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0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要不把美食街给她掌管,有事做,心里也踏实。”马小乐道,“如果不愿意,再找别的工作也行。”
  “嗯,女人有事做就安稳。”
  “嗳,金柱,那娃是男是女?”马小乐还是经不住好奇,自己的骨肉,不关心不正常。
  “嘿嘿,带把的。”
  “哦,儿子!”马小乐点点头,“啥时再整个女儿出来,就完美了。”
  “跟谁?”金柱问。
  “不知道。”马小乐笑道,“这事谁知道,都不定呢,不过金朵要是愿意,那更好!”
  电话到这里,就挂了,马小乐沉浸在快意之中。当然,快意之外,还有些不安,毕竟事情来得有些突然,他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没有心理准备的还有接下来的一个电话,甄有为来电,口气有点责备,说怎么按不住**子,就这么把祁愿给收拾了。

  。
  祁愿出事了?
  马小乐倒吸一口冷气,怪事连年有,今日特别多,就算是祁愿出了事,他甄有为凭啥就认定是他干的呢?
  再想想,也不怪甄有为怀疑他。
  “祁愿咋了?”马小乐问。
  “装?”甄有为道,“老弟,我不是跟你说了嘛,再等等,我找的那人回来,没准谈谈就完事了,你这么一搞,大发了!”
  “甄队,我装啥装啊。”马小乐道,“这几天我一直在忙贷款成立公司,还有华泰路馨香二期小区开发的事,哪有精力去搞祁愿?”

  “行了,先不说,案例分析会马上开始,等会在给你电话。”甄有为就撂下这么个事,匆匆挂了电话。
  马小乐听得一头雾水,甚至怀疑是不是甄有为在开玩笑。
  打电话给范枣妮求证一下,结果很震惊,祁愿真的出了事。范枣妮说,昨晚祁愿酒喝多了,回家后到小区喷水池那边洗脸,结果一头栽了进去,弄了个昏迷,现在医院躺着,要不是被人发现得早,估计小命就没了。
  “这事咋不告诉我呢!”马小乐埋怨道,“枣妮,这段时期祁愿跟我过不去,发生这意外,无论如何你该告诉我,让我有个数,别稀里糊涂地被冤枉了,还有,我知道祁愿躺医院里了,也放心了,省得天天带着保镖,日子过得心惊胆战!”
  “这么严重?”范枣妮似乎没当回事。

  “前几天,我差点被人给刺死你知道么!”马小乐道,“现在这膀子还绷带吊着呢,你说我是不是提心吊胆地过着日子?”
  “祁愿也太没趣了吧!”范枣妮一听,为马小乐着急,“你咋不告诉我你伤着了?”
  “告诉你让你担心呐!”马小乐道,“枣妮我告诉你,祁愿这人,不是没趣,而是没人性,都把你打成那样了,还对我不依不饶。这次他出事,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值得庆贺。”
  “死了才好!”范枣妮道,“一日夫妻百日恩,这话说得不错,可我就一点感觉不出来。”
  “唉,这事来得太突然,枣妮,我还冷静不下来,先这样吧,改天再跟你聊。”马小乐道,“我还得预备着,没准公『安』还要找我谈话呢,我得把昨晚的事想一便,啥时干啥的,谁是证人,都得虑一遍。”
  “不做亏心事,你怕啥呢。”范枣妮道,“小乐,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上了心,祁愿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这都咋回事呐!”马小乐有点气急败坏,“一点关系没有!”说完这话,马小乐忽然冷静了下来,咋连范枣妮也怀疑呢?
  “枣妮,你怀疑是我干的,那也就是说,祁愿的事,像是他人所为?”马小乐问。
  “不只是像,现在我分析了下,应该就是。”范枣妮道,“我说给你听听,首先,跟他在一起也好几年了,他从来没这个习惯,到小区喷水池边洗脸洗手图清醒?不太可能。其次,他是开着车的,停车的地方距喷水池还有段距离,还会到那里?与其到那儿,还不如回家呢。还有,他头后部有撞击的痕迹,就算他自己去了喷水池,蹲在边上架不住酒意栽进去,最容易磕伤的地方应该是前面或者侧面,咋就伤到后面了呢。”

  “哦,这么说来,还真是可疑。”马小乐道,“估计祁愿平日结仇太多,这一劫是早晚的事。”
  “早来早好。”范枣妮道,“不过现在也不晚,恶人总归要有恶报。”
  “枣妮,好像听你说过,祁愿不是早就不回去住了么,咋昨个晚上又回去了?”
  “他说要跟我谈个事,之前不是说离过之后房子啥的都给我么,现在反悔了,理由是我的所作所为对他的伤害太大。”范枣妮道,“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兜里揣好了剪刀,他要是对我再动手,我就戳死他!”

  马小乐听到这里一声叹息,“枣妮,我没保护好你,让你委屈了。”
  “你没法保护,我不怨你。”范枣妮道,“现在也用不着你保护了,祁愿估计是起不来了。医生说,他大脑缺氧时间有点长,深度昏迷呢。”
  “植物人?”
  “不是植物人也跟傻子差不多吧。”
  “哦。”马小乐长长地出了口气,低头看看手臂,多日的压抑和紧张一扫而光。“枣妮,不管怎么说,这对你我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马小乐道,“不能说我们不仁慈,而是祁愿那人太恶,是罪有应得。”
  “我还是有点难过。”范枣妮道,“毕竟有过一段快乐时光,即便没有了深情,却也不能平静。”
  “刚才还说死了才好,现在又哀怜了?”马小乐笑道,“枣妮,古话说得就是没错,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不应该感觉不到。”

  “我现在怜悯之心,只是没把祁愿当陌生人而已,就算是陌生人,发生这样的事也难免会有所触动么,要不那真是成了铁石心肠。”范枣妮道,“小乐,这段时间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嗯,我知道。”马小乐道,“避嫌,非常时期。”
  和范枣妮通过电话,求证了祁愿出事是真的,马小乐真是感慨万千,生活千变万化,总是有意外发生。正为祁愿的打击报复有些无所适从,一下就啥事都没了。
  不过一事落尽一事浮起。祁愿的伤害性打击报复不用担心了,甄有为对他的怀疑却不得不重视。
  马小乐毫不含糊,直接到市局门外等甄有为,得把事情说清了,否则沾上身就不容易抹下来。
  打电话过去,关机,估计还没开完会。想想也是,祁愿虽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但也绝不是普通市民,而且甄有为也说过,祁愿和他们局长的关系不一般,现在出了这样的事,肯定会重视起来。
  日期:2015-05-21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