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1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发现,在烟雾消散之前,从嘴里吐出的烟圈其实是有规律可循的,当抽烟的人嘴唇圈成0形的时候,和嘴唇做出1字形状时吐出的烟圈必定前者是分散形飘开来的,后者是浓密些的,当然,这也需要看吐烟圈人嘴巴使用的力度来定,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
  他正一个人研究烟圈有些入迷的时候,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狂响起来,一下子把他带回到办公室的氛围里,终于有了点事情来填充他无聊的时间,这让他感觉有些兴奋,他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用一种饱满的情绪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是方占成打来的,郝竹仁知道这个方占成打电话肯定找自己有事,这个下属太了解了,没有事不会主动联系的,电话通了后,方占成说,老领导,最近怎样啊,几万自己已经在县政府对面的红日宾馆开了一个房间,中午想请郝县长到那里吃饭,大家叙叙旧啊。
  郝竹仁的心里不由暗暗叫苦,方占成在这个时候请他吃饭,目的是很明显的,无非是为了方志彪承包的建筑项目上所出的事故,可是自己现在已经走出了开发区,即便是想要帮他侄儿方志彪公司的什么忙,也是无从下手,他现在就是请自己吃什么也是无济于事。
  这样一想,郝竹仁的心里先就有了几分拒绝的意思,但是,想想,毕竟这两年多来,自己在开发区当领导的时候,方占成和方志彪叔侄俩待自己不薄,有什么好处都想着自己,逢年过节的,都会送自己一些价值不菲的礼物,所以郝竹仁对方占成说话的态度也硬不起来。
  郝竹仁知道秦书凯的个性,这个人眼里若不进沙子,只要他想做的事情一定会尽力去做,不怕得罪人。郝竹仁就说,方主任,大家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看吃饭的事情就免了,中去也不适合喝酒,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到我办公室来谈就可以了。

  方占成在电话里打着哈哈说,老领导,办公室哪儿是谈正事的场合,咱们一起见面也就是随便玩玩,还是在酒店里比较方便,我在这里等你,下班的时候,赶紧过来吧。
  方占成说是请郝竹仁吃饭,语气里却容不得郝竹仁拒绝,把话说完后,就客气的把电话挂断了,这让郝竹仁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他暗想,算了,反正也不算是什么鸿门宴,自己这次要是不去赴宴,只怕下次他们还会找上门来,与其如此,还不如今天去一趟,把事情彻底摊开来谈清楚。
  当天下班后,郝竹仁如约来到了红日宾馆的酒店大厅里,没有人在大厅里等着迎接自己,心里很是不快,他只好跟大厅里站立的在一侧的服务员打听,某某厅在什么位置。服务员的服务态度倒还不错,走在前头引着郝竹仁,一直把他带到了二楼包间的门口。
  包间里,方占明和方志彪叔侄俩都到了,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方志彪赶紧把头伸出来看看,见郝竹仁已经自己上来了,赶紧装出一副吃惊的模样说,您看,我正准备到酒店门口接你呢,您怎么就上来了。

  郝竹仁心想,***,方志彪,你真的不是个东西,以前都是如狗一样迎接自己,现在我离开了开发区,在你们这些做生意的眼里,身价已经贬值了,还谈什么到门口迎接我,你要是真心这样想的,早就做了,还会等到现在。
  其实,郝竹仁在这件事上的小心眼,还真是有些冤枉方志彪了,方志彪也是刚刚接到叔叔方占成的电话,让他赶到红日宾馆来陪郝竹仁吃饭,顺便一起商量一下涉及赔偿款的有关事情。
  方志彪急匆匆的过来,刚跟叔叔打过招呼,还没来得及下楼,郝竹仁就已经到了。有时候,商人对官员的一种礼节上的尊重,往往成为一种墨守成规的习惯,只要是这位官员一天没下来,那么他的那种习惯就一直坚持着。
  方志彪虽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这一点做得还是可以的,像郝竹仁这种情况,尽管位置换了,毕竟既没贬也没下,还是副处级的领导干部,只不过是没有以前手里的实权大而已,方志彪怎么会故意不待见他呢。说不定很对事情还要郝竹仁帮助呢

  大家客套一番后,方占城见人都到齐了,赶紧让服务员上菜,同时让方志彪把带来的两瓶茅台酒给掏出来。郝竹仁原本是个好酒的人,自从到了县政府以后,喝酒的机会少了很多,有一段时间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这一瓶酒往桌上一摆,就是两千多,要是没有别人请自己喝酒,让他自己掏钱买酒喝,他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方占成注意到了郝竹仁两眼看到茅台酒时发出的些许光芒,心里不由暗笑了一下,这个郝竹仁还是跟以前一样,到了那个位置,看到好酒就走不动路了。所以说,人不能有什么爱好,弄不好就被人利用。
  方占成招呼着服务员把两瓶酒都打开,又催着服务员把菜上来,三人便开始像往常一样,推杯换盏。方占成,方志彪和郝竹仁以前经常聚在一起喝酒,即便是偶尔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方占成为了帮助方志彪拉近和郝竹仁之间的距离,也会经常制造一些机会请郝竹仁吃饭,让方志彪买单,而他则起到两人沟通的一个纽带作用,方志彪能和郝竹仁走的如此近,主要也是因为方占成之前的费心安排。

  郝竹仁嘴里喝着久违的茅台,就有了做官的感觉,笑着对方志彪说,看来,只要是方老板在一起,就算是想要不**也不行啊,你看这个一瓶就是上千元,按照我们现在的工资标准想喝也不敢喝,因为一次喝下来,工资就光了,也就不要养家糊口了。
  方志彪却说,郝县长,大家都是多年的朋友,这朋友在一起喝点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刚才已经打电话让司机把带来的一箱酒放到了你的车上,如果没有酒喝,认为我还是兄弟的话,不管什么时候一个电话,我来安排。
  郝竹仁听了方志彪的话,笑了笑,没出声,一仰脖子把一杯酒灌进了腹中。心里说,***,这个时候送东西,肯定是想让自己出力,对如此的商人,郝竹仁是太了解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方占成把话题转到了自己想要的方向。
  方占成看了方志彪一眼,端起一杯酒先是敬了郝竹仁一杯,见郝竹仁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这才开口说,郝主任,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在开发区的时候,一直都对我这个侄儿各方面很照顾,所以他的生意很好,我这心里很感激,可是,目前他的公司里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可一定要出手帮他一把啊,帮助他度过难关啊。
  郝竹仁心里有数,方占成是必定会跟他提这件事的,他的心里早就想好了答案,于是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方主任,你是知道的,我现在到了县政府以后,名义上是个副县长,因为县政府到现在没有分工,所以现在其实手里没分管什么事情,也就是个光杆司令一样,说话的威力跟以前那是没法比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