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4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男说道:“可是,我总觉得不对劲。”
  我问:“怎么不对劲?”
  徐男说道:“我昨天带柳智慧出去,她在医院附近下了车。”
  我一下子鸡皮骤起,柳智慧干嘛去了?杀了黄苓了?
  我挠着额头,说道:“你怀疑柳智慧做的?”
  徐男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怀疑,就是觉得可能她们有关联。”
  我说:“柳智慧要去医院杀人,也不至于那么傻,直接就在医院附近下车吧。”
  徐男说:“下车又怎么了,我们也不敢去跟丨警丨察说怀疑她啊。而且那黄苓还是心脏病突发死的,法医都这么说,我们难道说人家柳智慧是疑凶?”

  我嘴上没有说柳智慧能有那杀人的本事,但我心里就在想,难道是说,真的是柳智慧杀了黄苓?
  徐男问我道:“你不感觉到很奇怪吗。”
  我呵呵了一下,抽着烟,都不自然了。
  徐男说:“我慢慢的发现,柳智慧不是一个一般的人,你看她的人,那眼神,像是一把刀,随时可以插进你的心脏。”
  我说:“还好吧,你对她好就行。”
  徐男问:“那你说,如果对她不好的人呢?”
  我知道,对她不好的人,就是死路一条,她报复心,很强。
  我呵呵了一声。
  徐男说道:“黄苓以前就曾经骂过她。”
  我抬头问:“黄苓骂过她?”
  徐男说:“我听守监室的狱警说的,说一个女囚犯,嚣张什么,还看书,还扔了她的书。”
  我说:“可是,就算如此,人家柳智慧也不至于为了这点,杀掉了她吧。”

  徐男说:“柳智慧拥有杀人的本事,是吗?你告诉我。”
  我说:“实话说,她的心理学知识,能够顺利正确运用的话,确实可以做一把杀人的工具。”
  我没有正面回答徐男的这个问题,反正我这么说了,徐男自己懂了,而且,如果我肯定了柳智慧能杀人,到时候,给我自己带来麻烦。
  徐男叹气,然后点了一支烟,说道:“妈的,我们要是带了犯人出去,这个犯人还去杀人了,让上面查到,我们都不得好死!”
  我说:“不会的吧。”
  我搓着手,这**种下了大麻烦啊。
  徐男说:“最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
  我说:“是啊,别讨论那么多了,什么都不知道,是最好的办法。你们带她出去,没有什么破绽吧?”
  徐男说:“这你可以放心,不会有什么漏洞,我现在担心的就是查黄苓死了的问题。”
  我又点了一支烟,两人都身陷苦恼啊。
  妈的,带犯人出去就算了,这个犯人还去杀人了,我靠,这个事,我们算帮凶了啊!
  我抬头看看徐男:“我们是帮凶呢。”
  徐男也郁闷着。
  我一扔烟头,说道:“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法医去了都说她猝死了,心脏病,还能怎么样?”
  徐男问我:“如果里面有摄像头,拍到柳智慧进去呢?”

  我说:“靠,有的话不说了,怎么那么快就定论了。”
  徐男说:“还没定,只是个现场的勘察,嘴上说说。”
  我问:“这么说,还在查了?”
  徐男点点头。
  我问道:“监狱领导们都怎么表态?”
  徐男说:“领导们没怎么能表态的,倒是我看到康雪,浑身不舒服的样子。”
  我问:“妈的,浑身不舒服,难道她才是凶手啊?”

  徐男说:“也许是想到黄苓那样死,她自己不舒服。”
  我说:“换谁谁都不舒服。”
  可是我还是想,康雪这家伙,也有嫌疑啊,康雪一直利用着黄苓帮忙做事,鬼知道是不是要杀人灭口。
  但是,要引诱一个人心脏病发作猝死,这是要多么大的本事才做得到啊,我想不到除了柳智慧,还有谁能做到。
  目前来看,如果黄苓自己突发心脏病猝死,那没什么问题的。
  但如果怀疑有凶手做的这事,那么,就很大的几率是柳智慧。
  只有柳智慧,才拥有那么高级的杀人手法,这是一门艺术。
  能把杀人演绎成一门极品的艺术的人,只有柳智慧。

  让我不由得对她更是惧怕,想到骨头都冷了。
  但是,如果柳智慧只是为了黄苓骂她几句话,就杀人,也不太可能吧。
  我知道柳智慧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但这破事,也真的很小,她不可能为了这点破事去杀人。
  徐男说道:“你的钱,我会让沈月转给你。”

  我说道:“好的,但我要的是我们平分,不是要一半,记住啊男哥。”
  徐男点点头,然后问:“那帮人今天没闹了。”
  我问:“哪帮人?”
  哦,突然想到监区的那帮反对我们撤掉分钱的事的,她们今天确实不闹了。
  那是因为他们在计划着更大的事件。
  我说道:“她们计划着更大的事了。”
  徐男说:“元旦嘛,我也知道了。”
  我说:“早点除掉陆蓉和陈笙!”
  徐男说:“已经在办了。”
  我说:“好的,那我先回去,有什么你叫我。”
  徐男说:“好。”
  回到自己办公室,我心想,我还是想问问柳智慧一个究竟!
  到底是不是她杀的黄苓。

  徐男不想问,不是不想问,是不敢问,知道了就是知而不报,不知道还什么事都没有。
  到了下午,好像没有什么事,没人来抓我们去审讯。
  没人来跟我们问什么事。
  但是,关于黄苓心脏病突发的死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众人皆知了。
  黄苓口碑并不好,所以她死了,大家也只是啊她怎么死了,这样一声,然后是饭后余谈了。
  但很多人还是挺开心,这厮终于死了。
  而且是以被天收了的方式去死。

  就差出去放炮庆祝了。
  做人看来还是要做好人才行啊。
  兰芬兰芳魏璐她们说的,皇帝死了叫驾崩,平民死了叫去世,黄苓死了叫噢耶。
  噢耶?
  也太过分了。
  我骂道:“人家死了,你们心里想什么,我知道,但别那么表现好吧,像冷血动物一样!”
  她们咂咂舌,说不敢了。
  看在我也庆幸黄苓死了的份上,放过你们了。
  我去找了柳智慧,在放风场上,我抽了两支烟,喝了一瓶饮料后,她出来了。
  我走过去。
  柳智慧看到我,仿佛事先知道了一样。
  我说:“你知道我要来找你吧。”
  柳智慧说:“意料之中。问黄苓的死吧。”

  我说:“对。你知道黄苓死了?”
  柳智慧说:“是我杀的。”
  我惊愕。
  不是惊愕她杀的,而是惊愕她如此的直截了当,也不掩饰,就承认是她杀的了。

  我面对这个美女,有些恐惧,我说:“你,你,真是你杀的。”
  她说:“嗯。”
  我说:“我和徐男,都有一些怀疑,因为她说,你在黄苓所呆的监狱附近下车的,然后,你,你杀了她?”
  柳智慧说:“嗯。”

  如此的轻描淡写。
  日期:2015-12-23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