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强忍着肚子里面翻腾不休的疼痛,关心地看着不远处,就担心那个马尾女孩被朱炳义这狗日的给害了,没想到那家伙冲到对方跟前,抬手去抓人的时候,我的眼前一花,那马尾女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出现在了朱炳义背后的几米处。

  啊?
  她是怎么弄得?
  怎么我感觉她身子一扭,朱炳义就扑了一个空?
  我满心震撼,而就在这个时候,夏夕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回过头来,冲着那个马尾女孩子喊道:“既然敢来搅局,就报上你的名字,老娘毒西施手下,从来不杀无名之人。”
  我被那娘们揪着脖子,皮肉生疼,听到她这话,却忍不住想笑,感觉她这话说得古里古怪,就好像混江湖的一样。

  不过,毒西施,这外号说起来倒是挺贴切这娘们的。
  最毒不过妇人心啊!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马尾女孩也是叉起了腰来,骄傲无比地说道:“小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做陆……啊,呸呸呸,说好隐姓埋名、远走他乡的,我这是干嘛?哎呀,一小喽啰,我跟你费什么话啊!”
  她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她身后不远处的朱炳义似乎从怀里摸出一把雪亮的尖刀,冲着这女孩的后背刺来。
  日期:2015-10-04 19:41
  “小心!”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来,下意识地大声喊了一下,结果立刻被夏夕那婆娘给揪住脖子,让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那马尾女孩儿根本就用不着我提醒。
  她头也不回,随手挥了挥,凶神恶煞一般的朱炳义就钉在了她身后的半米处,而在一两秒钟之后,我诧异地瞧见地上的野草像吃了金坷垃一样,发疯地生长,顺着朱炳义的双脚,一直蔓延到了他的身上去。
  那些野草坚韧无比,将朱炳义给死死地勒住。
  抓着我的夏夕瞧见这情形,吓得猛地一哆嗦,颤抖地喊了一声:“这是……青木乙罡?”

  这并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感叹句。
  在说完的时候,夏夕的手指在绳索上轻轻一划,那些手指粗的绳子立刻断开,紧接着她拽着我就朝着后面的竹林子里退去。
  而就在我什么状况都没有搞清楚的时候,又听到那马尾女孩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放下人,不然弄死你!”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那被我当做妖魔鬼怪的夏夕在身子稍微一停顿之后,居然毫不犹豫地把我往地上一扔,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林子里。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日期:2015-10-04 20:32
  我直愣愣地摔在了地上,弄了一个狗啃泥,昏头转向的,好一会儿才勉强爬起来,刚刚撑住身子,就感觉面前一阵香风拂面,紧接着一张俏丽的小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往后面躲,没想到那马尾少女冲着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个神出鬼没的马尾少女虽然厉害,但并不可怕,我想起她擒住朱炳义,赶跑夏夕,算是把我给救了,就赶忙对她说道:“多谢,多谢救命之恩!”
  马尾少女嘴巴一噘,不屑地说道:“谁救你了,我只是路过,问问情况而已;要不是这两个家伙太过于讨厌,你以为我会管你?”
  她说得挺不客气的,弄得我有点儿尴尬,不过我是跑过业务的,吃尽了白眼,也不介意,嘿嘿赔笑。
  大概是觉得我态度不错,马尾少女这才问起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敢隐瞒,把这些天来的经历跟她一一讲起。
  听完之后,马尾少女斜眼瞧了我一眼,不屑地说道:“瞧瞧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一副德性,从来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现在吃到苦头了吧?”
  我被讽刺得面红耳热,不过也不敢顶嘴,只是一个劲地苦笑懊悔,她看我态度诚恳,倒也没有继续嘲笑,而是托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咦,聚血蛊啊?我怎么都没有听过这种玩意儿,感觉好像很吊的样子?”
  我先前瞧见这马尾少女匪夷所思的身手,觉得她一定很厉害,想起自己快要爆裂的肚子,慌忙求救,让她帮忙看看我这情况。
  马尾少女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肚子。
  日期:2015-10-04 21:21
  她的手法很特别,有点儿像是佛教里面的结手印,就是观音娘娘的那种手势。
  大概弄了几秒钟之后,她抬起头来,一脸同情地对我说道:“小兄弟,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你说的那十八条引蛊,现在已经变成一条了;坏消息是你的体内已经千疮百孔,机能丧失,只不过被那蛊虫麻醉,让你感觉不出来,一旦它离体,你就死翘翘了……”
  我一脸震惊地喊道:“啊?”
  似乎觉得我还不够倒霉,马尾少女露出魔鬼一般的笑容,对我甜甜一笑道:“另外告诉你一件更不幸的消息——如果不是我压制,它刚才就已经出来了……”
  我如遭雷轰,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脑瓜儿有一大堆马蜂在转悠,过了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那女孩儿的裤脚,哭着说道:“救命啊,小姐姐你可得救救我!”

  我知道这马尾少女是我活下来的唯一希望了,所以也顾不得脸面,就希望她能够给我指一条活路。
  马尾少女一脸嫌弃地踢开我,捂住鼻子说道:“唔,你有多少天没有洗澡了?”
  我听到这话儿,赶忙收回脏兮兮的手,苦笑着说道:“我被他们抓来十几天了,一直都待在那暗无天日的地窖里,哪里有澡洗?”
  马尾少女瞧见我多少要点脸皮,并没有死缠烂打,脸色反倒是好了一点儿,好言相劝道:“这个嘛,蛊毒这东西,我虽然懂一些,但毕竟不是专家,而且你这情况,基本上五脏六腑的机能都丧失了,只是凭着那虫子的一口气支撑着,实在是没有什么希望……呃,你若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又或者有什么遗言,我倒是可以帮你办到。”
  她到底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女孩儿,说到后来,让我潸然泪下。
  哎呀,我可是二十来岁正当年的大小伙儿,怎么就混到要说遗言的地步了么?
  日期:2015-10-04 22:04
  其实我绝对自己应该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吧?
  请不要放弃我!

  我泪水汪汪,那马尾少女见我半天不说话,作势要走:“你没有什么遗言或者要交代给你家人的么?要是这样的话,一会儿你死了,我把你安葬了就是了——入土为安嘛,我懂的!”
  我心如死灰,泪水又吧嗒吧嗒地掉落了下来,不过看着她真的要走的样子,赶忙留住她道:“别走,别走,有没有笔,我写封信,你帮我寄给我家里人。”
  马尾少女露出了笑容,一边伸手去背包里找纸笔,一边说道:“这才对嘛,做人呢,最重要就是豁达,凡事想开一点就好。”
  她说着,把纸笔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斟酌着写什么好呢,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马尾少女突然说道:“咦,我怎么看着你好像一个人——小兄弟,你是哪里人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