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75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消息,张强迟早都是会知道的。毕竟省、市办公厅都安排了人去搞接待,如果连这么个情况都掌握不了,那接待就完全失去了意义。但是一个消息,通过不同的人传递,其意义是不同的。

  马超群在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张强,这说明他这个省委副书记,对省长是足够尊重的。马超群也是想以此来证明,省委省政府把他的秘书派去接待,也完全是正确的。
  张强问道:“去见了谁?”马超群说道:“是南山县委副书记,叫梁健。”张省长通过几次接触,对梁健认识,但他从来没有掌握梁健和项部长女儿交往密切这一消息。
  这消息对于张省长来说,还真是挺有用,这也许意味着是另一条有用的线。当然,张省长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通过梁健去走这条线的。他不喜欢那种交换式的待人接物方式,但是当你求别人帮忙的时候,这种交易的方式,就很容易出现了。张省长不希望自己和梁健,很快转变成那种交换关系,这对于自己和梁健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为此,晚上回到家里,张省长都没有对夫人葛慧云说起,项部长的女儿去看梁健的事情,只是对老婆说了项部长与自己谈话的事情。葛慧云听了之后,对丈夫说:“老公,尽管我们不知道最后会让谁当省委书记,但是我认为,你已经够努力的,你一直坚持你做官的原则,这就已经够了。”
  张省长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只要聂川的省委书记位置一空,不知道多少人会去觊觎这个位置,积极行动起来?到时候,跑北京的厅级干部,恐怕是要比平时多几倍。
  但是张省长感觉,自己最重要的还是把当前的工作搞好。不过,项瑾去看梁健的事情,让张省长不得不猜测,项瑾和梁健到底达成了什么关系。
  张省长就问老婆:“古萱萱和梁健的关系,有发展吗?”葛慧云已经几天没有联系古萱萱,她说:“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打个电话问问?”张省长说:“专程问,不太好,你可以问问她最近跟谁在交往。”葛慧云说:“我现在就打电话,我们也真的要多关心萱萱,王夫人对我们也可以说是关心的。”张省长说:“你说的没错。”
  葛慧云就给古萱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古萱萱也很快接起了电话。寒暄了一番之后,葛慧云就问道:“萱萱啊,最近梁健在做什么呀?”古萱萱一愣,然后说:“葛老师,你怎么这么问啊?梁健是梁健,我是我啊,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做什么呢?”
  葛慧云说:“啊?难道是我弄错啦?萱萱,我还以为你和梁健是在谈恋爱呢!”电话这头的古萱萱顿时脸上一红,她本想说“你胡说什么啊?”但是,葛慧云毕竟是省长夫人,这么说显然不打恰当,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说道:“葛老师,没有这么一回事啊!”
  葛慧云朝老公摇了摇头,又灵机一动,对电话那头的古萱萱说:“没有这么一回事,那就最好了!”古萱萱很是奇怪:“最好了?葛老师为什么这么说呀?”

  葛慧云随口说:“这样我就可以给你做介绍了呀。我这里有几个小伙子,挺不错,都是在省级机关的,他们父母亲都是省里的厅级干部或者是大公司的老板,这其中的几个小伙,还是美国留学回来的海归,萱萱什么时候,我来安排一下,怎么样?”
  葛慧云其实是随口说的,她手头并没有这么的男生。她这么说,无非是想在试探试探古萱萱,她是不是真的对梁健没什么。如果她真的对梁健没意思,答应相亲的,那么凭她省长夫人的身份,要给古萱萱安排几个相亲对象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大家都说“有钱,就是任性”,其实是没有搞懂“有权,才是真的任性。”
  古萱萱听到葛慧云要给自己介绍对象,她脑海中忽然之间升起,那些与梁健为照顾季丹而睡着一张床上的场景,在北京的郊区梁健为救她与歹徒死拼的场景……这些印象不是哪个海归可以动摇,不是那个富二代可以磨灭的。古萱萱赶紧说:“葛老师,谢谢了,不过,我最近不大想要相亲,如果有这种需要,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您的。”
  葛慧云心头暗笑,小妮子还想糊弄你葛阿姨!我也是从少女时代过来的,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是一清二楚,就说:“那行。有空到宁州来看看你葛阿姨和张叔叔。”
  听到葛慧云自称是阿姨,又把张省长成为古萱萱的叔叔,古萱萱也不好意思再称呼“葛老师”,就说:“葛阿姨,我知道了,我一定找空去看你们。”

  放下了电话,葛慧云就对省长张强说:“我的判断是,古萱萱对梁健还是有意思的。”张强不由笑道:“这下有好戏看了,我凭感觉,项部长的女儿项瑾恐怕对梁健也心怀好感。”
  葛慧云说:“梁健有什么好的?如此重要人物的女儿都喜欢梁健。”张强说:“这我也说不清,只能去问女孩子去了。不过,就我看来,在官场,梁健的确有其不同之处,这种不同,甚至都让他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官员。但就是这种异质感,或许可以让他走得更远。”
  葛慧云说:“你不会是想把他弄到身边来吧?”张强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或许有一天会,但是最近不会。省委马上要变动,我自己的去向还不明朗,这时候选用身边的人,显然不合适。得过段时间再说。”
  镜湖方圆数百公里,当地有句话叫做无风三尺浪,在这寒冷的冬天,坐在望湖楼的包厢之中,温着热酒,吃着湖鲜,看着夕阳西下的湖景,自是一种休闲自在。
  上菜之后五分钟,梁健拍了拍冯丰的肩膀,两人出得包厢。项瑾看着梁健和冯丰出了包厢,就暗笑,梁健不知道去想什么歪主意,来摆脱身边这两个门神般的警卫了!梁健说过大话,一定能把这两个警卫摆脱掉。项瑾期待,又表示怀疑。
  因为她知道,作为经过特殊训练的警卫,可不是那么好摆脱的。
  到了包厢外面,梁健将冯丰拉到一边说:“冯大哥,今天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冯丰说:“你尽管说。/”梁健说:“你看到了,项瑾身后跟着那两个家伙,让我们说话都不方便。能不能在喝酒的时候,把他们放倒?”
  冯丰朝梁健笑说:“你和项瑾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不一般?”梁健说:“大哥,你别多想,我只是很项瑾打了个赌,说是一定能把她这两个警卫摆脱掉,她不信。我就做给她看看,我相信冯大哥的酒量!”
  日期:2015-05-21 19: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