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64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带这么玩人的,叶平宇真是生气了,愤怒了,明明是白的东西现在变成黑的了,明明是黑的东西现在变成白的了,而他们在自己面前表态的时候却是说的那么好,有这样做人,有这样做事的吗?
  叶平宇想了一想,就直接来到曹大富的办公室向他汇报这事,他必须得给老姨讨一个公道,否则他这个党政办主任也别干了,给老百姓办不了实事,当这个主任又有什么用?
  来到曹大富的办公室,看到张伟正呆在他的办公室里,一看到他来,张伟和曹大富小声地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去了,曹大富就招呼着他进来。

  进到办公室里面后,叶平宇就把大岭村现在还存在私自设卡收费的事以及颜丙车的儿子打人的事向他说了一遍,现在被打的人找到他,要求乡里给处理,不然就会到上面上丨访丨。
  听了叶平宇的话,曹大富显然知道了一些事情,便问道:“派出所介入了没有?”
  叶平宇道:“我去找派出所了,但派出所居然说责任不在颜丙车的儿子身上,两人是互殴,两扯了,谁也不欠谁的,这明显是在袒护打人者,他们在道路设卡收费本身就是不对的,现在还打了人,他们也太猖狂了!”
  曹大富眉头一皱说道:“你是说派出所调查的不属实?”
  叶平宇道:“不错,这被打人的是我的一个远亲,住院的医疗费还是我给垫上的,家里很穷,也很老实,不可能发生派出所所说的那种情况,这明显是颜丙车的儿子在说假话,还找了证人作了假证,乡卫生院也乱给开证明,我实在是看不过去,才想着帮他们的,如果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我对不住他们!”

  在曹大富面前,叶平宇就表现了要坚决维护他老姨一家利益的态度,曹大富看了看他,想了想,然后拿起电话打给了黄军。
  黄军这个时候正与颜丙车在一起打牌,接到电话后不知道曹大富找他什么事,只好接了起来,接通后,曹大富就直接对他说道:“黄军,大岭村打架那事,牵扯到叶平宇的一个亲戚,你好好给处理一下,该赔人家钱的,就要赔人家钱,不要乱搞什么名堂!”
  一听到曹大富突然关注这事,黄军就看了看身旁的颜丙车说道:“曹书记,那件事我们早调查取证过了,不怪人家老颜的儿子,你让我怎么叫老颜的儿子赔钱啊!”
  曹大富一听他在自己面前还耍这种小把戏,便立刻沉着声说道:“人家都上丨访丨到乡里了,你要是给我惹出麻烦来,我治不了你,我让你们局长治你,你不用管老颜的事,老颜那边我来安排!”
  这派出所长属于县公丨安丨局管,相对于学校、卫生院这两个垂直的单位,它的地位更加强势一些,一般来说,除了乡里一二把手之外,黄军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曹大富虽然直接管不到他,但有建议县公丨安丨局将他调走之权,而一旦让人家地方丨党丨委给赶走了,那他这个所长也就干到头了,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可能再安排他到别的地方去当所长了,所以对于曹大富的话他还得听,何况曹大富已经告诉他颜丙车那边不用他来安排。

  黄军便满口答应,答应完之后,就看了看颜丙车把情况向他说了一下,颜丙车也没想到曹大富会管他的破事,正当他有点不安的时候,他手中的大哥大也响了。
  曹大富给黄军打完了电话,接着就给颜丙车打电话,电话通了之后,便对他说道:“老颜,县里三令五申,不准在路上设卡收费,你是怎么回事,县里乡里的话你也不听了?”
  颜丙车一接到曹大富的电话,连忙小着心说道:“曹书记,你听谁说我们村还在设卡收费的,这完全是没有影的事,张乡长去我们那里好几趟了,我们早就停了!”
  曹大富哼了一声,说道:“你少在我面前灌什么**汤,你儿子打人的事,我都知道了,派出所的黄军我也打过电话了,那人是小叶的亲戚,你给我处理好了,如果处理不好这事,你别怪我把你的书记给免了,你看你能的,把人打了还反过来让人家赔钱,你以为天老大,你就是老二?好好给人家赔个礼道个谦,该赔人的医疗费给人赔了,别给我惹事,听到没有?”
  曹大富打给颜丙车的电话让叶平宇听了很解气,他现在就是缺少这种威力,必竟曹大富是一把手,无论是黄军还是颜丙车都得听他的,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确实是他无法体会到的。
  颜丙车听到曹大富把他给批了一顿,还让他赔钱道歉什么的,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这件事确实是他儿子做的不对,如果不听曹大富的话,惹恼了曹大富,对他们家很不利,现在曹大富就是天老大,他顶多就是老二,老二还是要听老大的,如果心里有什么气,那就撒在叶平宇身上吧,一定是叶平宇这小子向曹大富汇报的。

  在曹大富的干预之下,颜丙车被迫赔偿了叶平宇老姨一点医疗费,也没多少钱,但并没有向老姨道歉,把钱扔给他们家就算完了,他老姨看到能赔偿医疗费就不错了,哪敢还要求人家赔礼道谦?
  看在叶平宇的面子上,曹大富总算帮他处理完这个问题,但是叶平宇并不感到很圆满,打人者并未受到惩处,颜丙车还是在村书记的位子上,曹大富也不过是批评他一顿,并没有真要免去他职务的意思,设卡收费的事也没处理他。
  面对现在这种情况,他虽然心有不满,但是也没奈何,只有有一天他站在乡里最高权力的位置上,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处理这个事情,而要到哪一天,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先把这件事给翻过去吧,猖狂的人总有一天摔跟头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叶平宇想了一想这个事情,就呆在办公室里开始工作起来,过了不多会,有人打电话来,他拿起电话一接,听到一个熟悉而又甜美的声音,但是却想不起来是谁了。
  “叶平宇,你这么快就把我给忘记了?”里面传来一个不满的声音,叶平宇听到这话才马上想了起来道:“冯溪瑶,你怎么给我打电话?”
  根本没想到冯溪瑶会亲自给他打电话,叶平宇根本不敢往这方面想,所以没记起来她是谁,惹得她还不高兴了。
  冯溪瑶回到京城以后,把去叶平宇爷爷那里的情况向她爸爸一说,她的爸爸也就是那个易修平非常的高兴,想让叶平宇的爷爷来京城一趟,两人再见上一面,圆多年的一个心愿。

  她爸爸这样说,其实她自己也想着让叶平宇来京城一趟,回到京城以后,她的心里一想到叶平宇陪着她去小吃摊吃饭的场景,她就感到无比的浪漫而有趣,不知道怎么的,她感到与叶平宇呆在一起的时光非常的快乐,她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喜欢上叶平宇了,产生了那种恋爱的朦胧感觉,想着再见到叶平宇,让他来京城。
  日期:2015-12-21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