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春得意了一番,这才收敛起了,对我说道:“有人在寨黎苗村的外围布防,说明里面一定有事情发生,不知道是谁,居然吃了豹子胆,敢招惹白河苗蛊,我们去看看。”
  她说得严肃,我们不敢停留,匆匆朝着前方走去。
  走了不到二十分钟,我们终于瞧见了林子尽头的田地,还有高高低低的吊脚楼和黑瓦,二春带着我们一路向前,走到一处地方的时候,她突然举起了手,让我们都隐藏在了角落。
  我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想要问起,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许鸣,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想了,我是不会跟你们合作的,你走吧!”
  我一愣,看了二春一眼,她将中指伸到了嘴唇上,嘘了一声,然后双手开始结印,不知道是准备干什么。
  我瞧见二春让我不要轻举妄动,就只有蹲在草丛中,竖起耳朵来。
  那边的话音刚落,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雪瑞,你不要这样,咱好歹是亲戚,有什么事情,咱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嘛,对不?你说说,我千里迢迢过来看你,你不至于连屋都不让我进,一口水都不给喝不是?”
  雪瑞?

  那个女的,难道就是我们准备找的人?
  我听得更仔细了,侧耳倾听,女人说道:“许鸣,尽管你披着李致远的皮囊,都改变不了你是许鸣的事实。许鸣,你走吧,我师父说过,不为难你,但是也请你不要太嚣张了,你有灵界那老婆子撑腰,但不一定是万能的,总有一天,你会被你自己的野心给害死的!”
  许鸣已然不甘心,说:“雪瑞,你之所以不答应,是不是因为陆左?”
  雪瑞:“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许鸣:“雪瑞,你怎么到现在还是执迷不悟呢?陆左那个负心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会喜欢你的——你听我说,他现在脑子里,只有那个小妖精,你这样等待,是没有任何结果的!”

  雪瑞:“我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情,与陆左无关,也与你无关!”
  许鸣:“雪瑞,你醒一醒吧,实话告诉你,据我所知,陆左这个家伙别看着表面上一本正经,其实处处留情。他之前有一个女朋友,叫做黄菲,搞大了别人的肚子就不认账了,害得那女生不得不辞去工作,远走他乡,独自带着女儿过活;另外他还跟日本神道教圣女有一腿子,据说加藤家族的小主人,就是他的野种!你别傻了,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等待!”
  雪瑞:“你别说了,给我滚,我不想听这些!”
  许鸣:“雪瑞,我跟你说,之前的邪灵教早就没有了,我现在之所以创立新教,就是为了帮助那些饱受正道欺负的旁门,你是白河苗蛊现在的执掌者,也是唯一能够挑战陆左地位的人,如果你能够加入,那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的”!
  雪瑞:“呵呵,许鸣,你以为就凭你和秦伯,还有台湾的那点儿支持,收拢些残余势力,就能够与中原道门相抗衡么?不自量力!”
  许鸣:“错了!雪瑞,实话告诉你,我身后的力量,超乎你的想象,如果你能够加入我们,与我们携手的话,我将会给你看到那令人战栗的恐怖力量。来吧,雪瑞,我一直都喜欢你,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雪瑞:“许鸣,走吧,念着以前的情分上,我暂时不动手,不过如果你一再相逼,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两人的对话到了这里,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沉默了好一会儿,许鸣方才沉声说道:“好,如果你改变了主意,随时都可以找我,我的大门,永远都会为你而敞开的。”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我能够感受到他已经消失于林间,回过头来,却瞧见二春大汗淋漓,仿佛刚刚从桑拿房里走出来一样,汗水顺着肥脸不断地往下滴去。
  她怎么了?

  我刚刚想问二春,突然间感觉到身边微风一动,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瞧见一个穿着苗家土布的年轻女子站在我们的跟前来,目光扫量过我和老廖,最后落在了二春的身上,惊讶地说道:“二春,你怎么过来了?”
  这女子虽然穿着土布蓝衣,不过皮肤白皙细嫩,面容姣好,落落大方的模样,却不像是当地人。
  这就是雪瑞,我堂兄陆左的老相好?
  艳福不浅啊!
  二春抓着我的肩膀爬了起来,浑身就好像刚从水里爬出来的水鬼一般,喘着气说道:“吓死我了,差一点儿就被那厮发现。”
  雪瑞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其实你们一来,许鸣就发现了,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未必不是说给你们听的。”
  “发现了?”
  二春左右看去,一脸紧张地说道:“那怎么办,他会不会过来杀人灭口啊?雪瑞,你可得帮我们啊,我还小,可不想死。”
  她说得滑稽,雪瑞忍不住就笑了,她笑容甜美,就像天使一般,就算是我,也忍不住多瞧了两眼,觉得心慌慌的,连忙低下头来,不敢再望过去,却听到雪瑞说道:“许鸣这边刚刚竖起洪门新教的旗子来,准备接受邪灵教的残余势力,目前是求稳的状态,轻易不会招惹像你师父这样的敌人,所以你放心。”
  二春吐了一下舌头,说那可不一定,他刚才还邀请你对付我师父呢。
  雪瑞苦笑,说他刚刚只不过是在使用离间计,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而已。
  二春拍着胸脯,说那怎么可能,我师父跟雪瑞姐姐你可是铁打一般的战斗友谊,亲密无间,哪里可能是许鸣那小人三言两语能够撼得动的?
  雪瑞摇头,说那可不一定,刚才许鸣说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你说说,陆左哥他真的有一子一女了?

  二春大声叫屈,说许鸣那狗日的,红口白牙,两嘴唇一碰就胡乱说起,我师父要是有娃儿,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雪瑞姐你是知道的,二春无论什么时候,都跟你是一头的。
  雪瑞笑了笑,说那是,我带你吃了那么多的好东西,你要是有事瞒着我,就都给我吐出来。
  二春俏皮地伸了一下舌头,说肯定不行,我还等你带我去吃大餐呢。
  雪瑞拍着她的肩膀,回过头来,对我们的向导老廖说道:“廖哥,我听说了古丽丽的事了,后事处理得怎么样?”
  老廖憨厚地笑,说李小姐你还记得我呢,有劳挂记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丽丽死的时候很安详,没有一点儿痛苦,还说很感激陆先生和萧道长呢……
  雪瑞点头,说那就好,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是要有自己生活的,希望你能够早日找到自己的归属。
  她招呼完老廖之后,倒也没有冷落我,问我道:“先生怎么称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