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6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06 22:45:00
  更新线----------------------
  要寡妇和出家的道士结婚,我和叔父都惊呆了!
  这酒糟鼻,真是……
  黄姑的脸色本来就难看,听了酒糟鼻的一番话之后,更是面如死灰,惊恐的看着一竹道长,发疯了一样摆手道:“我不要,我不要!我守寡是自愿的!我愿意守寡!”
  一竹道长也惊恐极了,嘴里喃喃道:“道士有可以结婚的,有不能结婚的,不要坏了规矩,不能坏了规矩……”

  “什么狗屁规矩!”酒糟鼻大怒道:“我们就是要造一造道教规矩的反!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酒糟鼻这一句话说的慷慨激昂、吐沫横飞,立时得到了其余红兵的热情喝彩:“说得好!”
  “咳咳……”一位为首模样的红兵小将摆摆手,示意众位红兵稍稍停止一下激动的心情,说道:“汪兵同志说的非常好!不管它是道教的规矩,还是佛教的规矩,还是孔老二的规矩,咱们都要造一造他们的反!”
  酒糟鼻得到了“小将”的支持,更加兴奋,尖叫道:“要掘了这些封建糟粕、歪理邪说的坟墓,让它们彻底曝光在太阳底下!”
  日期:2015-12-06 22:46:00
  红叶道长气愤道:“我们练气养心,我们劝人向善,我们支持政府,我们拥护人民,我们又不作恶,凭什么说我们是歪理邪说、牛鬼蛇神?!”
  红兵小将猛地拔出一支手枪来,顶着红叶道长的脑袋,冷冷道:“你的神功能挡住子丨弹丨吗?!”
  “我没有什么神功,也没说过能挡住子丨弹丨!”

  “连子丨弹丨都挡不住,那你们修道就是假的!就是骗人的,就是歪理邪说!”
  “你!”红叶道长气的五官都要扭曲了。
  这是什么逻辑?!
  “修道修道,重不在于强身,而在于修心。”一竹道长道:“我们的道比不上治国安民的马克思主义,但我们的道却能安定我们自己的心。除去恐怖,消磨戾气,领悟天地万物的道,是我们的追求……”
  “闭嘴!”酒糟鼻叫道:“不准再散布你的歪理邪说!”
  一竹道长叹息一声,闭嘴不吭。

  红兵小将道:“老道士,其实吧,你虽然是封建迷信,不过毕竟是没有产业的——茅山是国家的,道观也是国家的,所以你本人的成份估计极有可能是属于无产阶级的,顶多了,就算是个自由职业者,小资产阶级,属于人民内部的矛盾。所以,我们愿意给你一条改过自新的道路。你难道还不领情?”
  日期:2015-12-06 22:48:00
  “我,我不要嫁给他!”
  一竹道长还没说话,黄姑已经又开始摇头了:“我自愿守寡的,我自己过了这么多年了,年轻的时候不想再嫁,到老了更不可能嫁!”
  “为死人守寡那是封建余毒!”
  酒糟鼻“怒其不争”,道:“黄姑啊,你可不要不知好歹,你要是还继续执迷不悟下去,那可就等同于为封建余毒复辟了!那可是妄想要变天!那可是罪不可恕!”
  “饶命啊!”
  黄姑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道:“我没有想复辟,我也没有想变天,我坚决拥护……”

  “好了,好了!”
  酒糟鼻把黄姑拉了起来,道:“你不要害怕,我们也是为了你好,是帮你走上更加光明的道路,你要相信我们。”
  黄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站了起来,却再也不敢说什么拒绝的话了。
  日期:2015-12-06 22:49:00
  “我看这样吧。”红兵小将道:“把黄姑和一竹关进一间屋子里去,这就算是为他们举行了一场简单的婚礼。”
  “好,好啊!”

  众红兵都兴了奋起来,哄叫着,“簇拥”着黄姑和一竹道长而去,红叶道长也被推搡着走了。
  我本以为叔父会出手阻止一下的,没想到叔父却眼含笑意,道:“走,看看一竹道长会不会跟黄姑洞房。”
  我:“……”
  众红兵把一竹道长和黄姑送到一间卧室里以后,就关上了门,又从外面上了锁,然后趴在外面窗户、门缝处,往里面偷听偷看。
  这些人可真是太下作了,咦——
  我瞧见叔父也挤在人群里,跟着偷看,还朝我挥手眨眼睛,叫我过去。
  我站在一旁,感觉叔父真是胡闹,多大年纪的人了,还做这种事情,这也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不过现在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可做,要不,我也去看看吧……
  日期:2015-12-06 22:50:00
  黄姑和一竹道长所在的屋子是间小卧室,进门就是一张老样式儿的木床,几乎占据了整个卧室。
  半天才挤进去,我趴门缝看了片刻,就只瞧见一竹道长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再仔细瞧瞧,他的双腿盘踞,两手都放着膝盖上,捏着诀,双目微闭,腰背挺直,完全就是一副练功打坐的模样。
  黄姑就更可笑了,撅着屁股趴在一竹道长的对面,像是在朝一竹道长磕头似的,嘴里絮絮叨叨的不停念诵,我听得到,她念的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菩萨不要怪罪,菩萨不要怪罪……”

  我心中暗暗好笑,一竹道长是道士,黄姑朝着他念这个,真是有些不伦不类了。或许黄姑是虔诚的佛教弟子吧。
  就这个样子,一竹道长和黄姑整整保持了将近一个小时。
  一干红兵轮番趴门缝,偷看了几个来回,最终都觉得索然无味,也不偷看了。我和叔父也早撤下来了。
  要不是碍着有这些红兵和那个黄姑在,我和叔父肯定就把屋门给踹开,直接进去找一竹道长说事儿了。
  红兵们百无聊赖,继续去拆卸桌椅板凳,清理着漏网之鱼,把那些没有砸毁的神像、香炉全都又毁坏了一遍。
  日期:2015-12-06 22:51:00

  后面,我实在觉得可惜,忍不住想出手阻止一下,叔父却拦住我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动手。”
  我正诧异叔父什么时候转了性子,按照以前,肯定是他老人家忍不住先动手的嘛。
  叔父看穿了我的心思,道:“如果别人不托咱们爷俩儿的底细,咱还能闹闹。现在不中了。咱们在这边要是闹得动静大了,这帮鳖孙肯定要查咱们的底细,江浦离这儿不远,何卫红那一伙人又知道了咱们的来头,难保不被打听到,那可就要连累老家了。”
  我“嗯”了一声,果然还是叔父老江湖,考虑的比我周全。
  “他们俩在干嘛呢?”酒糟鼻刚才领着一帮女红兵风风火火的出去了,也不知道又干了什么“丰功伟绩”,这又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冲着卧室门口的红兵问一竹道长和黄姑的情况。
  “黄姑在念经,那个老道士好像在打坐。”被问的红兵回答道。
  “这还得了?!”酒糟鼻大怒,感觉自己遭到了愚弄和羞辱,立即喝令锁门的红兵把卧室门给打开。
  日期:2015-12-06 22:51:00
  “把他们拖出来!”
  卧室门一开,酒糟鼻就让人进去,把一竹道长和黄姑从床上拽了下来,拖到了外面。
  “你们真是冥顽不灵,死不悔改!”酒糟鼻带头又打又骂,在一竹道长身上踹了好几脚。
  一竹道长低眉耷拉眼的,既不还手,也不还口,窝窝囊囊,可怜兮兮。
  酒糟鼻又去推搡黄姑,骂道:“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在帮你?!你就是个地主的小老婆,地主都死了,你还替他守寡!你这是做他的殉葬品!我看还是要把你划到——”
  酒糟鼻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响,有个东西从黄姑的衣服里掉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啊!”黄姑先是一怔,继而尖叫一声,发疯了似的猛然把酒糟鼻给推开,扑到在地,把那东西给捧了起来。
  众人都诧异的看去,连我也吃了一惊,这黄姑是要干什么?
  只见她的双手颤巍巍的,哆嗦着,捧着一具笔筒大小的木偶,凑到眼前,眼中的神情如痴如醉一般,直勾勾的盯着那木偶,嘴里喃喃说道:“摔疼你了吧?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没把你爱护好,也怪他们!他们该去下地狱!”
  黄姑蓦然扫了一眼酒糟鼻等红兵,那目光,又冷又锋锐,让人不寒而栗!
  酒糟鼻等人都懵了,各个噤若寒蝉!

  我也愕然的看着黄姑,她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