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1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你想啥?”
  “升官呐!”甄有为道,“我破了这个案子,提为副局的可能性就非常大,这是个机遇!”
  “就想着升官。”马小乐道,“能不能多讲点情义,我马小乐的兄弟,拐个弯,也就是你的兄弟,帮帮忙呗。你可别跟我讲大道理,要秉公执法,为民除害,捉拿嫌犯归案。”
  “我承认你是我兄弟,但我不承认那嫌犯是我兄弟。”甄有为说得很坚决。
  马小乐觉得在电话中说不清,也说不服甄有为。但是,他必须把事情说清,把甄有为说服,因为他要帮助霍生解脱。

  “甄队,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下班后,咱们找个地方谈谈。”马小乐道。
  甄有为也觉得有必要,他想说服马小乐,别阻止他破这案子。其实从甄有为知道祁愿那案子不是马小乐干的之后,他就有股莫名的兴奋。自从他到了市局,放弃了很多捞钱的机会,只是谋求升迁的资本,可以说,他无时不刻想着提拔,所以平时非常注重表现。这次,祁愿的案子,对他来说是个机会,这案子破了,就是为年底局人员调整注入强力的资本,毕竟局长方正是眼巴巴地看着这案子的。可没想到的是,马小乐竟然要求他不破这个案子。当然,马小乐这个要求对于案件本身来说,并不过分,因为作为刑侦队长,完全有能耐让那案子变成悬案,或者说,只要祁愿不醒过来,能不能立案还可以打个问号。

  谈话在郊外。
  “甄队,跟你这关系,不遮掩,我的意思就是让那案子不了了之。”马小乐道,“这次算是我真心实意地求你了!”
  “唉,我说你。”甄有为不太情愿,“咋说你好呢。”
  “瞧你这样子,还是想破?”
  “老弟,跟你说点实在的。”甄有为道,“这社会太现实了,有必要为了讲那个义气耽误个人进程?”
  “甄队,我说你啥意思?”马小乐皱了皱眉头,“耽误你进程了?”
  “可以这么说。”甄有为道,“我很在意副局这个位子。”
  “我说过可以帮你的嘛。”
  “是,你是说过,我也相信,但时间呢?”甄有为道,“你能给我确切时间?你别说十年八年。”
  马小乐没回答,他的确没有那个时间表,“甄队,你就抬抬贵手,放一马。”
  “你跟他啥关系呐,没那个必要吧。”甄有为道,“就因为他义无反顾地帮了你是吧?豪气!义气!是吧?别幼稚了,现实点,或者换个角度看问题,那人不是背着你偷偷把祁愿给办了么,那他本来的意思就有为你牺牲的意思,你就从了他那个愿不成么。”

  “不成,坚决不成。”马小乐摇摇头,“甄队,做人也不能太现实,还得有点道义吧。”
  “别跟说这个,老哥我说句话你可能不爱听。”甄有为道,“你说你凭我那照片的事要挟我,是不是现实?我看都现实到家了!那有道义么?你能说出半点道义来?”
  “那是啥啊。”马小乐道,“那是你不道义在前是不是?”
  谈话的火药味很浓,空气仿佛一点就炸。
  “行了,说那些没意义。”甄有为深呼吸一口,“老弟,你就听我一句,现在你是啥身份?有些事不是你应该管的,你的精力不应该放在这上面。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这案子,你就当作不知道,我也不通过你找任何线索,能破就破,不能破就由他,咋样?”
  “一点都不咋样。”马小乐冷冷地回了一句。
  “那这么说吧。”甄有为见扭不动马小乐,换了个法子,“现在我和那暗中帮你的哥们比,都要困难,你倾向谁?”
  这个话问得很刁。
  如果马小乐说倾向甄有为,那么甄有为就会主张破案;如果马小乐说不倾向甄有为,那么甄有为会趁势置情面不顾,还是要破案。
  “甄队,你给我出难题了。”马小乐道,“刚才你既然说我以前要求你啥的,是没道义,那这次我还是没道义地再要求你一次,成不?”
  甄有为的脸色很阴沉,如果不是在夜里,应该很难看。“老弟,你这是在威胁老哥么?”甄有为沉沉地问道。

  “不敢,你咋这么说?”马小乐假假地笑道,“我啥时威胁过你么?”
  “我想你也不会,或者说,就算以前会,现在也不会了。”甄有为言语间很是自信。
  “哦,甄队为何有这番高论?不妨仔细说来听听,为我释疑解惑。”
  “现在的你和以前不同了。”甄有为道,“现在你是如日中天,前途无量,放着光阳大道不走,难道还会走羊肠小道?”
  “有点不明白。”马小乐道,“你说的还不是太透。”
  “那更直接点讲,以前是你在下,我在上,你威胁还有分量,而现在呢,可以说是你在上,我在下,你威胁我啥呢?”甄有为哼笑道,“再说了,威胁与被威胁,是如影随形,是相互的,随时都可以转化。”
  甄有为的话讲到这里,应该是彻底撕破了脸皮。
  “甄队,听你这意思,你还要威胁我不成?”马小乐歪了脑袋,“如果我还不算笨,应该没说错吧。”
  “随你咋样理解,反正我的话是说明白了。”甄有为摆起了姿态。
  “你说你要威胁我?”马小乐呵呵一笑,“甄队,我没听错吧,你威胁我些啥?”
  “话说到这里,都不顾情面了。”甄有为道,“你做的那些事,都忘了?简单提几个,榆宁红旗化工厂厂长左家良,还有市工商副局长寇维广,还有梁本国的亲戚郝仁,你不应该不熟悉吧?”
  “哧!”马小乐一声不耻的笑,“甄有为,我说你真是够好玩,说笑呢是不?左家良他还在牢里呢,跟他扯啥玩意不都是扯淡么,至于寇维广和郝仁,你凭你嘴说说?说这话,你不觉得有**份?”
  “你别太自作聪明了。”甄有为道,“有些事,麻烦起来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现在说得轻巧,要是真牵扯起来,你觉得会轻松?”
  “你才是实实在在地威胁我呢。”马小乐道,“就算是,不过我问你一句,你觉得管用么?”
  “如果那些不管用,还有件事,估计你不会不震动。”甄有为仰起下巴,“榆宁县一小伙子被板砖拍死的事,本来我不想提的。”
  马小乐果真是一愣,“甄有为你啥意思?”
  “没啥意思,只想提个醒,为了各自方便。”甄有为似乎抓到了主动权,晃起了脑袋。

  “呵呵,你终于说出来了。”马小乐抱起了膀子,“如果我没记错,之前起码两次,你在那事上就跟我言辞相探,还说啥要用高科技,吓唬我呢?现在终于说出口了,你凭啥?”
  “我知道你是说我没证据。”甄有为道,“是没有证据,在你没被怀疑之前,没法下手。但是,一旦确定了某人是嫌疑人,一切开展起来,不就能顺藤摸到瓜么?”
  日期:2015-05-22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