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3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大家都好好吃饭,不要拿我来调侃哈,朱队长和我是同事关系,加朋友关系,大家不要多想!”
  她们说:“切,谁信呀。”
  我说:“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自己信了。”
  她们哈哈笑着。
  酒过三巡后,我对徐男点点头致意,让徐男说话。

  徐男举起杯子,说道:“大家静静呀,姐妹们,静静。我说几句话,我呢,不太会说话,性格大大咧咧的,说什么错的大家希望大家不要见怪。我想说两个事,第一个,首先感谢张队长今天请我们吃的这顿饭让我们更加的团结友爱,在工作中生活中,亲如姐妹亲如一家人,我们要感谢张队,大家一起来一杯,敬酒张队长,你们觉得怎么样!”
  众人都同意,然后举杯站起来,我说:“都别那么客气,来来来,干杯!”
  “一二三,干!”
  大家一起喝了这杯酒,然后坐下来。
  徐男说道:“下面我说的是第二件事,第二件事说出来,可能很多人很反感,有意见的也有很多,但我和张队长等人也商量了,我们必须要这么做!”
  大家看着徐男如此严肃的样子,都在问到底什么事啊。
  徐男说道:“承蒙姐妹们的抬爱,厚爱,支持,关心,我才能走到了代理监区长这个位置上来,上来了后,我们监区的各项工作都进行的井井有序,做得很好,评比全部名列四个监区首位,这要感谢姐妹们,都是你们的功劳。这一杯,我自己喝了,敬你们!”
  姐们群们赶紧也举起杯一起喝了。
  然后有人说道:“监区长,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啊,还那么严肃的样子,呵呵,可以为要发生什么事了。”
  徐男喝完了后,放下杯子说道:“下面才是我真正要说的事。我呢,在监狱里虽然不久,但是目睹了不少发生的一些女囚的可怜的事情。你们觉得,女囚们可怜吗?”
  有人说道:“有的可怜,有的活该。”

  徐男说道:“嗯,也是,有的的确是活该,可是,她们还是人,我们在监狱里,剥削她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徐男说的指的到底是什么。
  徐男说道:“我进来不久,但算下来,也有不少年头了,从我进来这里开始,就发现监狱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女囚家属们送进来的钱财物品,我们都要分她们的东西,有的监区,分三分之一,有的分一半,甚至有的分三分之二的!对吧!”
  众人不说话。
  徐男说道:“还有,女囚们的劳动成果,原本她们该得到的是一天劳作八个小时,可以拿到一百块,但我们监狱中,压榨了要了她们五十,多的甚至七十,她们到手的只有五十,三十,这已经是很多了!我们如果靠这个发家致富,靠剥削别人发家致富,这样好吗?”
  有人喊道:“监区长,可是我们在监狱里辛辛苦苦的,又压抑,枯燥,上班又累,而且想出去逛街也不行,也没有电脑和玩,也不能回家,然后,更没有接触到外面女孩子接触到的那么多男孩。很多因此大龄剩女了,那我们付出了青春付出了那么多的东西,为了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那些钱!”

  那边那桌的人都说是啊是啊,然后七嘴八舌说起来。
  我一看过去,那桌人大多是刚加进来的姐妹群。
  徐男说道:“发家致富?没钱就靠抢吗!这和扒人皮有什么区别!这样做,是犯法的!”
  她们那桌喊:“可所有人都那么做!干嘛我们监区不可以?”
  徐男说道:“我决定,我们不能这么下去,从现在,从今天开始,不能再捞取犯人的钱财!你们想分到钱,可以,那我们就卖烟,卖酒,卖画报!做不犯法的事!”

  她们喊:“那分到的钱都没这个一半!”
  徐男说:“如果你们想要分到钱多的,你们转监区也可以,随便你们,假如继续这样下去,有一天就算不出事,我也对不起自己良心!”
  兰芬兰芳等人看看低着头抽烟的我,说道:“我支持徐男监区长!有的女囚,家里辛辛苦苦凑钱从千里之外来看望她,带了家里一些仅有的一点东西和一点钱来,就让我们分了一半,我们还是人吗!”
  兰芬兰芳一席话,这边两桌人都在喊着支持的口号,这边两桌人,跟着我们的,基本都是有情有义,孝顺,善良的。

  那边刚加进来的姐妹群,有几个的心,就没那么合了。
  自己姐妹群都反对,何况是监区还那么多的同事们了,而且还有几个队长,她们不知道什么意见,肯定大多是反对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
  我看着那边那桌人不爽的样子,在沉默。
  她们不敢爆发出来。
  不敢表达心中不满。
  不好意思闹出来,但我估计,会有那么几个,不甘心的,会闹事的,闹就闹吧,到时候再说。
  沉默中,那帮人还是爆发了不满:“可是凭什么别的监区都在分,为什么我们不分?说违法?谁不违法啊?她们违法就不怕,到时查下来也不会先查我们!说什么良心,狗屁良心了,都这么做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说不做了?”

  有人应和道:“对啊!说不做就不做了!那我们每个月拿那点死工资,怎么活?”
  有人跟着喊:“那不如去别的监区,在这里清水监区,我们耗不起!”
  徐男说道:“想申请离开的,可以,但是我不能保证每个想调的人都能调的走!”
  刚才那三个叫嚣抵抗最凶的,直接站起来了:“那我们三个先调走!”
  徐男说:“可以。”
  她们三人说道:“谢谢张队长请吃饭,谢谢监区长和姐妹们这么久以来对我们的照顾,可我们来这里,目的是为了钱,道不同不相为谋,抱歉。再见。”
  说着,她们离去了。
  她们离去后,又有两人站了起来,然后说道:“监区长,我们也请求调走。”
  徐男说:“好,沈月,把她们名字记下来!优先让她们调走,还有,你们调走的,写个申请报告!”
  两人对徐男鞠躬,然后说再见离去。
  我点了一支烟。

  包厢里,沉默,还是沉默。
  又有人站了起来,还是我们这桌的,我一看,完了,是魏璐。
  我没说什么。
  徐男一看,脸上写满了失望。
  魏璐说道:“我,我去洗手间。”
  还好,还好,我松了口气。

  还好魏璐不是要调走的。
  沉默,一直沉默到魏璐回来。
  然后,魏璐坐下后,徐男站了起来,说道:“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说,我知道,这样的决定,让大家心里不会很舒服。”
  兰芳说道:“我们还好,我一直认为这样做不好,不过,别人就很难说了,特别是其他的同事。我们要怎么和她们说。”
  徐男说:“先说明白道理,我们不会再分女囚的财物,而我们改用卖烟卖酒这些方式来赚钱分钱。如果她们愿意跟着,就跟着,不愿意可以调走。”
  有人说道:“可是调走也调走不了那么多。”
  日期:2015-12-1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