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76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先不要,等我看了照片回来再说。”他交代张嘉在医院看好病人,自己和女副校长一同前往了第十五中学。女副校长叫范杏华,她带着梁健来到了杨丽娟的办公桌。
  上面的确摆放着一张照片。这的确是一张温馨的家庭照,其中的小女孩还很小,大约只有五六岁的样子。既然她女儿目前已经在厦门大学读书,那么这张照片起码也是十五年之前拍的。
  石剑锋和杨丽娟靠在一起,女儿抱在当中,小家庭成员都开心笑着。照片的背景有一架飞机,应该是在机场拍的。在照片的左上角,写着一行字:“这是小竹心第一次出门旅游,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们仨永远在一起。这是我们相互的承诺,骗人是小狗小猫。”
  想到此刻石剑锋已经离开人世,又见到这娟秀的笔记,梁健的眼眶也不觉湿润了。梁健二话没说,拿起照片放进了包里,然后说:“我们回医院。”女副校长知道梁健是要拿这个照片去给杨丽华看,因此也没有阻止。但是她不能确定,这到底是否管用。
  车子很快就达到了医院,梁健和范校长赶到了病房。梁健将照片从包里取出来,拉过了一张桌子,然后将照片放在了桌上。照片正好在杨丽娟的视线之中。
  大家都看着这张照片,看到上面的字迹和如今发生的惨剧,不由都同情的落泪。但是,杨丽娟并没有如梁健期望的那样,就有了反应,从麻木的状态中解救出来。她还是直视着前方,目光仿佛没有看到这张照片。
  大家原本抱有的希望再次落空,大家也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张嘉想要去将桌子来开,将照片取走。梁健突然说:“等一等。”

  说着,他就走到杨丽娟边上,嘴中念出了那些感人的文字:“这是小竹心第一次出门旅游,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们仨永远在一起。这是我们相互的承诺,骗人是小狗小猫。”
  梁健念得很平缓、很真挚。等他念完的时候,病房里变得毫无声息。
  忽然,听到杨丽娟眼珠一动,目光落到了这张照片上,然后就听到杨丽娟柔弱的声音:“石剑锋,你是一个骗子。你说我们永远在一起的,可是你先走了,你骗了我和心儿!”
  说完了这句话,杨丽娟却撕心裂肺的大哭了起来。
  这哭声听起来非常悲痛,但对于梁健他们来说,却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杨丽娟开始哭了,说明她心里的气算是通了。/梁健也放心下来。他交代张嘉,这里先交给他了。张嘉说,请他放心,他会照顾好的。

  梁健给胡小英打了电话,报告了杨丽娟已恢复健康的情况,胡小英说:“这是一个好消息,至少你是仁至义尽了。”梁健也感觉到心安,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值得的事情。
  胡小英又向梁健透露,甄浩带班的人员已经到达美国,一切事项都还比较顺利,考察团已经返程回国。梁健说,他会继续去做好善后的工作。
  与胡小英通完了电话,梁健回家去了,他又洗了一个澡,将手机放在床头,倒头就睡。这两近两天都没有睡觉,让松懈下来的梁健感觉疲惫上涌,躺倒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去了几个小时,手机震动的声音响了起来。梁健迷迷糊糊中拿起手机一看,只见上面显示的是熊叶丽。梁健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就将手机扔在了床头柜上继续睡。
  没想一会儿之后,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还是“熊叶丽”,这会梁健清醒了些。与熊叶丽的确是好久都没联系了,这会突然打电话给自己,难道她到镜州来了?
  带着这样的疑问,梁健接起了电话,说道:“好啊。”熊叶丽好听的声音传过来了:“你是不是已经把我的电话给删了,认不出我是谁,所以不接电话,现在接起来,又不称呼,只说‘好啊’!”
  梁健说:“你难道不是熊叶丽吗?我刚才还以为在做梦呢!心想你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我?”熊叶丽说:“这要问你,你不跟我联系,只好我来联系你!”梁健心里稍有愧疚,与熊叶丽的关系,很是不同,但是他这段时间以来都在忙于应付,并没有与已经调任省委组织部的熊叶丽主动联系。
  这其实是很不应该的,那些对你好过的人,应该是定期联系的。至少梁健曾经看过的一本讲述人脉关系的书,就说有些关系要一个月定期联系一次、有些关系要至少一个季度联系一次、有些关系要一年联系一次。虽然说得挺有道理,说不定对某些人来说也是管用的。但是,梁健却体会到,有些关系,你经常维护,那也是一种普通关系,怎么都深入不到心里去,而有些关系,即便你不维护,它也在那里。

  或许一年、两年,几年都不联系,可一旦联系了,那份感觉还在,那份感情还在。
  梁健就说:“虽然不联系,但是我相信我们俩的感情还在,对不对?”熊叶丽笑道:“梁书记,你可真够美的你!好吧,你知道我今天打电话来的目的是什么吗?”
  目的?梁健一下子愣住了。熊叶丽打电话来是什么目的,应该只有她自己知道才对啊!但是既然熊叶丽问了,那肯定是有原因的,至少是他梁健应该也是有些了解的事情,否则她也不会这么说。
  见梁健一时没有回答,熊叶丽就笑道:“看来,你还不是一个善于钻营的领导。”梁健说:“到底啥意思?”熊叶丽道:“听说,你们南山县的县长石剑锋在美国出车祸身亡了,对县长的职位,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想法?”
  梁健这才明白,原来熊叶丽说的是关于县长岗位的事情。梁健说:“说我不想当县长是假的,但是想当又怎么样?这是组织上决定的事情。”熊叶丽说:“最终是组织上决定,但在这之前,可是事在人为,有人在动了,你如果有意向,也不能干等着。”
  原来这才是熊叶丽给自己打电话的原因。熊叶丽如今在省委组织部县市干部处,对于这方面的情况,当然是第一时间了解到的。
  梁健心道,这是恨啊!石剑锋尚未马革裹尸还,就有人对他空出的位置活动开了。这个社会有些地方毫无效率,有些地方却又无比讲究效率,背后就看有无利益的驱动。梁健为了解得更具体一点,问道:“是谁能够透露吗?”
  熊叶丽说:“我只能说,是一个部门的,而且还跟我们有过交集,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凭你的聪明才智,我想,你很快就能猜到了,是不是?”
  梁健知道,组织上的事情,特别是干部工作,非常忌讳泄密。熊叶丽向他透露了这些内容,都已经是非常冒险的事情了。梁健说:“其他的我自己来猜,谢谢了。”熊叶丽说:“下次到宁州来,要请我吃饭的!”梁健说:“那是一定,我还担心请你不动呢,你是省委组织部的领导,每天要请你吃饭的人,说不定都要排队呢!”
  熊叶丽笑道:“排队算不上,但有还是有。不过如果你请我,我肯定把其他都应酬都推掉。”梁健说:“那就这么说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