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6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04 23:26:00
  更新线----------------------
  茅山在江苏镇江,距离江浦不足百里之远。我和叔父一路奔行,准备先回到城里,休息一夜之后,第二天再去茅山。
  叔父似乎是有意要练我,正行之际,突然越走越快。
  最初的时候,我还能跟得上,可以与叔父并肩而行。四五里地之后,叔父渐渐加快速度,我还勉强紧紧追随,虽然说不至于落后太多,但是已然觉得吃力!
  又过五六里地时,我便已经落后叔父三四丈远了。
  我努力调息,把自己浑身上下的劲儿几乎都用到了一双腿上,但仍然无法拉近距离。反而是越着急,和叔父拉开的距离越大!
  后面甚至一个不小心,跑岔了气,差点在路上翻个跟头……受此一惊,我才赶紧摄定心神,先把气息给稳了下来。
  既然追不上,又何必非要去追呢?还不如按照自己的步速来,叔父总会等着我的。

  念及此,我便换了心情,重运吐纳,不知不觉间,但觉气息越来越顺,步速也越来越稳……须臾,已开始不闻耳旁有风声呼啸,不去观眼前诸景,更不觉空气相阻,甚至都快要忘了一双疾驰的脚步上的疲乏,浑然如坐定修行,悠然惬意……
  日期:2015-12-04 23:32:00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感觉到胳膊一紧,脚步一轻,身子骤然被一股大力拉扯住,我才遽然而醒——只见叔父满脸又惊又喜的神情,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道:“中了啊!”
  我“啊”了一声,茫然道:“怎么了,大?”
  “你的修为进步的够快啊!”叔父锤了我一拳,道:“刚才我有意练你的气息调运吐纳,刻意疾行,想着要不了多大时候,你的气息就该乱了,步伐也该浮漂了。我约摸到差不多的时候,就得停了下来等你……结果瞅见你跑过来的时候,气息也没乱,步伐也没有浮,而且追我追的也不慢嘛!”
  “啊?”我也又惊又喜,道:“是么?”
  “弘字辈的孩儿们,没有谁能超过你的水平了。”叔父欣慰的说道:“以你现在的修行进度,再过五年,就该跻身当世江湖一流高手之列!十年之后,横行天下,不会有大危险!四十岁以后,咱们麻衣陈家,就算是放眼整个术界,能伤得了你的,恐怕没有。啧啧……不赖,真不赖!大没有白教你,你也真是学相功的料,要是放在我大哥手底下调教,难强中啊,嘿嘿……”
  我挠了挠头,又是欢喜,又是难为情的。虽然觉得叔父的话可能有夸大的成分,我怎么可能五年后就能跻身江湖一流高手行列呢?
  但是这本事毕竟是叔父教的,在他面前,我也不好说什么谦逊的话,否则就是贬低他老人家。因此也只能咧嘴陪叔父干笑。
  日期:2015-12-04 23:35:00
  “就是你的夜眼得赶紧练出来啦!”叔父收了笑容,道:“你现在的眼力劲儿可不咋着,恁会儿从我眼巴前过也不停住,就像没瞅见我一样,要不是我拽住你,你都跑过去了!这天,也不算太黑啊。”
  “是,是。”我道:“可能是目法这块,我的修行功夫还不到。”
  叔父教导的修炼夜眼的法门,我一直都有练习,老爹也没少指点我,但是到现在还没有练出来,确实也让我心焦。我也想早早的就能视黑夜若白昼,潜水下如平常。
  “也不用着急,水到渠成。”叔父道:“调匀气息,慢慢走吧,咱们快到城边边上了。”

  我应了一声,边走边调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心念一动,暗暗叫了声:“不对!”
  刚才奔行的时候,后半段我用的应该不是六相全功的本事,而是婆娑禅功!
  对了,就是婆娑禅功!
  日期:2015-12-04 23:38:00
  六相全功是要将耳、目、口、鼻、身、心六相的威力全都发挥到极致,所以如果我用的是六相全功在追叔父,不可能从他身边过而瞧不见他——那种状态下,我应该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而且也确实会如叔父所说,我如果那样跑的话,气息一定会乱,步伐一定会浮。

  婆娑禅功恰恰不同,它是可以随意将六相中的一相或者几相给“隐藏”起来,以期达到蓄力发于一处的效果!所以我才会在疾行之中,忽略了周围的声音和景象,只凭着意识追着叔父在跑。心无杂念,调度有法,气息自然不乱,步伐也不会浮漂。
  之前在池塘底,面临那大乌龟的时候,就是靠着婆娑禅功救了自己一命,这一次疾行,又是靠着婆娑禅功令叔父刮目相看。
  这倒不是说婆娑禅功比六相全功好,而是婆娑禅功以心为主,强调的是一个境界,而六相全功以相为主,强调的是一个程度。如果拿婆娑禅功去杀那大乌龟,恐怕是自寻死路,但克制那大乌龟的邪异,却正用在刀刃儿上——把六相全功和婆娑禅功结合起来使用,可真是相辅相成,交相辉映!
  日期:2015-12-04 23:42:00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喜,这算是新发现了!
  我正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叔父,可转念间又打住了。
  叔父现在还在得意自己是“名师出高徒”,我这一个想法说出来,叔父必定心中不悦,就像是天然禅师比他还会教似的。
  而且,天然禅师也交代过,要用婆娑禅功化解叔父心性中的戾气,我可千万不能露出马脚来。

  思索了片刻,我说道:“大。其实我是最近有了新的修行心得,所以进步才会快了些。”
  “嗯?”叔父道:“啥心得,说来叫我听听。”
  我斟词酌句,道:“六相全功的六相,分为耳、目、口、鼻、身、心,您从小教我的时候,就是同时修行这六相的,也就是不分先后,面面俱到。对吧?”
  “呵,那是啊。”叔父笑道:“总不能先练眼,等五大目法全都练会了,再练耳朵、鼻子、嘴吧?那成啥了?那不成六相不全功了?”
  “嗯。”我道:“可是我觉得,当这六相都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后,比如说入了门,踏入境界,那后面是不是该有所侧重?毕竟六相各不相同,也各有所长,不会永远都站在一条线上,以一样的进度修行吧?”
  叔父看着我道:“那你约摸着六相中的哪个最该侧重?”
  日期:2015-12-04 23:48:00
  “嗯,我觉得心相最重要。”我道:“万法以心为重,成败、生死也都在一念之间,善恶也因心思而起。就譬如在池塘底,我能从死里逃生,拼的就是心,心静才能逃过那乌龟的邪异目光。而且最近我的修为之所以进步大,好像也是因为前段时间我对心相有所侧重,其实,在您教的根基上,我自己也想了一些稍稍不同与以往的修心法门。”

  “是这?”叔父极为诧异,也严肃起来,道:“心之一相确实是重中之重,但是以你现在的年纪和造诣,能自创修心的法门,可就有点吓人了。你说说你的法门是啥,可千万不要出岔子,万一抄了近路,入了旁门,走火入魔可前功尽弃了!”
  我心中一凛:叔父好厉害,这就发现马脚了,我再说话可千万要小心再小心了。
  稳住神,我把天然禅师传授给我婆娑禅功中的心法给做了些改动,言语表达和天然禅师完全不同,而且是混在六相全功中,当做是自己的心得体会,说给了叔父。
  叔父一边听,一边沉吟,眉头越皱越高,只不说话。
  当初,天然禅师在传授我心法的时候,是在车里,叔父就在一旁。他平生心高气傲,最以六相全功为重,最不屑的就是偷学旁门,所以当时对天然禅师的话是充耳不闻。可既然近在咫尺,难保叔父不会对天然禅师的话留下什么印象。

  所以,我最怕的就是——即便我对那心法做了些改动,叔父他也能分辨得出来。那可就是打他老人家的脸,伤他老人家的心了。
  日期:2015-12-04 23:50:00
  我说完之后,我们整整又走了半里地,叔父都没有吭声,像是在思索,又像是什么都没想。
  在我忐忑不安以为泄底儿的时候,叔父突然开口说了句:“这法子中,适合你的性子。”
  我小心翼翼道:“您也可以试试,还能正好帮我找找其中的不足之处。”
  “嗯。”叔父应了一声。

  可我也不知道他是真答应了,还是敷衍我。后面也不敢再提。
  进城之后,吃了些东西,找了地方休息,一夜无话。
  待到第二日,天刚放光亮,我和叔父便动身前去茅山。
  隅中时候,我们俩就到了山脚下。

  茅山派源自东晋,始祖为玄术集大成者陶弘景,传世千余年,享誉甚久。
  昔年,玄门江湖上的命术一脉,以正一派、阁皂派、茅山派的符箓为上乘,合成为“三山符箓”,其中尤以茅山派的符箓为最正。可以说,茅山派是玄门正派中,命术一脉的泰山北斗!
  小时候,我还曾听祖父说过,茅山派规模宏大,山上山下,道室相连,信众络绎,香火不绝,好生兴旺!
  而今茅山派的掌教正是一竹道长。
  我知道他的名声,也知道他跟我老爹是同辈中人,只不过年纪略大些,却没有见过他的真容。
  可是等我到茅山脚下的时候,却不由得大为吃惊——茅山脚下,一派萧索,只有几处残垣断壁,遥望山上,也不见人烟,哪里有祖父描述的宏大场面?

  我看着叔父,道:“大,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