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以为能够很快踩到底,然而事实却狠狠地打了我的脸,跳入虫池之中的我即便是全身伸直,都没有办法探到底。
  我不断地往下面沉落而去,那三四十度的绿色浆液很快就将我整个人都给淹没。
  虫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深度,当进入其间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落入了瀑布之中的感觉,巨大的力量将我整个人冲击向下,不断地往下坠落,就好像坠楼了一般。
  这种强烈的刺激感让我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结果那浆液就顺着我的口鼻咕嘟嘟往里面灌了进去。
  我开始奋力挣扎,手往着四周划动。

  妈妈啊,什么情况啊,难道我瞧见的一切都是骗人的吗?
  这虫池为何蚩丽妹能够安然地站在上面,而我则好像坠落进入了深渊呢?
  大量管涌而入的液体将我整个身体的气管都给呛得一阵刺痛,溺水的感觉浮现在了我的脑海,我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然而身体的反应却越来越慌张,过了好一会儿,我甚至都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忍不住睁开了眼睛来。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自己居然并没有在虫池里,而是整个人都飘了起来,这里似乎是另外的一个地方,与之前的虫池有些不一样。
  这是居然是一处充满了熔岩的洞口,巨大的熔浆池子里,翻滚的气泡咕嘟嘟冒出,有点儿像是火山喷薄时的场景。
  这、这……
  这尼玛我不会是死了吧,怎么上一刻我还待在那阴森潮湿的虫洞里面,现在却跑到了那火焰处处、热力十足的火山口里面来了?
  我心里慌张得不行,四处张望,结果身体根本就不由自主地飘荡着,过了一会儿,我这才发现不对劲。
  等等,这么炙热的环境里,老子怎么一点儿热意都没有呢?
  难道我真的是已经死了?
  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一种幻觉,我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就在我整个脑袋都是一片疑惑的时候,下方的火池之中,突然变得狂躁起来,熔浆滚冒,有的甚至直接溅起了一两米来,差一点儿就要溅到了我的身上,而几息之后,那熔浆终于变得平静,上面的红光则缓慢凝固,竟然化作了一个穿着简单苗装的女人来。
  这女人很美很美,就好像是正午当头的太阳,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美丽。

  我的脑子打结,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就是蚩丽妹。
  虫池里面的雪瑞师父。
  我当时恨不得跪下来,不过想了想,觉得还是保持点自尊好,于是稳住心神,朝她问,说前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让我进虫池里面去么,这里是哪里?
  蚩丽妹平静地望了一眼我,徐徐说道:“这是你心灵的深处。”
  心灵深处?
  什么情况,难道我被催眠了么,那么我刚才那种窒息到极致,几乎欲死的感觉,又是什么情况呢?
  我说出了心里的疑问,蚩丽妹把手一挥,五指抓拢,从那熔浆里面拉出了一个人来。
  那人全身都被熔浆包裹,蜷缩着,衣服被烧得残破,我看着感觉好熟悉,然而当瞧见他的脸时,整个人都震撼住了,惊声大叫道:“你对我做了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居然就是我自己。
  那么我又是谁?
  蚩丽妹居然笑了,她说都跟你说是心灵深处了,你看到的一切,不过都是假象而已,你何必如此紧张?
  她手一挥,那个蜷缩的我居然也漂浮在了空中,紧接着他开始慢慢地变得透明,最外面的衣服和皮肤都消失了,紧接着是肌肉,然后我瞧见了胸腔里面的构造,以及残破的五脏六腑,和附在心脏上宛如八爪鱼一般的聚血蛊。
  与之前杂毛小道展示给我看的不同,此时此刻,“我”的身体里,充斥着满满的绿色浆液。

  这些浆液正在滋养着我那些残破的内脏,不断地蠕动着。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而蚩丽妹也接着给我解释,说你现在的身体,根本就是靠着那聚血蛊的催眠,方才能够保持最后一息生机,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你毫无预兆地倒下,因为你的身体机能,已经不能够支撑你的生命了。
  她的方法,是让我在虫池里面待着,用一段时间的浸润,将五脏六腑给补养复原,至少能够如同正常人一般。
  听到蚩丽妹的解释,我感激涕零,知道我刚才是误会了她,慌忙说起了感谢的话语。
  她看着我,突然说道:“我帮你,也不是白帮,而是有条件的。”
  只要能活,我什么都愿意做,连忙问什么条件?
  蚩丽妹凝望了我许久,方才说道:“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现在告诉你,你也没有任何能力。好了,我离开了,你就在这里待着吧,什么时候能出去,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对了,这个地方,其实也很凶险,你就在洞子里待着就是了,如果胡乱闯,跑到了外面去,我也救不了你。”

  她说罢,半空中另外的一个我化作了满天岩浆洒落,而她也落入了翻滚的火池之中去。
  一切仿佛又回归了平静。
  我的身子不再飘了,仿佛一下子就如同真实的我一般,走在火池旁边的岩石边,我还在回味着她的话语。
  什么叫外面很危险?
  这里不是我的心灵深处么,怎么会有危险呢?
  我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好使,不过知道既然自己的身子在虫池里修补,终于也算是死里逃生了,便不再纠结,而是找了一个地方,盘腿坐了下来。
  坐着无聊,我便开始默默地背诵起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来。
  之前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接触到诸多神奇的东西,所以看到这里面的内容,并无感触,然而现在回想起来,整个人的理解力仿佛顿时上升了一个档次一般,许多艰涩难懂的地方,一点就透了。
  我开始如饥如渴地学习起来,不知不觉间,整个人就进入了迷迷糊糊的入定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感觉自己被人一把抱住,有人在我的耳边轻轻呢喃道:“十八郎,十八郎……”
  十八郎,十八郎……
  这声音就好像是天边的呼唤,飘飘渺渺,让人根本无从捉摸,宛如在梦中一般,过了许久,我方才从似梦非梦的入定状态中醒过神来,感觉这声音是那般的柔美和熟悉,仿佛在哪儿听过一般。
  我在哪里听过这声音呢?
  在梦里么?
  呃,等等,又不是甜蜜蜜,怎么可能想着想着就唱了起来呢?
  我忍不住想笑,然而陡然之间,我浑身一震,却又忍不住地浑身发寒了起来。
  日期:2015-10-10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