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1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主任,开发区基础建设这块工作一直是你分管的,现在你分管的工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可以说是惊动了县委县政府,市里也知道,作为分管领导,相信你的心里是应该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和情况,到了这么关键时刻该怎么做好你的工作,你的心里要有数,否则的话,可就是牵扯到一个人政治前途的问题了,丢失了政治,一个干部想发展那是不现实的。”
  尽管,秦书凯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听上去有些轻描淡写,但是方占成不得不承认,秦书凯的这句话确实是点到了方占成的心坎上,作为一名在开发区干了多年的领导干部,这点政治敏啊感性是有的,如果有人想利用此事大做文章,那够自己喝上一壶的,所以也能够非常理解秦书凯这句话的深层意思。
  方占成知道,尽管侄儿方志彪的公司因为马成龙在普水做了土皇帝的关系,方志彪的公司这两年办的风生水起,规模如滚雪球一样扩大,相关人员都得到该得的利益,自己因为负责开发区基础建设以一块,也分得了一些好处,可是他的心里也清楚,说起来,方志彪的公司能发展到这个地步,那是官商勾结的结果。

  就说在开发区的项目建设,能够占有80以上的份额,跟自己利用手中的特权帮他拉拢各种可利用的关系也是分不开的,就如郝竹仁当时做一把手,已经完全被控制。现在,如果自己真的因为这次的斗殴事件受到了什么打击,那些曾经所谓官场朋友,还会给自己面子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明哲保身是众多官场同仁的一贯处事原则。
  方占成知道,如果没有自己从中帮忙穿针引线,只怕方志彪的生意在开发区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方志彪的肩膀硬了,对方占成的话也不是过份的当回事,不过是挨着面子而已。想到这些,方占明的心里就愈加烦躁,昨天,他跟方志彪提起赔偿款一事的时候,方志彪很不客气的说:
  “叔叔,你怎能够帮助外人说话,不管是一百万也好,还是一万也好,这都是咱口袋里辛辛苦苦挣下的血汗钱啊,现在秦书凯让你联系我逃出来,我就这么白白的掏出来,是不是太有点丢面子,秦书凯是什么东西我不管,这钱给了那帮孙子,我这心里不是跟挖肉一样。”
  方占成觉的侄儿说的话也有道理,钱到了口袋里面,没有人愿意掏出来,再说,方志彪挣点钱也不容易,为了周旋好官场的各种关系,几次都喝酒喝的胃出血,表面上看起来,这几年方志彪确实是揽下了不少工程,也挣了一些大钱,可是暗地里送给那些当权者的数目也不算小啊,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开发区管委会这边一点责任都不想承担,把所有的赔偿责任都推到了公司的头上,总是有点说不过去的。

  方占成左思右想,一时觉的不知如何是好,一边是自己的前程,一边是侄儿方志彪口袋里白花花的现银,他到底该怎么办,怎样才能做到两面都能周全呢?方占成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想了很长时间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解决事情的突破口。
  这些年来,在开发区的利益上,方志彪送给原开发区主任郝竹仁的好处是最多的,现在既然公司出事了,郝竹仁虽然已经离开了开发区,毕竟还兼着县委常委、副县长的职务,再说了,以前就有不少人传说,郝竹仁跟现任开发区一把手秦书凯是有几分交情的,郝竹仁在的时候,秦书凯似乎也到开发区多次和郝竹仁在一起吃饭,说明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既然郝竹仁和秦书凯的关系很好,为何不从郝竹仁的身上下手,如果他能出面,事情说不定会有转机,哪怕在郝竹仁的努力下,能让秦书凯把赔偿款的部分金额由开发区管委会承担也是可以的,这一张嘴谈下来的就有可能是几十万的款项呢。
  方占成始终认为,官场上的人特别是上层的领导干部之间那是有这个人的利益在里面的,任何时候出了问题都是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至于说什么集体的损失,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得考虑。
  有了这个想法,方占成打定主意,打电话通知司机把自己送到了县政府办公大楼对面的红日宾馆,他要去请郝竹仁吃饭,和郝竹仁这个老领导好好的谈谈,帮助自己度过这个关。
  什么叫机关,那就是一个个的关组成的,一个人要在仕途上发展,就必须想办法度过一个一个的关,而度过这些关的关键,那就是玄机,这才是一个人立足官场的钥匙。
  再说,郝竹仁自从被调任到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上后,相当一段时间非常不适应现在的位置,以前在开发区的时候,山中无老虎,猴子就是王,不管是财权人啊权,作为一把手,他都是紧紧的抓在手里,每天来找他汇报工作的人络绎不绝,常常把他忙的晕头转向。
  权力的扩大,意味着在开发区的几年,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普水不管是官场还是哪儿没有高不平的人和事情,也因此得到自己该得的东西,其实现在郝竹仁的拥有,已经几辈子都用不完,比起他父亲那个时候的贪污,不知道是上千倍,所以郝竹仁的父亲因为贪污被抓起来做了几年牢,那么郝竹仁可以够枪毙了。
  有此的财富,主任应该安心的度过自己的官场生活,可是人心不中,自从当了这个有名无实的副县长后,每天就一个人孤单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有时候半天也没人过来敲自己的办公室门。
  尤其是到了吃饭时间,他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午饭和晚饭问题,哪像在开发区的时候,谁要是想请自己吃顿饭,那是要很多老板排队等着的,有的时候,一个晚上同时有几个不好推辞的饭局,就几个场子轮番跑的喝酒,那种忙碌的感觉,现在想来尽管累点,但是日子过的很充实,总觉的时间不够用。
  可是,从开发区出来,过一天像是过一年似的。很多从领导干部退下来的同志有一啊夜白头的经历,说起来,确实很有意思,在位的时候,整天对一些找上门办事的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等到真的下台了,没人找了,却又失落起来,心理一下子承受不了这种巨啊大的反差,吃不好,睡不好,弄的连头发都急白了。
  这就是人的一种共啊性啊吧,只要是能轻易得到手的全都不珍惜,只有当手里的东西不属于自己的时候,才意识到它的珍贵。由于郝竹仁工作刚刚调整,县政府这边对几位副县长的分工还没有做出重新调整分工,因此,郝竹仁目前的日子可以用百无聊赖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有时候,郝竹仁实在闲的难受,也会到自己的老朋友金大洲的办公室去晃一圈,尽管金大洲对他的态度也算客气,毕竟是多年的老朋友,可是金大洲毕竟分管招商引资一块,经常有下属来向他汇报工作,所以郝竹仁总是呆在他的办公室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没办法,郝竹仁只好又慢悠悠的晃荡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继续一个人静坐苦等下班时间。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一大早,郝竹仁正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吸着一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眯着眼睛仔细观察烟圈飘起时不断改变的形状。
  日期:2015-12-04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