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43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地区行署的专员哪,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么大的官,不知道要比曹大富的官大多少,那个让他感到很有威严的张铭顺也不过是县委副书记,与地区行行署专员的位子还差点远呢,地区行署专员要想免他的职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现在祝子船却是要带着见他,他能不紧张吗?
  虽然心里感到很紧张,但祝子船专门嘱咐了,他必须强力保持自己镇定,他想了想,地区行署专员的官虽然很大,但是与他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来吃个饭而已,有啥好怕的?地区行署的专员也是人啊,又不是凶神恶煞,只要自己坦坦荡荡的也无须怕他!

  叶平宇自己给自己心里打气,缓解一下心理的压力,接着就来到了包间,祝子船轻轻地推开门,然后微笑着走了进去,他就紧跟在后面,心里跳个不停。
  进到包间里面,空间豁然大开,只见那两名年轻的男女正在和一个中年的男子说说笑笑,中年的男子长着一个国字脸,微笑之中透露着一股威严,看上去身材也应当非常的高大,头发乌黑,精力充沛。
  “老板,我把小叶叫过来了!”祝子船带着叶平宇走过去,看向那名中年的男子笑着报告道,然后就走到吃饭的桌子旁边,让叶平宇走到跟前。
  中年男子停止了说笑,微笑着打量了叶平宇一下,笑道:“小叶是吧,知兵和溪瑶两个让你过来一起吃吃饭,坐下吧!”
  看到这中年男子说话比较和蔼,叶平宇心头的紧张稍稍去了一些,但是站在那里,仍然很紧张地向他道了一声:“领导好!”
  在下面工作,只要是见到上级的干部都要称呼一声领导好,虽然他知道这面前的中年男子应当是那位平专员,但是仍然叫他一声领导好,而不是平专员好。

  中年男子呵呵地笑了一下,专门看了一眼叶平宇后,便笑着对那两个年轻男女说道:“这位小叶同志看上去有点害羞啊,不知他爷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那位年轻的男子马上笑着道:“我听我爸爸说,那位老爷爷对人非常的热情,如果没有他,我爸爸可是要受苦了,这次前来真的要替我爸爸好好地感谢他!”
  听了年轻男子的话,中年男子又笑着对叶平宇道:“小叶,你不要紧张,我知道你是在乡下工作的干部,见到我有点紧张,但是啊,我是管不到你的,你们县里乡里的书记倒是能管到你,但你放心,我不会在他们面前说你的坏话的,反而会说你的好话,这样你不会紧张了吧?”
  没想到中年男子会如此平易近人地来缓解他的紧张,要知道人家可是大领导哪,现在就跟普通的朋友和他说话一样,这让他很是感动,紧张的心情立刻消去了不少,不禁挠了挠头,笑了起来。

  看到这个情况,祝子船便在旁边说道:“小叶,你坐下来吧,我刚才都跟你说了,平专员非常平易近人,不需要紧张的,快坐下吧!”
  听了祝子船的话,叶平宇才靠着祝子船坐了下来,然后就看向中年男子和那两名年轻的男女,接着服务人员给他拿来了餐具,他急忙顿了顿心情,把面前的餐具摆弄了一下。
  经过祝子船的介绍,叶平宇知道了那两名年轻男女的名字,而那个中年男子自然就是地区行署专员平远朝。
  年轻男女中的那名男子名字叫游知兵,女的叫冯溪瑶,两人是兄妹,但是姓却是不一样,这让他感到很是奇怪,或许那女的是随母姓。
  介绍完之后,年轻男子也就是叫游知兵的那人起身敬他的酒,叶平宇连忙站起来,人家可是来自京城的朋友,怎么能让人家敬自己,端着酒杯就说要敬他,而游知兵却是笑着道:“小叶,我这杯不是敬你的,而是替我爸敬你爷爷的,你爷爷今天不在,我爸也不在,就让我代表他敬你爷爷吧!”
  原来表达的是这层意思,叶平宇只好接受了他的敬酒,和他直接干了一大杯酒,当然这酒都是好酒,他从来没有喝过的,桌子上的菜也都是他没有吃过的,所以这一大杯干下去,他倒是没感觉上头。
  叫冯溪瑶的年轻女孩在她哥哥敬完之后,也站起来敬他的酒,不过她端的不是酒而是饮料,笑意甜甜地要敬他,让他随意。面对这样一个娇美漂亮的女孩,叶平宇什么话也说不出了,没有推脱,直接站起来一饮而尽了事。
  看着叶平宇海饮的样子,平远朝又呵呵地笑了起来,祝子船在旁边劝道:“小叶,喝得慢一点,不要急!”
  叶平宇喝完这杯酒,便感觉有些上头了,脑袋开始有了点迷糊,听到祝子船的话之后,连忙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大家就聊起叶平宇爷爷的事情,平远朝在那里听了之后,就笑着说道:“小叶,上次子船去你们村买米还多亏你带路,看来你和你爷爷一样乐于助人啊!”
  一听到他提起这事,叶平宇连忙谦逊地道:“带个路而已没什么的!”
  祝子船接话笑道:“老板,有件事我没和你说,当初那两袋米其实是小叶专门送给我的,但你要求我必须得给老百姓付钱,所以那钱是我偷偷放到他们家的,后来小叶还打电话给我,要退我钱呢!”
  “还有这事?”平远朝不禁笑了起来,然后转头对游知兵道:“知兵,你爸非让我给他捎两袋他插队时吃过的大米,我就让子船下乡去买,说来也巧了,就碰到了小叶,然后就在他家里买了,你说你们家是不是与小叶家有缘啊?”
  “呵呵!”游知兵也感到好巧,冯溪瑶听了之后,眼睛也是水灵灵地看向叶平宇,感觉觉这事真的很巧,跟冥冥之中注定似地。
  游知兵笑了一下马上说道:“平叔叔,你这事要是不说,我差点给忘了,那两袋米的钱我爸还让我还给你呢!”
  说完,装作要从口袋里掏出钱,平远朝呵呵一笑道:“你这个知兵,我跟你爸是老关系了,为这一两袋米,还能要他的钱,你是不是想让你平叔叔难堪啊?”
  游知兵也是呵呵一笑,收住了手,然后看向叶平宇道:“小叶,你们家现在还有没有大米,临走时我们再带走一些!”
  叶平宇赶忙答道:“前一阵粮油公司来收了不少,家里没多少了,但是你们要是想要还是有一些的!”
  祝子船笑道:“游先生,如果你们现在再想要这样的米,就不用到小叶那买了,我们粮油公司现在多的是,临走的时候可以多带一些!”
  游知兵笑道:“祝主任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想要带多少米回去,主要还是想让爸爸多一些怀念,从小叶家带米,我爸爸知道了会很高兴的!”
  没料到游知兵原来是这个意思,祝子船感到有点尴尬,本来想送人情的,却是理解错误了,他们从小叶家里拿大米,那绝对是有情怀在里面的,与在粮油公司拿是不一样的,再说人家是在京城生活的人,什么样的好东西没有吃过,会在乎这边的一点大米?主要还是他们的爸爸在这边插过队的缘故。
  叶平宇在旁边听了,终于明白那天祝子船是受谁委托买米的了,直接委托他买米的肯定是平远朝,而平远朝又是受到游知兵的爸爸委托买的米,搞了半天,他自己又与他们家有了交往了,这说来真是一种很大的缘分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