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1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02 22:27:36
  1.8 诺门罕战役
  1.8.1 牛刀小试张鼓峰
  就在中、日百万大军枕戈待旦准备在中国荆楚大地展开殊死搏杀的关键时刻,在中国东北与朝鲜、苏联的接壤处,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悄然来临。
  在人类历史或军史上,有许多著名的城池或隘口,在战争的攻防中起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地方我们通常会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这样的地方可谓数不胜数。
  但也有这样一些地方,他们本来蜷缩在静静的一隅默默无闻,却因为一次突然降临的战争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从此名闻遐迩。——他们因为沐浴炮火和鲜血浇灌而被载入史册,可谓实至名归。
  这样的地方并不多见。在中国如台儿庄、孟良崮、青化砭、陈官庄、万家岭,在世界如滑铁卢、诺曼底、阿拉曼、托卜鲁克、中途岛、瓜达尔卡纳尔等等。本节我们要去的也正是这样两个小地方:一个叫张鼓峰,另一个叫诺门罕。
  从1934年开始的几年时间里,20世纪最大的独裁者斯大林在苏联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清洗”运动,也称作肃反运动。近乎疯狂的清洗使得许多苏俄开国的政治家,特别是无数优秀军事将领像杀鸡剖鱼般被无情杀戮。其过程将来有机会学习二战欧洲战场时再讨论,我们这里只简单看一下结果:苏联红军失去了5个元帅中的3个,15个集团军中的13位司令,85个军中的57位军长,195个师中的110位师长,406名旅中的220位旅长。中高级军官中超过70%的人被捕或被杀,整个军队陷入空前恐慌之中,部队战斗力急剧下降。为了使指挥系统不至于完全瘫痪,苏军不得不紧急提拔一大批年轻人填补出现的巨大空缺,一时间苏军中充斥着大量的少校师长、上尉团长,而这些人很多还刚刚从军校毕业。说不定这时候老酒去也能混个指导员当当。难怪连英国首相张伯伦都说:“大清洗使苏军彻底丧失了战斗力”。离那么远的张伯伦都能知道的事,近在咫尺的日本人肯定更清楚,特别是驻扎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

  进入二十世纪以来,可以说一直到诺门罕战役之前,日军对苏俄军队始终有一种先天性的心理优势。这种优势来自于1905年的日俄战争,作为战争胜利者的日军一向瞧不起俄国军队以及后来的苏联红军。大清洗使得苏军战斗力大幅下降,导致日军原来对苏军的不屑一顾又加深了好几层。关东军参谋、战争狂人辻政信甚至放出狂言:日军1个师团能打3个苏军师,日军士兵一人能打十个老毛子。关内日军与中国军队打的热火朝天,捷报频频,而号称“皇军之花”的关东军却窝在东北无所事事,因此几乎所有的官兵都急切希望与苏军交手,借以建功立业,青史留名。据日军心理机构调查表明:“几乎所有参战的日本士兵都热切盼望与苏军交手,90%以上的军官对苏军情况一无所知,却毫无理由地轻视对手。”不管是关东军或者是朝鲜军均在一种病态的“亢奋”中蠢蠢欲动。

  1938年5月徐州会战结束之后,日本试图通过更大规模的武汉会战一举结束中国事变,迫使中国彻底屈服。日本最担心的是,一旦大兵南下势必造成北方防务空虚,来自苏联的威胁始终挥之不去。因此大本营有意寻找一个机会对苏联发动一场小规模的进攻进行试探。
  在朝鲜、苏联和中国交界处有一个连地图上都几乎找不到的小山,发源于长白山天池的图们江从它身边流过,这个海拔只有155米的小山叫张鼓峰。因为原来在峰顶有一块形状如刀的岩石又名刀山。山的东面是仅有2.23平方公里长池,俄罗斯称哈桑湖,北面是波谢特平原,西北与沙草峰相连。沙草峰位于张鼓峰西北2公里处的中国境内,海拔77米。这里四处长满了婷婷玉立的东北美人松。由于位于高寒地区,这里的冬天长达8个月,一年中有200多天都被冰雪覆盖。可是到了4月份以后,长池就成了黑天鹅和丹顶鹤的理想家园。蓝天碧湖,青松丹鹤,好一派盎然如画的北国风光!

  张鼓峰以东130公里,就是苏俄远东最大的军事基地海参崴。
  张鼓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1858年沙俄与清政府签署了《中俄瑗珲条约》,条约中文文本标示张鼓峰为中国领土。但俄国人在俄文文本上做了手脚,将张鼓峰划归了沙俄。历史上类似的事件不胜枚举,几乎所有的边境争端都是在这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下造成的。这样的情况可以随时引发争端,也可以在那里静静地躺上几百年。
  日本占领东北并建立“伪满洲国”之后,立即继承遗志认为张鼓峰是“自己”的领土,并把它划入了珲春县界。苏方主张规定的边境线通过哈桑湖西侧,张鼓峰当然属于苏联领土。
  日军之所以敢试探老毛子,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几个月前,有一个叫留希科夫的苏联人叛逃到了“伪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