我知道。”匡世彦道,“咱们接触的次数不多,但马局长的为人处事还是了解的,而且也听老表说过不止一次,确实是以诚待人,值得深交。这次他被提为沙墩乡副乡长,也是马局长的一手功劳啊!”

  “诶,匡记者,话也不是那么说的。”马小乐笑道,“我以诚待人,那是对朋友,绝对没有二话,但对心存邪念的人,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正常。”匡世彦道,“有来有往嘛,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对等。”
  “嗨,这都聊哪儿去了。”马小乐呵呵一笑,“匡记者,你回来一趟不容易,不说那些形而上的话,得拣实实在在的事说。”
  “那是,咱不来虚的。”匡世彦夹起一根娃娃菜,“就这样,菜是菜,汤是汤。”
  “对对对。”马小乐笑道,“匡记者,你先把东西收好,慢慢谈。”
  “这到底是什么?”匡世彦把娃娃菜放进嘴里,放下筷子,拿起小布包。
  “呵呵,刚才不是说金银显富贵嘛。”马小乐道,“下一句就是玉石保平安,我弄了块玉,绝对正品,而且已经委托商家请高人开过光了,送给小侄子!”
  “这……”匡世彦嚼了两口把菜咽下去,“这怎么好意思。”

  “有啥不好意思的?”马小乐道,“匡记者我可告诉你,可不能拒绝啊!”
  匡世彦本来就没有要拒绝的意思,马小乐这么说,无非是想让他收得顺溜些,也省得再啰嗦耽误时间。多留下些时间,好谈谈赵鹏的事。
  “嗨,马局长,你搞得我还真不能拒绝了。”匡世彦道,“那我就不客气了,给儿子的这么个吉祥如意的宝贝,我哪能拒绝得了?”
  “好了,这个话题暂且告一段落。”马小乐笑道,“反正我对小侄子的祝福是送出去了,你可得收好呐!”
  “那是,那是了。”匡世彦这次主动端起了酒杯,“马局长,实在让你破费了,这杯酒我敬你。”
  “谈啥破费,你要说破费,那这酒我就不能喝了。”马小乐话虽这么说,但酒是照喝的,手腕一抬,整杯进肚。
  “马局长,上次你说有个领导家的孩子想到我们经济研究报实习,具体是怎么个安排法?”匡世彦先开口了,他知道马小乐最关心的就是这事。
  “还是按上次说的,等你回去的时候,顺便把那叫赵鹏的孩子带过去,这也算是我对领导其中的一个交待。”马小乐道,“至于下一步,还需要再好好谈谈。”
  “下一步?”匡世彦道,“你是说留用?”
  “嗯。”马小乐点点头,“匡记者,不瞒你说,我那领导在他孩子身上绝对舍得花钱,要是能留用,就像你说,多活动活动,该打通关系的,尽管去打通就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