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76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梁健这么说,杨丽娟又落泪了。杨丽娟的家里人又骚动起来,那个女人喊:“我们不要死人,我们要活人!”
  “我们要活人!”那个女人这么一说,那三个老人就开始流眼泪,也低声喊着:“我们要活人,我们要活人!”现场的气氛也变得悲伤起来。
  石县长是他们的家人,听到这样的消息,家人无论怎么悲伤都是可以理解的。梁健说:“大家的悲伤,我们可以理解,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我们还是得面对这个问题,有什么困难现在都可以跟我提,我会去向县里和市里反映,尽量帮助解决好。”

  先前那个女人又喊:“我们不要讲解决什么问题,我们要石剑锋活着回来。你要解决就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活人……呜……我们要活人。”那些老人又开始了。
  这搞得梁健很有些头疼,这时候,杨丽娟忽然说:“你们别在为难梁书记了,没有梁书记,我现在可能还神智不清呢!”
  杨丽娟地突然说话,让她那些家人都朝她看去。杨丽娟朝他的那些家人,扫视了一眼,然后说道:“爸爸、妈妈,还有大哥、大姐,梁书记已经做得够多了。他是第一时间将消息来通知我的。当时我听了之后,就彻底傻掉了,神智好像一下子,就轰地倒塌了。
  “后记,当时就一直在边上陪着,也是两天都没有合眼,一直在想办法让我从那种状态中刚走出来。

  “也真亏了梁书记想得到,到我办公室去拿来了这张照片,”杨丽娟将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递给了她哥哥他们,“看到这张照片之后,我才醒了。我还有一个女儿竹心,如果我垮了,让竹心怎么办?我不能就这么垮,我还要和竹心好好生活下去,剑锋肯定也这么希望的……”
  说着已经泣不成声,他的家人也都泪流满面。
  泪水从眼眶之中滑落脸颊的杨红珏,用手搭在杨丽娟的肩上,安慰她:“别太伤心,别太伤心。”
  杨丽娟顿了一下,又继续说:“梁书记,已经尽他最大的努力,照顾我了。其实他没必要这样,我和他并没有直接的瓜葛。我还听我老公说起过,他有一次还做了一件对梁健不利的事情。梁书记能做到这一点就很不错了。我们应该感谢他。”
  “妈妈!”只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在病房门口响起来,大家转过脸去。

  一个妙龄女孩跑了进来,与杨丽娟抱在一起。尽管这个女生比照片上要大了整整十五岁,但是幼年时的影子,还是留在她的脸上。她就是石剑锋女儿石竹心。
  “妈妈,这是真的吗?”女生抱着杨丽娟的肩头,哭着:“爸爸,他真的……真的没了吗?”
  杨丽娟无声的紧紧抱着女儿,两人都哭了起来。杨丽娟的家人也都哭了。
  杨红珏站到了梁健的身边,兔死狐悲,杨红珏是从小就没有父母的,特别容易被伤感的情绪所带动。她转过身,靠在了梁健的肩头哭了起来。
  梁健嗅到杨红珏发丝的芬芳,感受到她在自己肩头抽泣,心里也是感受到了人生苦涩的况味。

  杨丽娟的哥哥擦了一把眼泪,对梁健说:“很不好意思,梁书记。”梁健说:“这没什么。杨老师的哥哥是吧?你能移步到外面说句话吗?”
  杨丽娟的哥哥跟着到了外面,梁健说:“明天,石县长的遗体就要回来了,我想我们得安排好后事,才是对石县长一个好的交代。待会,要麻烦您和家人商量好,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我们会帮助尽量解决好。从现在开始,到石县长入土为安,我会一直在这里,我想,杨老师最好还是再在医院观察两天。”
  杨丽娟的哥哥,看到梁健态度诚恳,点了点头说:“麻烦了。”
  当天晚上,杨丽娟还是留院观察,尽管由她女儿和家人的陪同,梁健还是留了下来,他本想让一部分值班人员先回去,但是大家看到梁健自己都呆着,态度那么诚恳,大家感觉留下来是对这个家庭有意义的事情。
  第二天,一直到晚上石县长的遗体才回到了镜州,就直接去了殡仪馆。梁健事先就做了妥善安排,除了他们家人,县里又安排了四人一班陪夜,让他们家人感到温暖了许多。
  到了第二天上午,市委、市政府和县委、县政府以及其他石县长身前的亲朋好友,都来吊唁了。梁健始终陪在一边。
  胡小英鞠躬出来,看到梁健,说:“你好像很疲倦。”梁健说:“没怎么睡觉。等这事过去了,好好补一个觉。”胡小英点了点头说:“石县长家里的人情绪都很平稳,我知道你应该做了不少的工作。”

  梁健说:“也没做什么,只是尽力而为。”胡小英说:“等过了这件事,我会替你去说。”梁健觉得奇怪,问道:“说什么?”
  到了晚上,石剑锋的家属商量之后,/
  梁健自从当了县委副书记,对方方面面的政策都要了解,从一个干部产生到送往墓地。其中很多政策都已经变过了。以前,追悼会方面没有明确的规定,追悼会也可以随便开。但是这几年上面出台了新的规定,除国家另有规定外,党员、干部去世后一般不成立治丧机构,不召开追悼会。
  有些享受正县级以上待遇的离休干部逝世之后,他们子女强烈要求开追悼会的,这几年都没有批准,最宽松的也就是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石剑锋此次可以算得上是因公殉职,但是还够不上开追悼会的标准。即使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也要力求简约节俭。
  梁健把国家的这一新规定,向石剑锋的家属作了解释,但是他表示,一定正确为石剑锋举办遗体告别仪式。在一般群众看来,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搞不清其中的差异。听梁健说了内容之后,他们也同意了。

  梁健就吩咐了下面的人,就有关事项作了交代,县委办和县府办的人,就帮助去操办了。梁健还让县委办的人,专门为县委书记葛东起草了遗体告别仪式上的致辞。
  他认为,葛东在石剑锋的事情上,基本没有花费任何心思,这最后的告别仪式,不如让他致辞。他去亲自向葛东汇报了情况,葛东开始还推脱,后来梁健说:“这是最后一件能为石县长做的事情了,您致辞与否,在他们家属的印象当中完全就是不一样的。”
  被梁健这么一说,葛东也不好再推辞,毕竟胡小英也说过,让他要亲自处理事件的善后工作,之前他都基本上都委托给了梁健,当甩手掌柜,如今致个辞,也算是一种交代了。/为此,就答应了下来。
  这是冬日里的一个大晴天。有五十来人参加这次的告别仪式。这次的仪式,既庄重、又简洁,让石剑锋的家人也得到了安慰。火化之后,将石剑锋的骨灰,送上了墓地。
  这是梁健今年第二次来到墓地上,冬日的阳光竟然显得异常炫目。鞠躬之后,梁健让到了一边,眺望田野。田野之中,也不完全是萧瑟的。生死只是一瞬间,枯荣也是一瞬间。
  日期:2015-05-24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