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4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怎么不担心我刚才死了啊?”
  蒋青青说:“我刚才有帮你了啊。”
  我说:“是嘛啊?那你看到人家打了我啊,你还帮了她啊?”
  蒋青青说:“那你这么打她她会死啊。”
  我说:“啊啊啊,啊个屁!不许拦我!”
  朱丽花对我们两个道:“你们两,住嘴!”

  我们闭嘴了。
  朱丽花走过来,问:“呵呵,很好笑啊,一个监区的人,打成一片,真是热闹,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增进同事之间感情吗?都来说说怎么回事?”
  泼辣女子站了起来,但不敢发话。
  有个不怕死的说道:“她们,她们让监区不分女囚的钱物,我们没钱分了!”
  朱丽花说道:“你们分女囚的钱物?”
  那女的说道:“那,监狱不都这样吗,哪个监区不分啊?”
  朱丽花说道:“他们不让分,你们就一定要分,所以打她们?”
  那女的说:“为什么不能分?”
  朱丽花上去就是给她一巴掌,打得那个女的直接贴到墙上去了,爽!

  朱丽花骂道:“你是在干犯法的事!”
  那女的说:“你,你打,打我。”
  声音都颤抖了。
  朱丽花说道:“你可以去告状!也可以去告我!”

  朱丽花对着她们一群人说道:“你们剥削压榨女囚的钱财,你们还有理了啊!”
  她们不敢出声音了。
  朱丽花说道:“我警告你们,你们要是为了这个原因,动她们,我下次就不是让你们这么痛快的走了。全都走吧!该干嘛干嘛去!”
  她们带着怨气,怒气,不爽的,走了。
  我知道,没有那么简单结束的。
  朱丽花对我说道:“你出来一下!张队长!”
  我对手下人说道:“大家先去工作吧。”
  她们走了。
  朱丽花让她的防暴队的手下蒋青青等人也回去了。
  我在蒋青青走过来的时候,盯着她该胖的地方看。
  蒋青青甩了我一个白眼,我说:“该胖的地方,胖。胖得很好啊!”
  蒋青青快速走了:“变态!”
  我哈哈笑了一下。
  朱丽花回头瞪了我一眼。
  我收起笑容,和她出去操场那边,说话。
  站住了后,看着烟雨蒙蒙的,天阴沉沉,这种天气又湿冷,实在让人不舒服。

  朱丽花问道:“是你干的?”
  我点了一支烟,问道:“什么?”
  朱丽花说:“不让她们收钱了。”
  我说:“嗯,我和徐男商量了一下,徐男同意,我就干了。结果她们就这样了,监区那么多人,很多人都反对,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朱丽花说:“你总算干了一点好事。”
  我说:“呵呵,一直有着一颗干好事的心,但却从来没干成好事,是因为老天不给我干好事的机会,好不容易有了自然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如果上天再来给我一次,我还是会说,我不后悔。”
  朱丽花说道:“你能不能总是那么贫?”
  我说:“那怎么了?”

  朱丽花说:“合适骗骗小女生。”
  我说:“骗到过你的心吗?”
  朱丽花说:“就你呀?”
  我说:“是,不过想我骗你,拉倒吧你,你想得美。”
  朱丽花说道:“我问你正经个事。”
  我说:“你觉得我们之间从来都不正经吗?”

  朱丽花没理我的话,说道:“你们监区肯定要闹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闹事的压下去,希望你帮忙,然后那些带头的,赶走,赶去别的监区也可以,甚至想办法弄走她们开除了也可以,还有,最危险的是以后在背后使绊子,不合作的,阴险的,这些最危险,也要弄走!”
  朱丽花说:“听起来不是那么简单。”
  我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朱丽花说:“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我说:“宰宁国以礼,治乱邦以法。主管一个安宁的地方当用礼治,而治理一个动乱的地方当用法治。南北朝的前秦,苻坚治下的国家,那么的乱,后来让王猛来做了宰相,短短时间杀了数十大臣,倒是把一个前秦治理得井井有条,富国强兵,百姓安居乐业也没有了贪官污吏。”
  朱丽花说:“你还懂这些?”
  我说:“略懂,略懂。”
  朱丽花说:“那就以暴制暴了?”
  我说:“那些出头的奸贼,要杀一儆百,有跳出来的,就继续除掉,一直除到她们不敢再跳出来为止!”
  朱丽花说:“有什么你通知我。”

  我说:“谢谢花姐!”
  我突然抱着她一下,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她啊的叫了一声,然后赶紧的推开我,举起脚就要踢,我赶紧飞快的跑了:“花姐,你的皮肤很好啊!”
  我回头看看她,她羞红了脸。
  哈哈,有意思。
  没想到啊,这帮人,不死心啊,下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闹事!
  她们不敢闹到上面去,就直接带着上百人,冲击了我们办公室,包括徐男的办公室,说是好像有个女犯跑出来,在找女犯。
  找女犯的过程中,把办公室的凳子桌椅摔得稀烂。
  妈的,这不是明显的没事找事吗!
  不可忍也!
  把我的办公室也弄了个乱七八糟。
  靠!
  我当即召集我们的人,堵住了她们,在过道上,问道:“女犯在哪?哪个监室的女犯?”
  有个女的站出来,说道:“300监室的,徐小媚。”

  我说:“靠。跑来这里了?”
  她们说:“很有可能,所以在找!”
  我说:“找要这么找吗?要翻得到处都乱了吗?你们不会先看看视频监控?”
  她们说:“已经看了!”
  我对她们说道:“看来大家是没事找事了,对吧。”
  她们说道:“张队长你怎么能这么说,那女犯可能跑了,我们找人,我们有错了吗!”
  我说:“那把我们办公室翻成那样,你们到底想怎样?”
  她们说道:“我们想怎么样?我们就是找犯人!张队长你发那么大火,你该不是和女犯是一起的吧,或者,你帮女犯逃跑!”
  我说:“闭上你狗嘴!”
  沈月拉了拉我,示意我不要动怒,不要中了圈套。
  实在是气人。
  我看着她们,说:“行,你们搜吧!”
  她们马上过去,然后穿过去,直接继续翻箱倒柜了。
  沈月拉着我到旁边,说道:“我们要针对她们的主谋,不能和一群人作对,而且她们说搜女囚,我们怎么能拦住她们?”

  我说:“怎么针对她们的主谋?”
  沈月说:“我去查一下,谁是她们的大脑,就是她们这群人出谋划策的人,谁是她们这些人中,牵头的带头的,然后,找个女囚,栽赃嫁祸给她们!想办法栽赃!弄走她们!”
  我说:“好想法!还好你刚才拉住我,不然我上去和她们打起来了啊!”
  沈月说:“对付阴险的人,用阴险的办法。”

  我说:“我一直就这么想的。”
  徐男用不了阴险的办法,徐男这人没有什么心计,是不折不扣的直性子,脑筋无法急转弯,但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心地善良的好人。
  日期:2015-12-1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