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他的口中,我们听到了当年陆左和杂毛小道就曾经到过大其力,而且还被人追杀的故事,据这个叫做老廖的男人告诉我们,当时的时候,整个缅甸和泰国的道上都在通缉他们俩,政府也在找他们麻烦。

  这意外的消息,让我和二春都赶到十分惊讶,没想到我堂兄陆左的足迹,居然还踏足过这里,而且还会有他的熟人在。
  不过仔细回想起来,也不觉得奇怪,毕竟这儿是他“老情人”的地盘嘛。
  寨黎苗村位于茫茫的热带雨林之中,不通道路,只能步行前往,不过好在老廖前几年一直都在做联络员的工作,对路途也十分熟悉,又有那位叫做余佳源的领导帮忙安排,所以自然带着我们前往。
  车行到道路尽头,就被寄放在一个村子里,老廖带着我们进了山林里。
  一路行,道路漫长,不过有着老廖在旁边跟我们聊天讲话,倒也并不算寂寞,唯一让人头疼的,就是那雨林里的蚊子实在烦人,嗡嗡叫个不停,还围着我们转悠。
  老廖让我们涂上防止蚊虫和蛇蚁的药物,不过却给二春拒绝了。
  他坚持了许久,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再言。

  他似乎想等着瞧我们的笑话,不过那蚊子虽然一直围着我们嗡嗡转悠,但最终还是不敢靠近而来。
  我看向了二春,她得意地笑了,指了指我的肚子,又指了指自己。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我之所以没有被那蚊虫眷顾,是因为我肚子里面的聚血蛊,散发着太过于强大的气息,而至于她,则是自有手段。
  身为苗疆蛊王陆左的徒弟,如果还能够被蚊子困扰,那就实在是有些太丢人了。
  我们在林子里走了小半天,双脚走得疲乏,我已经累瘫过好几回,到了后来,二春嫌我实在是太拖累速度,于是就把我给扛在了肩膀上来,一路背了过去。

  对于她的帮助,我十二分的不情愿,然而我发现这师姐别的没有,一股子力气,简直是让人无法抗拒。
  她背着我,就好像扛着一件包袱皮,不费吹灰之力。
  瞧见旁边老廖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的心情多少还是有些低落。
  太丢脸了。
  不过正是有着二春的鼎力出手,我们并没有在路上耽搁太久的时间,赶在了太阳落山之前,到达了寨黎苗村附近的一个水潭边来。

  二春把我放了下来,趴在水潭边猛喝了一通水,然后拿出了带来的大饼啃了起来。
  她倒是好胃口,不过我们却都累得没有食欲。
  在水潭边休整了一会儿,我们再往村子的方向走去,没想到走了不到百米,突然有人把我们给拦住了。
  拦住我们的,总共有四人,穿着紧身的衣服,一水的壮汉,这个时候向导老廖慌忙上去沟通——因为来之前的时候,他告诉我们,说这热带雨林里,有各种各样、不同种族的人,每个族群的生活习性都不一样,稍微冒犯一些,人家就敢冲你动刀子。

  除此之外,这一代还有许多毒枭和军火掮客,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为了我们的安全,一切都让他这地头蛇来处理。
  向导老廖上前去,用缅甸语跟人家沟通,结果人家根本就不理睬,只是挥手,让我们退后。
  他似乎又用了泰语和一种我们不懂的少数民族语言。
  依旧行不通。
  瞧见老廖抓耳挠腮的着急样,二春终于忍不住了,叉着腰骂道:“好狗不挡路,荒郊野岭的,你们这是想干啥,准备开人肉包子铺么?”
  她是西川人,川音浓厚,没想到那些人倒是听懂了中文,冲着我们说道:“我们老大在这里办事,无关人等,还请离开。”

  老廖一听,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来,问什么意思,你们老大是谁?
  刚才说话的人瞪了他一眼,说管得着么你?
  老廖这人向来都是和气生财,别人骂他,他也不恼,只是嘿嘿笑,说咱话不是这么说的,你们在前面办事,我们绕着走就是了,何必这样?再说了,咱们都是华人,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有必要这么霸道么?
  他说着话,还向前走去,结果那几人直接摸出了长短刀具来,指着我们,说谁跟你特么的血浓于水啊,听不懂人话么?滚!

  对方亮出了凶器,老廖立刻就怂了,退了好几步,回过头来,对我们低声说道:“对方是过江猛龙,看不清什么来路,我们还是别招惹了,先回去,回头再想办法。”
  他怂了,二春却没有那么容易退缩,她走上了前来,冲着他们说道:“你们什么意思,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么?”
  那人眉头一挑,冲着二春骂道:“你个死肥婆,再唧唧歪歪,信不信弄死你?”
  我靠!
  二春一脚跺地,怒气冲冲地骂道:“老娘这辈子,最恨人叫我肥婆了,而且还是死肥婆;你特么的有本事,就过来咬我啊,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对方四人之中,另外一个人突然笑了,说真的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啊,反正也是闲着无聊,拿你个死肥婆开刀玩玩。
  他狞笑着,就朝着二春冲了上来。
  那人足有一米九高,身材魁梧,绝对的凶猛大汉,而二春呢,才一米六多一点儿,浑身都是肥肉,我担心她吃亏,冲着她大喊,说二春你赶紧跑,别跟他……
  咚!
  我话儿还没有说完呢,那个朝着二春冲过来的大汉就直接跌倒在地,还没有来得及爬起来,就被二春一脚踩在了身上,惨叫一声,再无声息。
  什么情况?
  我刚才根本就没有瞧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瞧见那汉子挥拳朝着二春的脸上揍来,二春好像闪了一下,紧接着一拳擂在了那人的胃部。
  就这么轻轻一拳,那汉子就直不楞登地倒了下去,实在是让人为之侧目。

  大哥,你不会是瓷娃娃做的吧?
  咋这么不经事呢?
  不光是我,其余几人都一阵惊讶,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朝着二春冲了过来,而当着我的面,这个绝对的吃货师姐表现出了强悍的手段来,不但灵活地闪过了这些人的拳脚,而且还恰到好处地击中了对方的弱点上。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四个大汉,都被二春给撂倒在地,没有一个能再翻起来。
  我吓得扑棱乱跳的心这才安稳了一下,又慌忙跑过去,蹲下身子来,去试探这些人的鼻息。
  我害怕他们被二春给打死了。

  好在手摸过去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有呼吸的,我松了一口气,而二春则在哈哈大笑,说你别逗了,真的以为我会下死手啊?老娘到现在,可还没有杀过人呢,老纯洁了。
  我笑了,连忙奉承,说师姐你老厉害了,杠杠的。
  日期:2015-10-09 07: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