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2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他的偶像石原莞尔不同:石原莞尔是天才,吊儿郎当地就可以轻松取得陆大“次席”的成绩,天资并不出众的辻政信靠的是勤奋。“陆大”三年的学习中他几乎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往往困了在课桌上趴一会就继续起来学习,他总是要求自己比别人学得更多做得更多。
  要说第三名也不错了,但是极爱面子的辻政信却将此当做了奇耻大辱。他必须找到一个理由来为自己开脱。后来有人问及此事时,他的解释是“同级生中有天皇的亲弟弟秩父宫雍仁亲王”。其实谁都知道皇族成员在陆大学习成绩是不参加名次排列的。实际上那一届的首席和次席是天野正一和岛村矩康,最后都官至陆军少将。而辻政信终其一生最高军衔只到大佐,倒是和河本大作有些类似。
  陆大毕业后,前途远大的辻政信出人意料地和乡下一个邮政局长的女儿结了婚。这家伙还有家庭暴力倾向,对老婆经常是拳脚相加。他老婆也不简单,偷偷到一家柔道场去练习柔道。后来一次辻政信动手打老婆时被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个大背跨。从那以后辻政信在家里就老实多了。看来对付家庭暴力,“以暴制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辻政信在中下级军官和士兵中很有威望。他不贪财、不好色,甚至可以说很清廉。在上海、哈尔滨、武汉,辻政信都曾亲自带领宪兵去砸饮酒嫖娼的高级军官的汽车。在泰国曼谷,辻政信到任后的第一个命令就是禁止军官坐汽车兜风。正因为此,他给同事和下级留下的印象是“勇敢、正直、清廉”。
  毕业以后辻政信还是回到了家乡第九师团金泽第七步兵联队,这个师团的师团长就是即将出场的植田谦吉。此言不全对,前文已经提到过植田谦吉参加上海作战还在虹桥公园被朝鲜义士尹奉吉给炸成了金鸡独立。辻政信回到部队不到两个月就赶上了打仗,那就是1931年上海“一二八”淞沪抗战。这是辻政信第一次参加实战。在1932年2月20日的战斗中,当时已经是中队长的辻政信和大队长空闲升少佐亲自坐在装甲车上冲锋,不料装甲车却在十九路军的阵地前突然熄火。大队长没有回来,左膝盖受伤的辻政信中尉却拄着军刀一步一步地瘸了回来。在这次战斗中辻政信损失了他手下的16名士兵。

  日期:2015-12-06 18:25:53
  大队长空闲少佐并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做了国军的俘虏。对于侵略者中国军人充分展示了军人应有的风度,他们将空闲少佐治好伤又放了回来。日军中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俘虏,况且是做了中国人的俘虏。后来空闲升少佐只好跑到吴淞口做了自我了断。
  淞沪抗战让辻政信见识了真正的中国军人。后来他有了一个很特别的见解,说假如大家武器一样,单纯比较士兵优劣的话,最强的是日本兵,其次就是中国兵。
  后来在进攻江湾镇韩家塘的时候,辻政信的联队长林大八大佐中弹身亡。战争结束后,负了伤的辻政信得到了他第一枚勋章“五级金鵄勋章”。也就从这时候起,他引起了师团长植田的特别注意。
  淞沪抗战结束后第9师团返回日本国内,辻政信被植田师团长选为介绍实战情况的代表,到全国各地向国民进行励志演讲。在陆海军参战部队中被选为演讲代表的共有12人,其中最耀眼的就是辻政信。估计大家都看过辻政信的照片,长的还算比较帅,个头也有一米七左右,在日本人当中基本算是鸡立雀群了。——要知道山下奉文一米七四的个子已经被形容成巨无霸了。关键还在他口才好,是所有参加演讲人当中最能侃的。左膝盖中弹的那段经历被他演绎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辻政信说,他中弹后仍然不肯撤下阵地,只返回阵中做了简单处理,随后便奋不顾身地跛着腿继续指挥本中队进行第二次、第三次冲锋……

  这些编造的噱头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眼球。新闻记者最喜欢这样的故事了。报纸在刊登相关新闻时,特地加了辻政信的特写照片,称他是“军人的楷模”、“阵中之花”、“令阵中将士惊叹之猛将”。
  1932年9月辻政信奉调到参谋本部总务部第一课也就是动员编制课,在这里他遇到了一生中的大贵人、当时还仅仅是陆军大佐的东条英机。1933年8月参谋本部进行“苏联对新疆的渗透情况之调查”项目,辻政信在甘肃的兰州、肃州等地活动了一个多月。奇怪的是,1934年8月1日他奉调至陆军士官学校当学员中队长。
  之所以让辻政信到陆军士官学校,是当时属于“统制派”骨干的东条英机的一个阴谋。就是利用辻政信在战场上受过伤的光荣经历,控制士官生们的思想,肃清“皇道派”的流毒。但当时“统制派”还没有取得对“皇道派”的绝对优势地位,东条英机起用辻政信的企图很快被“皇道派”领袖教育总监真崎甚三郎识破。于是在发布辻政信调令后不久,东条也被调到了驻久留米的步兵第24旅团当了旅团长。

  没有了后台的支持,辻政信还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在学校闹出了名堂。他派人打入“皇道派”内部刺探消息,鼓动对方阴谋发动政变,然后自己再去告发。结果所有政变人员包括辻政信派出的奸细都被抓起来开除学籍。辻政信为了出人头地采用卑鄙手段捏造“政变阴谋”的企图也很快被识破。虽然东条大佐交给的任务基本完成了,但行动却属于“老头靠墙喝稀饭”——卑鄙无耻下流。辻政信为此得到了停职反省一个月的处分。1935年4月更是被发配到驻水户的步兵第二联队去了。落入低谷的辻政信甚至动过离开军队的念头,但第二联队联队长横山勇大佐还是鼓励这位年轻人继续努力,安排他给联队的年轻军官上课。失意的辻政信曾经去第24旅团找了老领导东条英机,但是东条也帮不上忙,连他自己都要到满洲去当更没意思的宪兵司令了。

  “二二六事变”给失意的师徒二人带来了命运的巨大转机。是“金子”终究是会发光的,当时任关东军宪兵司令的东条英机一得知事变的消息立即出动宪兵把在满洲的“皇道派”人物一网打尽,并从此开始崭露头角。扫空了“皇道派”人士就空出了不少的工作岗位,辻政信的机会就来了。前文提到协助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发动“九一八事变”而走红的关东军第三课课长花谷正少佐想起了这个几乎被人们遗忘的辻政信。就这样在1936年4月,辻政信来到了关东军参谋部第三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