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4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如果你赶时间,我也不拦着你。”
  她然后低下头,又哭了。
  她说道:“你听说过亲姐弟结婚吗?”
  我一愣:“啊?亲姐弟结婚?没听说过。”

  她说道:“我就和自己弟弟结婚了。”
  我听后,说道:“呵呵,这怎么可能呢?”
  她抽泣着,说:“是,我和亲弟弟结婚了。”
  我问:“不会吧。那,是你父母安排的?”

  她说:“不是。是我们自己要结婚。”
  我说:“啊?有没有搞错啊,你爱上你弟弟了?”
  她说:“我和我弟弟互相相爱,在大学时候认识,一见钟情,谈恋爱,结婚,生了孩子后,才发现,我们是亲姐弟。”
  我愕然。
  愣了好久后,我问道:“你能和我说说吗?”
  她告诉了我。

  原来,她和她弟弟这一对情侣,相恋三年,结婚后,生了孩子,才发现是一对亲姐弟。
  这对姐弟,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婚,姐姐跟了父亲,那时候,姐姐才三岁,弟弟跟了妈妈,弟弟才一岁。
  然后,两人在不同的城市生活,而且,父母为了他们的健康成长,一起向孩子隐瞒着还有姐弟父母。
  而后,两人在读书的时候,在一起学校组织的校校联合社团聚会活动中,相见了,然后,相爱了,而在他们谈恋爱期间,父亲去世,母亲生病,然后在毕业后工作,结婚的时候男方带了女方去看自己母亲,当然,女的和母亲,根本不知道两人是亲生母女关系,接着,结婚了。
  在刚结婚了没多久,母亲就去世了。
  然后,怀孕生子,接着在医院阴错阳差的发现,两人是亲生姐弟关系。
  如晴天霹雳般,两人都被霹懵了。
  无法接受事实的她,掐死了孩子。
  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判入狱七年。
  而最为棘手的还有一个,亲弟弟亲姐姐都爱对方爱刻骨铭心无法自拔,死去活来。
  分开宁愿自杀。
  还有,她杀了自己孩子,这些就是她的心病。
  我自己都郁闷了,这让我怎么救啊?
  靠。

  这样的心理疾病,世所罕见,闻所未闻,我怎么救得了她?
  怎么可能救得了?
  我挠着头,要不去找柳智慧吧。
  没办法啊,这样的心理疾病,只能找柳智慧。
  我说道:“你等我一下吧。”
  我出去,叫两个a监区女狱警进来,看着她,我说我要去找个人谈谈,等会儿回来。
  然后我去找了徐男,跟她说了有个心理疾病患者,需要带去给柳智慧看,徐男同意。
  然后我又去找了柳智慧。
  在柳智慧的那个简单简洁的监室,我看到柳智慧在看书。

  我进去后,柳智慧问我:“什么事?”
  我说:“哦,这样子的,有个女病人,心理疾病,很严重,非你出马不可,我觉得,我无能为力。”
  柳智慧问道:“是怎么样的呢?”
  我说道:“很严重,我和你说说吧。”

  我把那个女囚的情况和柳智慧说了一下。
  柳智慧说道:“我陪你去看看她吧。”
  我说:“好,谢谢你啊。”
  柳智慧说道:“你把她带到监区的某个地方,没人的办公室,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是心理医生。”
  我说:“这我明白。”
  我马上安排了一个空的办公室,然后,我带着柳智慧过去那个办公室,然后,我自己过去把女犯带过来那个办公室。
  柳智慧和那个女犯面对面坐下了。
  我则是出去了外面,带上了门,实际上,我偷偷留了一个缝,我偷看。
  柳智慧问那女囚:“是你。你还记得我吗?”
  那女囚愣了一下,说:“你是谁?”
  然后她打量了一下柳智慧,然后她轻轻摇摇头,说:“我不认识你了。”

  柳智慧说:“我以前在医院见你被抓,听说你掐死了自己的孩子。”
  她低下了头。
  柳智慧说:“呵呵,后来我也犯罪,进来了这里。”
  柳智慧以这样的奇特方式和她搭桥对话。
  那女囚说道:“你犯了什么?”
  柳智慧说:“金融诈骗。”
  女囚问道:“你难道也是心理咨询师?”
  柳智慧说:“我不是,可是我见我的一个朋友,和你有过类似的情况。”
  女囚忙问:“你是说,你有朋友,也和我一样!”
  柳智慧说:“不同的是,她爱上了她爸爸。而且,他们一直知道他们是妇女关系,可是两人就是互相爱慕,而且,在一起了。是的,在一起了,所有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都发生了,甚至,下一代。”
  女囚惊讶:“啊?”
  柳智慧说:“那是在我留学的时候,认识的朋友,后来她和她父亲离开了那里,不知道去了哪儿。她的母亲生下她不久就去世,然后她跟她父亲相依为命,然后,恋情竟然就产生了。就是这样。”
  女囚说:“可是这样,好吗?”
  柳智慧说:“好不好,你觉得它好,它就好,你觉得它不好,它就不好。一件衣服,你喜欢它,你就觉得是好的,你觉得它不好,就想扔了它。对吧,都是自己的感觉而已。为什么做人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你真的有那么排斥自己的弟弟吗?我朋友说明知道是父亲,道德伦理是违背的,错误的,可是如果失去,宁可去死。”
  女囚说道:“如果失去我弟弟,我也宁愿去死。”
  柳智慧说:“嗯,我理解这份相爱的深情。缺他不可的窒息感。”
  女囚又哭了。
  柳智慧说道:“你觉得你死了,他也死了,这样真的好吗?”
  女囚摇着头:“我不想他死。”
  柳智慧说:“我想,你们已经爱到可以同归于尽的程度了吧。一起殉情。”
  女囚点点头。

  柳智慧说:“为什么不能像我的朋友那样?”
  女囚说:“不行的,我们就算离开了,我们的内心,也无法接受得了。”
  柳智慧说:“佛说,一切皆空,这些东西,不过是一个想法,你说它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我问你,这世上,会不会有很多对情侣,祖先都是同父母的。”
  她说:“会。”
  柳智慧说:“写了著名的诗句宋朝爱国大诗人,陆游,你知道吗?”
  女囚说:“知道。我学过。”
  柳智慧说:“他爱上他的表妹,唐婉。她的亲表妹。”
  女囚看着柳智慧。
  柳智慧说道:“陆游是南宋著名的爱国诗人,同时陆游也是一个著名的孝子,陆游一生挚爱着自己的表妹唐婉,然而在母亲的反对之下,不得不休了唐婉,但是陆游与唐婉的故事却流传千古。陆游一生遭受了巨大的波折,他不但仕途坎坷,而且爱情生活也很不幸。陆游年轻时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婚后相敬如宾,然而,陆母**陆游和她离婚。陆游和唐婉的感情很深,不愿分离,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母亲恳求,都遭到了母亲的责骂。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种种哀告,终归走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的地步。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便与唐婉忍痛分离,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婉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这一对年轻人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从此以后,陆游一生郁郁寡欢,留给世人的是那个“细雨骑驴出剑门”的惆怅背影,而唐婉则在花样年华中纠结而死。”

  日期:2015-12-21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