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75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委市政府接待办比一般的部门要低半级,接待办主任也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但是与梁健这样握有实权的县委副书记相比,在别人眼中的分量是不一样的。但是,接待办也有接待办的优势,他直接服务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消息也很是灵通。为此,梁健说:“魏主任,你是领导身边的人,随便的一个消息,我们可能都要晚知道一两天。”
  魏洁杏目含笑:“梁书记,真的好会开玩笑。要说,领导身边的人,梁书记以前都是市长秘书,才是真正领导身边的人呢!梁书记,你当时在市府办的时候,可是市级各机关的梦中情人,你知不知道?”
  梁健这已经是第二次听到有人怎么说了。这话肯定有夸张的成分,但是应该也有实际的成分。梁健却说:“从没听人说过。”魏洁说:“那是因为梁书记当时是高处不甚寒,听不到下面的心声呀!”
  梁健说:“怪不得,后来就我下放到乡镇和县区去了,让我去补课了。”魏洁说:“这不叫补课,是积累领导工作经验,以后梁书记肯定还要青云直上。”梁健说:“魏主任,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魏洁说:“这是必须的!”
  一辆黑色大众途锐轿车从高速出口驶出,一看车牌,魏洁说:“到了。”就迎了上去。

  梁健心中忽而一阵急跳,也走拢了上去。只见从副驾驶室内下来一个精干年轻男子,拉开了车门,冯丰就从车上下来了,朝梁健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他就站在了一边,等候车上的人。
  从车上下来一个美女,齐耳短发、身穿银色亮皮衣,黑色丝袜、长靴子,特别是一缕发丝弯过脸颊,触碰嘴角,让人甚是晃眼。
  就是平时一直自恃美貌的魏洁,见到她感觉自己稍逊一筹,心里不由升起一丝作为女人的嫉妒。
  梁健瞧见下车美女的一刹那,心中就是一阵意外的惊喜。
  项瑾!
  项瑾目光落在梁健身上时,眼神和表情之中,不是太多的兴奋,也不是太多的淡然,而略带着欣喜和会心一笑。
  边上魏洁的目光,就在项瑾和梁健之间挪移了一次,凭着女人的直觉,就已经感觉到了,项瑾和梁健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不同寻常的关系。尽管带着点微微的嫉妒,但是魏洁作为接待办主任,毕竟还是具备一定的专业精神,她赶紧收拾起女人的这点小心眼,上前主动与冯丰握手,并与项瑾点头示意。

  冯丰介绍的时候,没有称呼任何职务,而是很平铺直叙地说:“这位是从北京来的项瑾。”然后又对项瑾介绍:“这位是镜州市接待办主任魏洁。”项瑾也没有任何架子,只说:“魏主任哈,我就叫你魏姐了。”
  魏洁被项瑾这么一声“魏姐”就立马心花怒放了。他听说项瑾是从北京亲自陪同,这说明项瑾的老爸起码与省委副书记马超群的关系非同一般。于是她打起精神说:“那我就不客气,我就叫瑾妹了。瑾妹在镜州的这段时间,我一定尽全力服务好,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项瑾朝魏洁笑笑说:“辛苦你了。”
  冯丰看看梁健说:“这位梁书记,就不用介绍了吧?”项瑾笑笑说:“我们已经熟悉了。梁健,要不你上我的车吧?”
  梁健看到从副驾驶室下来的精壮汉子,虽然并没有在看他们,但是一直站得很笔直,左看看又看看,很有军人的风范。梁健又注意地看了途锐的驾驶室内,里面的驾驶员,与精壮汉子同一打扮,同一表情,应该都是保护项瑾的警卫。
  梁健感觉,若是坐进途锐当中,或许会感觉不舒服。就说:“入乡随俗,要不你还是坐我的车吧?”
  项瑾朝那两个警卫瞧了瞧,苦笑着说:“这次,我到镜州来,是答应了我老爸,不能离开这两个警卫的视线,否则我老爸是不会允许我下来的。既然,我已经答应他了,我就得做到,你说是不是?”
  梁健这才明天了,原来冯丰通知下面要安排接待办主任安排,还不告知市里到底谁来镜州等,都是跟项瑾的老爸项部长有关系。
  项瑾的性格梁健知道,她要么不答应,否则就会信守承诺,看了看那两个警卫,尽管很是不喜欢,但是项瑾到镜州来点名要他陪同,他怎么能不答应她的要求?他就说:“好吧,我坐你的车。我跟我的驾驶员说一声,让他回去吧。”
  项瑾朝梁健笑笑,自己先坐上了后座。

  冯丰见势,就对魏洁说:“魏主任,我能不能坐坐你的专车啊?”魏洁笑着说:“冯处长什么话吗?只要你愿意,以后这车子给你用都可以。”冯丰赶紧说:“这可不敢,魏主任的座驾,我们怎么敢随便抢夺。我正要就今明两天的安排和魏主任商量商量。”
  魏洁说:“好啊,悉听尊便。”
  冯丰就上了魏洁的车子。两人都坐在后座上。冯丰嗅到车厢内好闻的香水味,跟魏洁身上的味道不一而同,让冯丰的心神不由一晃。冯丰集中精力问道:“魏主任,对于今明两天的安排,有什么建议吗?”
  魏洁说:“冯处长,你有什么要求,我就做什么。”冯丰说:“镜州市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带项瑾去玩玩吧?”魏洁说:“冯处长,你真觉得,项瑾是来游山玩水的吗?”冯丰说:“那你觉得呢?”
  魏洁说:“我感觉啊,她是来看梁健的。”冯丰感觉这个魏洁的情商果然是不同寻常,怪不得能当上接待办主任。
  冯丰说:“这个接待任务,有一个要求,那就是项瑾和梁健不能单独在一起。”魏洁笑说:“还有这么变态的要求?这是谁想出来的?”冯丰说:“项瑾的老爸。”
  魏洁顿感好奇:“项瑾的老爸是谁?”冯丰为难地说:“这个我可以保密吗?”魏洁是个很会探听消息的女人,她岂能容忍一个男人在她面前保守一个她感兴趣的秘密?
  臀部微微朝冯丰身边一挪,胯部就和冯丰紧紧贴在了一起:“冯处长,我又不是探听什么国家机密,我只不过是为更好的做好工作而已。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做我们服务工作这一行更是如此了。冯处长,你就告诉我吧?”

  冯丰被魏洁的柔声细语在耳边萦绕,又感受她富有弹性身体轻轻触碰,似乎难以拒绝她的问题。不过,冯丰也没说的太明白,只说了一声:“项瑾是项部长的千金,昨天项部长从北京到宁州,她一起过来。”
  听说是项部长的女儿,魏洁不由瞪大了眼睛:“项部长的千金?”冯丰说:“没错。”魏洁说:“那以后梁健岂不是前途无量?”冯丰说:“嗯……也许吧。”他不好多说,毕竟从他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冯丰似乎就感觉到,项部长对梁健和项瑾的交往似乎并不特别放心。
  与此同时,在江中省委、省政府大院中,省委书记聂川和省长张强,正陪同项部长从电梯出来,走向省委常委会议室边上的谈话室。
  这是省委省政府的专用谈话室,中央和国家派专人来与省委书记、省长谈话,一般就用这里的会议室。
  在走进会议室之前,大家都还只是处于闲聊状态,这也是项部长一贯的风格,闲聊时显得非常和蔼可亲,但是等到谈工作的时候,会非常严肃认真。这也是中央领导人对项部长比较信任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身上带有传统干部的优点。这也是下面大部分省市对项部长很是敬重的原因。
  日期:2015-05-21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