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77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自我反省,自己已经好多天没有那种生活,为此身体好似对女人的触觉都更加敏感起来了。男人好像就是一种被欲念掌控的动物,一旦力比多积累到一定的程度,男人仿佛就会达到一种失控的状态,即便平时根本不喜欢的女人,或许也会成为自己欲念的对象。男人就是这么一种难以自制的动物吗?

  梁健已经好久没得闲思考这种哲理性的问题了,当然这样的问题,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倒是可以让骚动的心,能够稍稍的平和下来。
  朦朦胧胧之中,梁健就有些困意,果真沉沉睡去。梁健醒来的时候,日光已经偏西了。手机的铃声在一边响着。
  梁健应该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一看是胡小英的电话。梁健赶紧接了起来:“姐,你到了?”胡小英在电话中说:“梁健,不好意思,我今天过不来了。”
  怎么突然说不过来了,梁健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胡小英说:“省里临时通知,要去参加一个会议,是关于做好北京一个重要会议的安保工作。”这两年来,北京方面的信访压力很大。
  很多基层群众,不信地方信中央,有了问题,在基层解决不了,他们就直接上北京,并以此威胁地方政府就范。这也让地方政府倍感压力,每到中央有重大会议,就要专门组织市县区三级力量,做好进京访的劝阻和劝返工作。
  梁健对此很是了解,上面对这种会议很重视,一般要求副书记直接参加,看来今天胡小英是身不由己了。梁健说:“那么马上就要去宁州吗?”胡小英说:“对,晚上七点之前报到,明天一早就开会。”
  梁健说:“那好吧,这没办法。我本来已经在七星岛等你了,那现在我也回去了。”
  胡小英说:“你既然已经在那边,就别回了,吃过晚饭再回吧。我知道康丽,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跟你汇报,她好像有意去你们南山县投资,具体让她直接跟你说吧!”
  梁健一听,原来今天康丽请他们来,还有其他事情,就说:“她还没跟我说过,我待会问问她。”

  胡小英说:“行啊,你们谈谈。等我回来,我们再见面。另外,今天和金市长谈得怎么样?”胡小英还是挺关心梁健和金市长见面的事情。
  梁健说:“情况不太妙。”胡小英说:“是不是说到了蓄电池项目。”梁健说:“没错。”胡小英说:“你是不是反应太强烈了?”
  梁健简短的把金市长说要把蓄电池项目放在南山县的事情,梁健表示了强烈反对。胡小英对梁健说:“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知道你会强烈反对。”梁健说:“放在其他地方我管不着,但是放到南山县来,要么不征求我的意见,否则我肯定是反对。”
  胡小英担心的就是梁健这耿直的一面,现在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但是这也许就是梁健吧,如果梁健是一个八面玲珑,为了自身升迁毫无底线的人,也许她也就不会这么在意他了。她说:“既然已经表态了,其他也没必要在意太多了。等我回来,我们再想想办法吧。”
  梁健说:“你不用替我担心,我想开了。”胡小英说:“这样最好了。”
  与胡小英的对话刚刚结束,有人就推开玻璃窗,进入了阳台。梁健一看,是康丽。
  康丽说:“梁书记,胡书记她说临时有通知,要她去省里开会,今天来不了。”梁健摇了摇手机说:“刚刚打过电话,我已经知道了。”康丽说:“看在,下午我给你按摩的份上,你一定要留下来。别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
  康丽说得如此委婉惆怅,梁健说:“我当然会留下来,反正晚上也没地方吃饭。”康丽面露喜色说:“梁书记,要不你先去房间洗个澡,下来的时候,晚饭就准备好了。”
  晚饭也放在了小别墅里,临窗。不过不是上次梁健和胡小英的地方,而是在别墅的小包厢内。这个别墅的房间,都可以通过简单的布置,变成餐厅,或是变成卧室,都是非常舒适、整洁、得体,这源自康丽从一开始就精心的设计。
  一个容貌甜美的女服务员负责给她们上菜,斟酒。屋子里打着温暖的空调,窗外夕阳刚刚西下,却还能清晰看到湖面上的风景。
  康丽端起了酒杯,对梁健说:“今天剩下我们两个人吃饭了,不过我们也一定要尽兴哦。”是“尽兴”还是“尽性”啊?梁健本想开这个玩笑,但是一看服务员还在房间里,明显不妥,就咽了下去。
  梁健说:“能喝多少,喝多少,我不会客气的。”康丽的杯子和梁健的轻轻碰了下说:“这样最好。”
  菜上齐了,康丽就吩咐身边的服务员说:“你先回主楼去好了,有什么需要我会打电话给你。”女服务员很是乖巧:“康总、梁先生你们慢慢用。”梁健朝女服务员微笑道:“谢谢你了。”
  等服务员走了之后,康丽说:“我们来喝一个满杯吧,先来预祝一下梁书记。”梁健眨了眨眼,不解地问:“我有什么事情好预祝的呀?”
  康丽说:“南山县县长空出记,很有可能是以后的县长啊!”梁健听到这话,摇了摇头说:“这是不可能的。”康丽瞧着梁健说:“怎么不可能?”梁健回看康丽一眼,她妩媚的眸子瞧着自己,梁健说:“这事情复杂着呢!”
  康丽笑说:“那好,不谈这些复杂的事情了。”梁健心情不痛快,但又不能对康丽说得太多,就说:“我来敬你一杯吧。”康丽说:“满杯吗?”梁健笑笑说:“满杯就满杯吧!也难得和你两个人喝酒。”
  康丽朝梁健头/

  康丽说:“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梁健虽然来康丽这边也已经好多了次了,但是对康丽这个女人的了解,还是很肤浅的,只知道她是一个对他和胡小英特别慷慨的农庄老板,对她的背景并不了解。
  如果说梁健没有半点好奇,那是假的。只是以前,都没有机会问,康丽也没有主动说过。主动去探听人家的隐私,不是梁健会去做的事情。现在,康丽愿意说,听听又有何妨。梁健就说:“当然想听。”
  康丽一边给两人酒杯都倒上红酒,一边说:“我还记得大专毕业的时候,我到一个公司当导游,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后来我看到餐饮业不错,就通过关系承包了市政府的第二招待所,现在变成了快捷酒店的那个地方。我赚了一些钱,也认识了我的前夫。他当时是市公积金中心的一个事业干部,帮我拉了不少客人。
  “承包合同到期之前,我们是赚了不少的钱,为做大我们又在开发区买下一块土地,建起了一个农家乐。这个农家乐,有个非常‘老土’的名字,就叫‘老土农家乐’。”
  梁健听说,感叹道:“原来,老土农家乐,是你开的啊!我当时刚到镜州时,这个农家乐很有名气。我还去吃过几次。但是,后来这个农家乐,据说是倒闭了。”
  日期:2015-05-25 19: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