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春犹豫了一下,说你不会害我吧?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话,好在她瞧了一眼我母亲,还算是放心,于是就坐到了我的后面来。

  日期:2015-10-05 05:39
  二春体重至少有三四百斤,我感觉整个车子都往下重重一沉,小心翼翼地维持好平衡,然后开着摩托车出村,在二春的指点下,朝着大敦子那边的养鸡场行去。
  因为二春太过于沉重的缘故,我一路上开得小心翼翼,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方才到达。
  我到的时候,原本一片黯淡的养鸡场灯火辉煌,门口有两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在抽烟,瞧见我开着摩托车过来,将烟头一扔,伸手把我给拦住,还待说话,我后面的二春就大声喊了起来:“两位兄弟,是我,王二春啊;他就是陆言,放我们进去。”

  听到二春的招呼,这两个人没有再拦,冲我点了点头,然后把铁门给打开,说杨队长在恒温间那里,你们直接过去。
  我把摩托车开进了养鸡场,沿着道路往前,还问了二春一句,说门口这两人是干嘛的?
  二春说他们啊,警察吧。
  我诧异,说啊,警察出勤,可以不穿制服么?
  她愣了一下,说:“不知道啊,他们不是你知道的那种警察,是另外一种——哎呀,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讲,以后你自己就知道了。”
  我不知道堂兄陆左怎么会收这么一个蠢笨的徒弟,还想问清楚,结果已经到了地方。
  有人过来拦我,我不得不把车停了下来,二春翻身下车,车子顿时发出一阵欢畅的呻吟,仿佛解脱了一般。

  从屋子里走了一个中年男人出来,看到二春,问这是谁,二春告诉了他我的身份,男人“哦”了一声,伸手过来,与我握手,笑着说你好,我叫杨操,是你堂兄的朋友,目前在省局任职。
  日期:2015-10-05 06:14
  我一听,顿时就肃然起敬。
  尽管我不知道这省局到底是公安局还是什么局,不过在外面漂泊多年的我深谙权力之事,瞧见我堂兄居然能够跟省局的干部搭上线,绝对是厉害。
  我这堂兄,手眼通天啊。
  我慌忙伸手过去,与杨操握在一起,没想到对方的手刚刚与我一接触,顿时就是一僵,紧接着皱起了眉头,说陆言兄弟,你身体是不是有些问题?
  嗯?
  高手啊?
  我对这人更是高看了一眼,苦笑着说对,我之所以过来找我这堂兄,就是因为这事儿。
  杨操收回手,五指伸开,说谁帮你控制住了毒性?
  我说是朵朵,今天我跟她见面的时候,帮我制住的。他点头,问到底怎么一回事儿,我也不隐瞒,将我最近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给他和盘托出,听完我的讲述,杨操倒抽了一口气,说哎呀,陆言,你这可是走了狗屎运。
  我问为什么?
  杨操摇头苦笑,说你说的那毒西施,我也认识,她是近年来刚刚冒出来的蛊毒高手,流星一样蹿起,而她犯下的罪行,在我们局的档案里,有满满一柜子。
  日期:2015-10-05 06:17
  我惊讶,说既然如此,那你们怎么不把她给抓起来呢?
  杨操无奈地笑,说事情哪有这么简单?那毒西施神秘莫测,精于易容之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也不知道她到底叫什么名字,根本无迹可寻,你说怎么抓?如果你有什么线索,赶紧提供给我。
  我想了一下,说好,我随时配合调查。

  杨操拍了拍我的肩膀,表示感谢,然后又问了我几个问题,就是我白天在这儿的事情,我都如实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堂兄的缘故,他对我十分友好,问完之后,让我在一旁等着,而他则回过头来,问旁边的手下,说朵朵人哪儿去了?
  手下回答,说伤心过度,说去寻人了,拦也拦不住。
  杨操揉了揉发亮的太阳穴,又问那人,说这儿养鸡场的老板二宝蛋人呢,怎么我来了这么久,一直没有见到他?
  另外一人回答,说养鸡场的员工说离开好几天了,晚上好像有人见过他,慌慌张张的,后来就一直不见人影了,派出所的同志已经去他家里找人了,一会儿应该就有消息过来。
  杨操点了点头,心中似乎有所想,回过头来,冲二春说:“你师父呢,通知到他没有,他到底去了哪儿?”
  二春摸了一把额头上油腻腻的汗水,焦急地说道:“我通知了,燃符过去的,应该是收到了吧。”

  杨操有些焦急地跺了跺脚,说人家东海聚会,他一个几乎没有啥修为的人,去凑个什么热闹,现在开心了吧,蛋蛋都没有了,老子怎么摊上这么一档子破事?
  日期:2015-10-05 06:24
  二春想了想,说好像是南海一脉的人也在,威尔、闻铭都过来了,隔壁老王也在,他就过去了。
  他没再说话,转身离开,又忙工作去,而二春也说要去找朵朵,一时间乱糟糟的,每一个都好像在忙,唯有我不知道干嘛。
  我不知道该干啥,于是找了个地方蹲着,半夜三更,蹲了一会儿就困了。
  我靠着墙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量了,我听到有争吵的声音,睁开眼睛来,瞧见一个穿着青色道袍、挽着道髻的男子,正在痛骂那几个养鸡场的员工,而朵朵则扑在他的怀里,委屈地哭泣。
  穿道袍,这人难道是道士?
  我瞧见朵朵,赶忙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而那个骂人的男子也扭过了身来,瞧了我一眼,问:“你是亮司的陆言?”
  我点了点头,说对啊,我是陆言。
  男子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伸出手来,说道:“你好,我是萧克明。”

  我伸手,与这男子相握,他的手掌宽厚,手指修长,有点儿像是弹钢琴的手,与他的长相有些不符合。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有着真诚笑容的道人充满了好感。
  日期:2015-10-05 06:56
  道人伸手过来,自来熟地揽着我的肩膀,说陆言,你肯定不认识我,但我却认得你,老听小毒物谈起你,说你在江城,上次我们去那儿,还打算找你玩儿呢,可惜一直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才没有找到。
  小毒物?
  这是我那堂兄陆左的绰号么?
  他带着我来到一处石桌前坐下,然后望着我,说听朵朵跟我讲,你被人下了蛊毒?

  我点了点头,说对,挺倒霉的。
  他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很亮,盯着我,嘿嘿笑着说:“听说你那件事情还挺传奇的,说出来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够帮你呢?”
  我对着朵朵,不敢讲太多,但是这道人三十来岁,比我大上一些,也就没有心里负担了,从大巴艳遇到后来的宾馆上门,再到后来的地牢经历,以及最后那个马尾少女的出现,一一讲来,听完我的叙述,道人一脸八卦地问道:“哎呀,不是,我问你一个很认真的问题。”
  我诧异,说呃,你讲。

  道人一脸紧张地说道:“我之前在东官待过好久的时间,感觉没有这么贵啊,怎么现在包夜都要一千二了?”
  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