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4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囚说:“可是,他们不是亲姐弟。”
  柳智慧说:“你没听出我的意思吗?”
  女囚皱着眉头。
  柳智慧说:“你就算不和你丈夫自杀,难道也要一生郁郁寡欢,纠结而死吗?”
  女囚抽泣着摇着头。
  柳智慧说道:“你们为什么那么在意世人的目光,为什么那么纠结自己的想法?你们不犯法。你们为什么不找一个陌生的地方,以夫妻之名,好好生活下去,你们的孩子不会知道,你们不说,别人也永远不会知道。这样不好吗?”
  女囚突然抬起头:“我们,我们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柳智慧说:“你们这样做会死吗!”
  女囚突然擦掉眼泪:“我,我明白了,谢谢你!”
  柳智慧说:“忘了一切,忘了孩子,你们可以有更多可爱的孩子,好好活下去,管它什么姐弟,管别人怎么说你。你看有人指责过你们吗?有的全是同情。好好改造,早点出去,该干嘛干嘛去。好了,千万别说是我教的,你回去吧。”
  她站了起来,一下子噗通跪在了地上,给柳智慧磕头。
  柳智慧直接出了房间,走出来开门,看到我,她说道:“全都听了吧。”
  我说:“呵呵你怎么知道。”
  柳智慧说:“你的性格就这样。”
  我先送柳智慧回去,问:“她不会自杀了吧。”
  柳智慧说:“换做是你呢?”
  我说:“不懂。反正我觉得她不太会自杀了。不过说真的,你怎么能这么给人指明路啊!”
  柳智慧说:“我在救人。如果不这样子,一对好好的人就去死了。”
  我说:“好吧,管它什么伦理道德了是吧。”
  柳智慧问我:“伦理道德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我说:“人命重要。”
  柳智慧问道:“你帮我办的那事,可以吗?”
  我说:“正在让徐男安排,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你别这么看我,好吧看就看吧,反正你知道我是不是在说谎的。”

  送她回去后,我让两名女狱警带走了那女囚,她不会自杀了吧估计。
  下班后,我没有出去,那晚,我就在宿舍睡了。
  次日上班。
  沈月敲了敲我的办公室门。

  我抬头看是她,我说进来。
  沈月进来。
  她把门关上了。
  我问:“是不是打探到谁是主谋了?”
  沈月说道:“陆蓉,陈笙。”
  我说:“呵呵,徐男昨天也说,陆蓉和陈笙。”
  沈月说:“她们所有的部署,计划,都是陆蓉和陈笙来制定施行,两人牵头,目的就是为了逼迫我们重新分钱。她们下一步的计划,是在新年迎新晚会上,在挑选出的监区女囚去看演出上,闹事!让我们监区的女囚带动闹事,然后,作为b监区的代理监区长,徐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说:“够狠的啊!还有两个星期就是元旦了,这帮家伙,真是处心积虑,丧心病狂!那我们下一步计划是怎么样的?”
  沈月说:“我已经让人去办了,张队长,你放心,我会办的干干净净,办的让你们放放心心!”

  我说:“那就好,等你好消息!”
  沈月说:“好的。那就等我好消息了。还有一件事。”
  我问:“什么事?”
  沈月说:“徐男也和我说了,带柳智慧出去的事。”
  我说:“这个啊。那,是怎么样的呢?”
  沈月说:“细节她不想说不想谈,总之,你什么都不要管了,我们把柳智慧带到停车场然后出去。”
  我问:“你们做好了计划没有?”
  沈月说:“你放心张队长,不会有事,这个事儿,你越假装不知道越好,只有我和徐男带着柳智慧出去,万一有什么意外,被发现或者其他,我们两个自己扛责任,而你,千万不要跳出来!”

  我说:“靠,这怎么行,明明是我要你们办的。”
  沈月说:“你傻啊张队长,万一出事,我们都出事了,谁来走关系救我们啊!留着你,至少我们出事了,你找人啊,帮我们处理啊解决啊,走关系啊,我们有事也可以变小事啊!”
  我举起大拇指:“好想法!不过这样一来,就委屈你们了!”
  沈月说:“就这么说好了,然后明早,我们在和柳智慧说好的地点,带她回来就行了。”

  我说:“好吧。但愿不会有什么意外。”
  沈月说:“应该不会。除非柳智慧要跑。”
  我说:“如果真的跑了呢?”
  沈月笑笑,说:“那我们等着来坐牢,到时候你就照顾我们点吧。”

  我呵呵一笑,说:“好吧我们是想太多了。”
  下班了。
  下午下班了。
  我焦心的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总担心她们带着柳智慧出去会出现什么意外。
  她们应该是让柳智慧穿着狱警的衣服出去的,但是怎么过安检啊?还有,从安检,明天回来怎么回来?
  徐男让我什么都不要问,这种事,不知道最好,撇得干干净净,知道了反而有害。

  好吧。
  我心焦啊。
  我心想,唉,要找点酒喝压压惊才行,不然总是担惊受怕的,不舒服啊。
  我打了电话到防暴队,找朱丽花朱队长。
  朱丽花接了。
  一听是我的声音,她就没好气:“是不是又打架,叫我去劝架!”

  我说:“泼妇。”
  朱丽花道:“你骂谁!”
  我说:“你说我还能骂谁!”
  朱丽花气道:“你骂我干嘛!”
  我说:“我找你,是因为我想你了,想请你吃饭,你那么凶干什么!”
  朱丽花说:“我不信有这样好事。你不可能那么好心。”
  我说:“不信算了。”

  她说:“就算是真的,也一定是因为有事想要我帮忙。”
  我说:“我发现你很多疑。”
  朱丽花说:“对你这样的小人,我不能不多疑。”
  我说:“六点半。我在监狱里饭店等你,来了问服务员我名字。不来拉倒!”
  我直接挂了电话。

  我自己去了那个黑店。
  明知道是黑店,但还是要去,没办法啊,仅此一家啊,要出去外面,很远而且麻烦。
  我进去了,跟前台说了一下,然后找了个小包厢坐下。
  进去后,我点了一瓶三十八度的,不是很高的白酒,然后点了火锅,一些鸡肉牛肉配菜什么的,这个火锅,在外面吃,吃撑了两百。
  在这里,不收个六百,都对不起黑店之名。

  上菜了,上酒了,火锅开了,我放肉下去,放青菜下去,调配料,自己吃。
  一会儿后,包厢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果然是朱丽花。
  朱丽花进来后,坐在我对面。
  我说:“别客气,来来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我就不招呼你了,大家都那么熟了。”
  朱丽花说:“没和你怎么熟。”
  我说:“哈哈,好吧,不熟就不熟吧,吃肉吃肉,肉熟了。”
  朱丽花自己开了一副碗筷,然后吃。
  她说道:“这里很贵。”
  我说道:“哟,担心我花钱多啊,真好,我考虑要不要娶你。”
  日期:2015-12-2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