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0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燕说,秦书记,这个事情我不敢说,但是开发区管委会的几个副主任是一定知情的,尤其是方占成,他是开发区分管城市建设和基础建设的领导也是方志彪的亲叔叔,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情。
  秦书凯听了冯燕的话,脑中不由绷紧了一根玄,如果按照冯燕的说法,自己到开发区正式上任后,已经针对此事开过几次会议,这么重要的情况竟然没有一位副主任向自己汇报。
  其中包括自己很看好的刘云中副主任,这让他一时之间有点接受不了,原来每次尽管坐在前面夸夸奇谈的是他,地下一帮表面上对自己一副言听计从模样的副主任们,其实心里却全都在抱着一种看戏的心态,他们根本就没把自己这个新来的开发区一把手放在眼里,所以,才会对此事统一深缄其口,没有人愿意捅出来
  秦书凯听完冯燕的话后,心里很不安静,表面上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的饭,这下冯燕有带你不高兴了,她不顾王子成在场,用一种嗔怪的口气,责备似的对秦书凯说,秦书记,我帮你打听来这么重要的消息,难道你连句“谢谢”都不说吗?
  秦书凯看了她一眼,机械的说了声,对了,谢谢。
  冯燕的脸上更不好看了,她把身子往椅背上一仰,眼睛盯着秦书凯说,秦书记,你至于在任何场合都对我表现的那么生分吗?你是不是很不想看到我,如果是这样,你可以把我调整到别的部门。
  王子成听了冯燕的话,意识到眼前的这位跟自己服侍的领导必定曾经有些不为人知的过往,于是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站起身来,对秦书凯说,秦书记,我先到车里等你。
  不等秦书凯说话,王子成已经转身出门,秦书凯想喊,又没出声,冯燕今天的表现很反常,王子成呆在这里,确实显得有些不合适。秦书凯吃晚饭,端起水杯簌簌口,抬眼对冯燕说,冯燕,我真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不过,有句话,我想跟你说清楚,咱们俩之间的事情,早已结束了,以后在任何场合不要用刚才的语气跟我说话,明白吗?
  冯燕说,那是你认为结束了,可是你这样一说,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了,吗?你没有,因为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只有你自己,其实,我在就该知道,我在你眼里,不过是被玩弄的一个女性而已。
  秦书凯说,冯燕,很多事情,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大家都忘记把,对大家都有好处,你还小,你要成家,我这样做打你有好处。边说,边拿起手边的公文包,准备离开。
  冯燕却一下子拦在秦书凯面前说,秦书凯,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咱们以前的所有事情就随着你的一句话,就这么一笔勾销了吗?你就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吗?我不信,我了解你,你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男人,你既然不能忘记,为什么要这样。。
  秦书凯被冯燕拦在包间里,心里尽管窝火,却又不方便发作,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以后很可能成为自己在开发区工作时必须要解决的一个大麻烦。
  见秦书凯没有搭理自己的话,冯燕几乎声泪俱下的开始表白说,秦书凯,我知道,因为以前的一些事情,你在心里对我有些意见,我不否认,我确实曾经做过有些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那只是一时冲动,我到最后并没有付诸实施不是吗?如果,我真的想要找你的麻烦,就算是现在,我的手里也有足够的东西,能让你身败名裂,你明白吗?
  秦书凯不由一愣,他不知道冯燕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但是在这种事情的处理上,他一向是遵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方针的。秦书凯问冯燕,你刚才说,你的手里“有足够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冯燕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卖起关子来,她伸手抹了一把眼泪说,秦书凯,我说的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冯燕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坏,那么不仁义。
  秦书凯心里不由恨恨的说了一句,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应该好好的感谢你,感谢你当初差点跟赵大奎一起把我整倒。以秦书凯现在的心机,这样带情绪的话,自然是不会从嘴里说出来的,尽管他有着丰富的迎合女人的经验,可是对于冯燕这种见异思迁的女人,他却没有把握自己能完全的掌控好她。
  于是,秦书凯对冯燕好言好语的劝慰说,冯燕,你看,咱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也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不是吗?就让大家保持住那种美好的感觉不是很好吗?你又何必一定要把已经截断的感情,硬要重新续上呢,这明显不现实,不是吗?
  冯燕听了秦书凯的话,心里明白了秦书凯当下的想法,于是有些耍赖的口气说,秦书凯,我就知道,你们男人全都是喜新厌旧的,可是我们女人不一样,你是我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我把最好的东西给了你,也想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可是我就是一直忘不了你。

  秦书凯心想,冯燕,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如果你真的对我一往情深,又怎么会在背后联合别人对我下黑手,现在局面变了,你又自说自话的说出这种煽情的话来,你当别人都是白痴呢,任由你忽悠。
  秦书凯故意露出些怀疑的表情,对冯燕说,是吗?你一会对我说,手里有足够的证据整倒我,一会又对我说,你对我旧情难忘,我真是不知道该信你的哪一句了,你能告诉我,你所说的证据,到底是什么吗?
  冯燕见秦书凯变着法子只是想要掏出自己的底牌,没有一丝想要跟自己和好的意思,心里已经凉了半截。冯燕敷衍着说,秦书凯,算了,既然你对我不再有感觉,就算我赶鸭子上架又有什么意思呢,你放心,以后,我会尽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不会让自己在一些场合失控。
  秦书凯最关心的是冯燕嘴里所谓的“证据”,哪里还管冯燕什么失控不失控的问题。见冯燕嘴巴很紧,秦书凯知道,即便是今天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心里想要的东西,他忽然想到,以前两人相好的时候,冯燕曾经帮自己配过一把钥匙,让自己进出她的家门比较方便,现在如果冯燕还是住在原地的话,那把钥匙对的那把锁,说不定还没换,这样一想,秦书凯的心里有了主意。
  秦书凯客气的问冯燕,你现在是要回去休息一下,还是回办公室,要不要我的车送你一程。

  冯燕嘴角微微的扬起,轻轻的哼了一声说,秦书凯,这个时候你倒是处处表现的像个绅士,其实,没有必要这样,我们之间谁都了解谁,现在就只够这种档位的照顾了,是吗?
  秦书凯没出声,冯燕则又从嘴里哼了一声,转身径直出了包间的门。冯燕既然已经撤军,秦书凯赶紧随后出来,他见王子成把车正好停在饭店门口,赶紧钻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