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2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回到车里,神色凝重。
  “小乐哥,怎么了?”窦萌妮问。
  “没啥,有点小不快。”马小乐笑笑,“萌妮,不说别的,就说说美食街的事。”
  “嗯。”

  “因为现在急需一笔钱,这是没法子的事。”马小乐道,“事情没跟你打招呼,不会生气吧。”
  “怎么会呢。”窦萌妮道,“小乐哥,你觉得我会生气?”
  “那,那谁知道呐。”马小乐笑道,“小孩子嘛,有小孩子脾气,说不准的。”
  “谁是小孩子啊。”窦萌妮又挺了挺胸,“都长这么大了,还小?”

  马小乐这会还真不明白,都萌妮说的是啥意思,到底是啥长大了,年龄,还是她挺起来的那个?
  “哦,好,你不生气就好。”马小乐从窦萌妮胸前移开视线,身子后躺,靠在车座上,心血好一阵翻腾。
  “小乐哥,卖了一半啊。”窦萌妮又问。
  “是一半,全卖了就可惜了。”马小乐道,“美食街就是个聚宝盆,经营下去能赚钱的,要不那个伍局长也不会花那么大本钱盘过去。”说到伍家广,马小乐又笑了, 前后加起来,比预期多出四五十万来,怎么能不高兴?
  “你还笑得出来?”窦萌妮看着马小乐情不自禁的笑,很不理解,“把聚宝盆给人家了,还笑。”
  “不难理解啊。”马小乐笑道,“那是为了得到一个更大的聚宝盆!”
  窦萌妮笑了,她为马小乐笑的。
  “枣妮,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马小乐道,“你想你柳婶么?”
  “想!”窦萌妮点点头,“跟柳婶在一起,我觉得有家的温暖。小乐哥,你是不是要让柳婶回来?”
  “不。”马小乐道,“我把你带走,去市里找她。”

  “真的!”窦萌妮高兴地要跳起来,马小乐按住了她的头,“这是在车里,小心碰到头。”
  窦萌妮乖乖不动了,被马小乐摸的感觉很好。
  马小乐一看窦萌妮脸色不对,赶紧拿开手。“萌妮,今天酒桌上的表现,我得批评你两句。”
  “为什么?”窦萌妮的表情有点委屈。
  “你没有个策略。”马小乐道,“和伍局长喝酒的时候,一开始就说你喝两杯他和一杯,太快太直接了。你知道,男人跟女人喝酒,都有个心理上的优势,而且,你越是装出不能喝,他们便越会找着你喝,你要老早就表现出能喝,那就不行了。”
  “那你以后多带我喝酒,让我学学嘛。”窦萌妮小鸟一般。

  “嗯,那可以。”马小乐道,“你去市里找柳婶,也不是就让你玩的,公司的一些事情,你也要帮着她打理。其中嘛,有些应酬,你当然要去的。”
  “呵呵,那好!”窦萌妮笑得很灿烂,不过很快就锁起了眉头,“小乐哥,那我走了,这美食街的事,该交给谁?”
  交给谁?马小乐还一时回答不上来。
  “要不我再继续,等你找到合适的人之后,我再去找柳婶。”窦萌妮见马小乐犯了愁,主动要留下。
  “那可不行。”马小乐道,“你柳婶怕你留下来竞争不过人家,遭欺负,特地跟我说要把你带回去呢。”马小乐不能说是他提出要带她回去的,萌妮这丫头太单纯,太容易对他有好感,说多了不好。
  “我不怕竞争。”窦萌妮道,“做好咱们自己的,有什么好怕的。”
  “你还小,不懂事情的复杂。”马小乐道,“不过好在那一半是盘给熟人了,无论咋样都还得讲的面子,不会过分,从这一点来看,你继续呆在这里也没啥。”

  窦萌妮听到这里,很矛盾。她很想跟马小乐去市里,但又想留在这里打理事情,不让马小乐发愁。
  “这样吧,我想想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如果找到合适的,就把你带走。找不到的话,你就先留在这里,等找到了你再走,成不?”
  窦萌妮点点头,对马小乐的征求性决定,她从来不会说不字。
  马小乐闭上眼睛,从头到尾,想着在榆宁都认识了哪些人,跟哪些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关飞!
  不过关飞这小子好像人间蒸发了。
  “唉,这***。”马小乐摇头叹气,“哪天要是钻出来,我不剥你三层皮我算是孬种!”

  “马大,谁?”金柱一直开车默不作声,但听到有关他能出力的事,总是会插上几句。
  “一个朋友。”马小乐叹了口气,“那***跟一个富婆走了,一两年都没个消息。”
  “哦,这事啊。”金柱嘿嘿地笑了。
  “咋了?”马小乐道,“咋这么个笑法?”
  “我,我估计你那朋友是不是犁不咋地,最后耕地把整个人都累过了。”
  窦萌妮不懂这些个话,“小乐哥,现在还有人工犁地的?”
  “你听那金大傻吓说呢!”马小乐瞪了金柱一眼,金柱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缩脖子。

  马小乐不再说话,仍旧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过滤每一个人的信息,不过没过滤到。但经过这么一番回想,马小乐想起了很多往事,那些值得珍惜的,确实还不少。比如关飞,两人在一起嘻嘻哈哈,到有情谊,后来关飞走的时候,还把房子留给他呢。
  想到房子,马小乐脑海里一闪一个人影,关桦,关飞的姐姐。自打马小乐把关飞的房子交到她手上之后,就没联系过。
  “既然是朋友,有必要去看望一下他的姐姐,不知道生活的如何。”马小乐让金柱开车去关飞以前的房子的那儿。
  半路上,马小乐一拍脑袋,“咋这么简单呢,这都多长时间了,那关桦把房子一卖,拿钱走人,还不知道去哪儿发展了呢。”

  不过还抱有一线希望,因为那房子的户头是关飞的,关桦想卖掉你可不容易。就算是报关飞失踪,按照财产继承啥的来算,那也是需要等失踪年限到期的。
  也就是说,现在关飞那房子应该还在。
  到了地方,马小乐觉着环境真是太熟悉了,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就像在昨天,很近很近。
  上楼到门口,门上贴着一张催款单,煤气费。

  “好!”马小乐心里踏实了点,“有人住,要不不会催缴煤气费!”马小乐决定,如果关桦是住在这里,生活不咋地的话,他会给她点钱,资助她继续做点生意。以前关桦是卖车的,也算是个有点能耐的人了。
  这么做,马小乐觉得是对关飞的一种仗义。
  屋里没人,也不能干等。马小乐在门上留了个纸条:我是关飞的朋友马小乐,如果是关桦姐姐住这里,给我回个电话。
  留下纸条,马小乐就回去了,本打算回村里,但想到来这里一趟,不去米婷家的房子看看,有些不忍,毕竟也住了那么长时间。
  因为不是住宿,只是看看,马小乐把窦萌妮和金柱也带了过来。
  房间里算是整齐,但灰尘蒙了一层。“歘”地一声,拉开窗帘,阳光从西边的天空投下光芒,从西墙飘窗射进来,细小的尘灰在光束中飘舞起来。
  “没人住的地方,总是这么让人压抑。”马小乐叹了口气,“很遥远,似乎又很近,想放弃,又无法转过身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