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77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丽的眼中显露伤感的神色,也许是真的说到伤心事,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康丽继续说:“这个老土农家乐,把我推上了巅峰,也把送入了低谷。新开的时候,由于我和当时某位领导的关系甚好,各方面的客人都来我这吃饭,可以说是门庭若市,每天的净收入都超过了2万块,我顿时感觉自己都要发财了。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一心扑在农家乐上。可是不久之后,就出事了。那就是我熟悉的那位领导,忽然之间就出事了,被纪委查处,后来进了监狱。也不知那位领导说了什么,检察院也把我叫进去谈话,多次审问我。我最后还是挺住了,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
  “等我从检察院出来,外面的形势也已经跟着发生了逆转,也许是官员们都害怕牵涉自己,或者单纯就是担心不吉利,各种宴会安排都从我们这里退了出去。顿时,我们的老土农家乐就变得门可罗雀了!
  “银行也催贷款。尽管我们之前赚了不少,但是时间不长,还不够全部偿还银行贷款。我们一下子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这还不算失败,最为失败的就是,我一直忙于经营,竟然并不知道我老公在外养着女人。看到马上面临破产,他席卷了银行里仅剩的一百多万,就和那个女人远走高飞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个烂摊子里……”

  梁健虽然从未经历,但是能够想象那种悲惨境地:“后来,你一个女人是怎么度过的?”康丽说:“我把店卖了,又向银行进行贷款。最初银行还不肯贷,幸好还有些领导念着旧情对我还是关照的,胡书记就是其中之一,当时她还在市府办,帮着跟银行打了招呼。后来,我就知道了,从事服务业不能全靠政府,特别是不能依靠某个领导,否则荣则一时,败则一世。之后,我又开了几家餐饮店,慢慢恢复了元气,如今这个七星岛农庄,除了董事长,就是我的股份最多了。”

  每个成功女人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梁健说:“你很不容易,我来敬敬你。”康丽喝了一口酒:“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相信男人了,最大的幸运是,我没有孩子,否则不是自己辛苦,而是对不起孩子。这一点上,我和胡书记是一样的。”
  没错,胡小英也结过婚,但也没有小孩。如果有小孩子,她们一政一商两个女强人,恐怕就不会产生了。
  梁健说:“有失必有得吧。不过你说,你再也不相信男人了,我也是男人,这么说,你也不会相信我了。”康丽说:“这不一样,我和你并不存在那样的问题。我说的不相信男人,就是说,我不会彻底放弃我的事业,去依靠一个男人养活我。我会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得我想要的生活。另外,我再也不想结婚了。”
  受过伤害的女人,生活教会了她们如何才是适合她们的生活方式。梁健拿起了酒杯,自己喝了一口酒。康丽发现后说:“怎么喝起闷酒来了?是不是我讲的故事,太过沉重,让你不舒服了?”

  梁健赶紧拿起酒杯去敬她:“那里,只是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今天,才感觉到,你光鲜外表后面的不容易。”康丽听了这话,眼中盈盈闪现一丝泪光。她说:“这是我第一次对你一个男人讲这些话。”
  梁健说:“我能听到,很荣幸。”康丽目光流转地看着梁健说:“也不知是缘分,还是觉着特别投缘。自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感觉特别合得来。”梁健笑说:“你这么信任我,我真是你受宠若惊。”
  康丽还是看着梁健:“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我对你说过,如果不是因为胡书记,我早就把你吃了。”梁健模模糊糊记得,那次是在从主楼到小别墅的路上。梁健说:“你真会开玩笑。”
  康丽却认真地瞧着她,酒精使得她两颊绯红,神色温柔,孤男寡女同在一个包厢,没有任何人的打扰。这对梁健都是极大的吸引和暗示。面对如此单身丽人,谁又能正经危坐呢?
  然而,梁健的脑海之中却想起了胡小英所说,康丽似乎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梁健担心,与康丽的任何亲密举动,可能都会影响他正确履行自己的职责。梁健赶紧压制心中强烈的欲想,说道:“康丽,听胡书记说,你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商量?”

  康丽听到梁健突然提到这么现实的问题,只能从魅惑的氛围之中脱身出记,如果我去向阳坡镇投资,你说合不合适?”
  梁健问:“那你这里怎么办?”康丽看了看周身说:“七星岛毕竟不是我的产业。我是这里的经理,但不是董事长。目前,经过前一时段的经营,这里已经运作的比较顺利,我也算对得起董事长了。但是,我心里还是不甘心,我想按照自己的理念,来建设一个度假村。”
  这个女人有如此强力的创业冲动,不甘心于现在的境地,让梁健很水佩服,他说:“向阳坡镇当然欢迎你。搞生态和旅游是向阳坡的趋势,张省长还专门为这个事情到向阳坡镇调研。如果你能先行一步,在向阳坡镇投资度假村,肯定能占据先机。如果你真来,我肯定更是大力支持。”
  康丽说:“你能给我最好的地方,最便捷的交通,最优惠的政策吗?”梁健说:“我不能保证是最好,但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而且涉及到征地等问题,我和向阳坡镇主要领导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加以解决。”
  康丽说:“有梁书记这句话,我就有底很多了。”梁健问:“这就是你要找我商量的事情吗?”康丽说:“是,就是这事。”梁健终于放下心来,康丽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要求,而是到向阳坡镇正当的投资。
  梁健拿起了桌上的酒杯说:“那我先敬敬我们的投资者,对我们南山县来说,每个投资者都是贵宾,我们的任务就是全心全意为你们服务。”康丽说:“那我们就再喝一个满杯。”

  康丽又把自己的设想对梁健讲了,她的设想当中,新的度假投资项目她就是为了扭转过度依赖政府消费的方式,她瞄准的对象,是高端消费者,包括企业老总、社会知名人士和国外来华旅行者。由于镜州市离上海快车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如果能够提供最国际化的服务,凭借这里优美的自然风景,项目是非常具有可行性的。
  梁健听着听着也很激动:“如果这个项目能够成功,直接就提升了整个南山县,甚至是镜州市的生态旅游品味。”康丽说:“今后,可能要经常打扰你了。我再敬你一杯。”
  两人喝了很多红酒,康丽突然说:“今天晚上,不知道有没有星星,你陪我到阳台上去看看吧!”
  阳台之上原本亮着灯光,两人步入阳台,康丽将灯熄灭了。天空之中,猛然显露了点点星辰。这是在乡野,否则是看不到星星的。
  康丽说:“想不想再看得清楚一点。”梁健说:“上面是阳光棚,只能这样了。”康丽笑道:“那不可不见得,我有办法。”她伸手从躺椅边上的柜子中取出一个遥控器,轻轻一按,阳光棚就自动褪去,他们头顶就变成了整片的天空,再也毫无遮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