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29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欸,汤董,瞧你说哪儿去了。”何连华笑道,“如果我能说上话,当然是没得问题了,就像馨香二期小区的建设许可,那不是一句话嘛!可是这事,还真有点困难,毕竟这算是个新举措,局里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你看我都到这年龄了,哪里还敢再折腾,弄不好晚节不保,这一辈子就算是白混了。”
  汤静虹一听这口气,就知道没戏,不过任何事情都不能轻易放弃,只要没被拍死,就要尽力争取。“何局长,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汤静虹道,“变通才是最重要的,思维惯势,很多时候会束缚手脚,白白放走很多机遇。”
  “汤董,你的话我懂,可我真的是老了,再一两年就退休,这个时候要是不稳着点,真的会后悔一辈子。”何连华道,“就算不为自己着想,还得为子女考虑考虑吧,咱不说造福子孙后代,却也不能做出些不光彩的事,让他们抬不起头来。”
  汤静虹听到这里,算是死心了,她知道,单凭她的能耐,还不能让何连华点头同意。
  但是质检中心的确是太诱人了,拿下这个项目,就相当于是拢到了一个聚宝盆,就剩下坐等数钱的活了。
  汤静虹找梁本国,希望他能打通何连华那边的关系。
  “静虹,你工地上的事还不够忙?”梁本国在汤静虹面前总是一副宽厚祥和的笑脸,“一口吃不成胖子,吞多了反而会噎着。”
  “本国,你不知道,那个质检中心的纯粹就是印钞机。”汤静虹在梁本国面前,尽量小鸟一些,这是多年形成的惯例,“不用动脑出力,只管坐等收钱。”
  “不会那么简单吧。”梁本国笑道,“任何事情都有个道道,外行看来简单易行,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静虹,你要是不信,那我问你,那质检中心怎么个运作法?”
  “具体的我还不是太清,但从质检科就可以推算。”汤静虹道,“当初质检科,都干了些什么事?不都是我们主动送上门?”

  “质检科那是机关作风。”梁本国道,“外划出去成立质检中心,那就是企业行为了,你不想想,哪个企业不是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去经营?”
  汤静虹知道这次又说服不了梁本国了。
  “本国,虽然我说不出具体的经营运作,但我知道肯定是事半功倍的东西。”汤静虹道,“而且,如何经营运作,还不是按照自己的方案执行?只要能拿下质检中心的承包权,我马上就能请专家来制定可行的方案。”
  梁本国看看汤静虹,笑了笑,闭目沉思起来。其实不是他不愿意帮汤静虹说话,而是能不能说上的问题。上次帮她弄馨香二期的建设许可,他与何连华就谈了很长时间。何连华推辞跟说给汤静虹听的一样,无非是要保个“晚节”的问题,而且摆出一副下油锅的为难样。对此,梁本国还比较相信,他在官场上混了那么久,知道心理这个东西,作用实在是太大了。一旦想到了身败名裂的严重后果,就会畏手畏脚,尤其是到了要退休的年龄,更是要对几十年的混迹负责,不能一个疏忽,让前几十年的奋斗化为乌有。所以,除了有百分百把握的,一般不会轻举妄动,要么就是受到同样致命的胁迫,否则会老老实实熬到回家。况且还有,梁本国也得为自己考虑,现在形势特殊,夏田豪快要退了,市委书记的位子他早就瞄了,他不能出现任何负面影响,如果老是因为汤静虹而去搞些容易被被人抓住尾巴的事,那是不明智的。

  “静虹,现在问题,关键是何连华对我们不放心。”梁本国道,“说实话吧,上次馨香二期建设许可的事,他已经很为难了。”
  “本国,你可别望了,你是市委副书记,何连华只是个局长而已。”汤静虹道,“只要你施压,他还是会屈服的。”
  “那你不懂。”梁本国道,“如果何连华再年轻十岁,不,五岁,当然会对我服服帖帖,可他已经是黄土埋到肩膀的人了,有硬根了,不会那么容易弯腰。”
  汤静虹拉下了脸,不再说话,从开始到谈话到现在,梁本国一直是在和她唱对台戏。也就是说,梁本国不愿意在这事上帮她。
  “本国,难度很大?”汤静虹还想尝试一下,口气相当温和。
  梁本国见状,暗暗叹了口气,“要不这样,我现在打个电话给何连华,看看他怎么说。”
  “好!”汤静虹突然觉得坚持之下的胜利来得太突然,还有点小小的激动,“本国,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
  撒娇,无论多大的女人,在男人面前都会这一招。
  梁本国笑笑,很无奈,他觉得汤静虹有时很高深,但有时又很肤浅,跟小孩似的。“我用免提,让你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如果说还有努力的余地,我梁本国还会不帮你?”梁本国道,“不过你要是感觉有难度,也就别想了,或者说,别在我这里想办法了,有其它路子更好。”
  “行了,你赶紧打吧。”汤静虹真的不相信,何连华还能跟梁本国较上。
  然而现实很残酷,何连华的确跟梁本国较上了。梁本国也把话说到位了,但何连华没给个面子,说那事他做不了主,得看局丨党丨委的,要集体研究才能决定。最后,又搬出了对付汤静虹的法子,让梁本国也说不下去了。

  “听到了吧,静虹。”梁本国挂了电话,叹了口气,“这事看来真是说不上,可能事情太重大了,你不想想,你光大公司工地上钢筋出事,对他们建设局来说,也是一个响亮的耳光,要不质检科能外划出去成立质检中心?如果质检中心再让你光大公司给承包经营了,是个什么影响?”
  “事情是这么个事情。”汤静虹道,“可我就不明白,何连华现在的胆量也够大,跟你说话也那种气调。”
  “那个很好理解啊。”梁本国说,“对他来说不为难的事,当然是会乐呵呵地爽快答应下来,可为难的事就不行了,就敢和我支上了,你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
  “他看透了。”梁本国道,“现在我是副书记,对他还没有什么直接拨弄的权力,当然,我也有可能成为一把手书记,但那个时候,何连华已经不在任了,也奈何不了他。”
  “何连华好像明年上半年就退了。”汤静虹道,“夏书记下去,应该起码是明年下半年的事吧。”
  “大概就那个时间,也有可能推迟几个月,弄不好还要拖到后年呢。”梁本国道,“说那些就扯远了,还是说说你的问题,那质检中心的事我看真的是有难度。”
  此时汤静虹已经无话可说了,她总是觉得,梁本国现在不是像以前那么真心帮她。
  可能这就是以交换为基础的合作关系的一个走向,当交换出现不平衡,那关系也就脆弱了。前些年,汤静虹以自己的身体和金钱,和梁本国搭建起了坚固的关系链,梁本国为她提供了诸多便利。这期间,梁本国得到了汤静虹的身体,还有金钱。到现在,梁本国对汤静虹的身体**值已经衰退,金钱,也捞得算是小足了。
  日期:2015-05-2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