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77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注意地瞧了一眼古萱萱,见她肌肤赛雪,五官精致犹如雕画,是十足十的大美女。被梁健这么定睛一看,古萱萱就脸红了起来。
  这时候,忽然从边上冒出一个男子,中等个儿,脖子围着一块毛巾,带着一副黑边框眼睛:“两位对不起,能打扰一下吗?”
  梁健和古萱萱疑惑地朝他看去。这男子说:“不知道能不能请美女跳支舞呢?”

  梁健和古萱萱这时才注意到,原来餐厅前面的位置已经腾空,可以容纳两三对人跳舞。古萱萱朝梁健投来微微一笑,带着询问的目光。
  梁健顿时板着脸,朝那个男子瞪着眼睛说:“你真的打扰我们了!我们还在聊天,即使呆会要跳舞,这位美女也只跟我一个人跳。明白吗?”
  没想到梁健会如此怒气冲冲,那位中等个子的男人,赶紧说了一声:“不好意思。”就滑到一边去了。
  古萱萱朝着梁健笑道:“没想到,你凶起来,还真够凶的。”梁健收起刚装出来的凶狠嘴脸:“某些人都要跟我抢女伴了,你说我能不凶吗?”古萱萱说:“这可以证明,你刚才的话是错的。你说,没有人敢接近我,其实想要接近我的人,还是蛮多的。”

  梁健说:“那你为什么还没有男朋友。”古萱萱朝梁健瞪了一眼,然后说:“明知故问!嘿,外面又下雪了!”
  这已经是这个冬天的第二场雪了,但是对于下雪,梁健还是保持着很大的新鲜感,他说:“我们出去看看。”
  两人走出了书吧。书吧之外,有一条河流,这是曾经的市河之一,有段时间被彻底遗忘,河水发黑,夏天蝇虫纷飞。这两年,市政府下决心进行了清淤整治,目前又已经恢复了清澈。
  雪花就从天空,一片一片的坠落下来,打着转,落到了河水当中,也无声息地掉落在廊桥和树枝丫上,还掉落在梁健和古萱萱的发丝上。
  古萱萱说:“每次看到雪,不知道为什么,就会有种莫名其妙的激动。”梁健说:“这说明,你的心态还年轻嘛!”古萱萱又白了梁健一眼说:“好像搞得我很老一样。”梁健说:“不好意思,是我自己感觉自己老了!”

  古萱萱说:“你是因为当了官,不老不行。”梁健说:“哪有这么回事啊!况且,我这算什么官啊?不就是一个县委副书记吗?古时候,县长才是九品芝麻官,我这个县委副书记,不知道算是什么小官呢!”
  古萱萱看了一眼梁健说:“你现在,不是有一个机会,成为九品芝麻官吗?”梁健听古萱萱这么说,就转过脸来:“为什么这么讲?”
  古萱萱说:“你们的县长石剑锋不意外了,县长这个位置,如今空着,你是县委副书记啊,当然是第一人选喽。”梁健摇摇头说:“不是。县长这个位置,想当的人多着呢,恐怕是轮不到我。”
  古萱萱说:“难道还有人跟你竞争?”梁健笑说:“竞争的人中,就有你的亲戚啊。”古萱萱惊讶地说:“你是说我叔叔,翟兴业?”梁健也不想骗古萱萱,点了点头:“应该是的。”
  古萱萱想了想说:“说实话,我觉得,你比我叔叔更适合当这个县长。”梁健很惊讶古萱萱会这么说:“你这可是胳膊肘往外拐哦!如果让你翟叔叔知道,他说不定会恨你的!”
  古萱萱并不在意:“就是我叔叔在这里,我也会这么说。我是有理由的。我叔叔当官的瘾头太强了,不仅仅是他个人瘾头大,就是我叔叔的老婆,也很有当官太太的瘾,这样的情况,当了县长,对这个县的发展不会太有利。而且,南山县不是要走生态发展之路吗?这个方面你一直在努力,如果你当了县长,会推进这项工作走得更远,但是我叔叔没有这方面的考虑,说不定生态发展之路,也会就此中断。”

  梁健听着古萱萱说,微微一笑:“没想到,你还这么看得起我。但是即便如你所说,县长这个位置,也不是你我能说了算的。”古萱萱忽然抬起了脑袋说:“那么,张省长说了算不算?”
  梁健不知古萱萱什么意思,就说:“也许能算。”古萱萱朝着河流点了点头说:“我去跟葛院长说,让他们帮你一把。”梁健完全没有想到,古萱萱竟然帮自己跟他叔叔竞争这个县长之位。
  梁健说:“这不大好。”古萱萱看了一眼梁健说:“别跟我假客气哦!我是想,你当了县长,可以请我吃好吃的。”梁健笑道:“我现在就可以请。”古萱萱说:“只有你当了县长,我才接受你的邀请。有时候,在机会面前,就得全力以赴,官场不都是这样吗?”
  梁健说:“也许吧?”只见古萱萱就掏出了苹果手机,走到一边去打起了电话。

  梁健猜测,这个电话应该是打给葛夫人的。这个电话持续了大约十分钟,鹅毛白雪掉落在古萱萱的肩头上,最后古萱萱轻声笑了起来,与电话那头道别。
  古萱萱回过来的时候,梁健将她肩头的雪片掸落掉了。古萱萱用手摘掉了他眉毛上的一片雪花。梁健有种冲动,想要将古萱萱娇美的身子,一下子拥在怀里。这时候,书吧的门打开,季丹从里面探出头来,对他们喊:“快进来,别在雪地里你侬我侬了。我们要点蜡烛,切蛋糕,唱生日歌了!”
  古萱萱回过神来,对季丹说:“还是别生日歌了,直接婚礼进行曲算了。”
  季丹笑道:“这不行,婚礼进行曲,我们要在英国教堂里播放的。”

  接到了古萱萱的电话,葛慧云拿起了茶杯,泡了一杯红茶,敲了敲省长老公张强的门。/张强正在书房里办公。作为省长,基本上很少有业余时间,晚上不是应酬,也要在办公室里,处理政务。
  像今天这样,能够把几个文件拿回家里房的门见到他了。
  看到妻子葛慧云端着他的茶杯进来,张强放下手中的文件,将案头的东西理了理,腾出可以放茶杯的地方,对葛慧云说:“谢谢老婆。”
  葛慧云将茶杯放下后,他捧起来,打开盖子在小杯子里倒上,美美地喝了一口茶:“我就好这口。”葛慧云笑笑说:“我就怕你喝多了晚上睡不着。今天的工作处理地差不多了吗?”
  张省长舒展了下手臂:“还有一个文件,批好就算完成了。怎么,有事情要跟我说吗?”葛慧云说:“等你处理好文件再说吧。”张强说:“没事,那个文件处理起来很快。”

  葛慧云看了看张强说:“今天,萱萱打了电话过来。”张强点了点头说:“为了南山县县长的事情?”葛慧云说:“你已经知道了?”张强说:“准是他那个叔叔让她来说的吧?”
  葛慧云不解:“他叔叔?”张强说:“他叔叔翟兴业,已经让萱萱的母亲,通过王首长向葛书记打过招呼了。葛书记也已经跟我说起过这个事情。怎么现在,又通过萱萱来说了呢?”
  张强其实很反感这种说情的风气。
  葛慧云说:“但是,这次萱萱并不是为了她叔叔才打电话过来的。”这倒是出乎张强的意料,他问:“那为了谁?”葛慧云说:“为了梁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