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0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学习关键是为了应用,应用是为了自己得好处。马小乐直接抓目的,为自己得好处,成立新公司准备承包质检中心,就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但有些事着急是没用的,就像要成立的新公司,邝黛玲那边的贷款下不来,屁股急红了也白搭。
  耐住性子等,也是种锻炼。
  马小乐刚好接到了霍生的电话,说要请他跟金柱喝酒。马小乐很爽快地应允下来,喝个小酒放松放松,不用老想贷款和工商审批的事,也不错。再说,霍生的酒,也可喝,不看别的,就看他那份孝心,这样的人可交!
  霍生说,能答应喝他的酒,那就是看得起他,他也就不把马小乐和金柱当外人看,不去酒店,到他家里。
  “好啊!”马小乐道,“到家里是另一种待遇,任何高档的酒店都比不上!虽然酒菜的噱头可能远远比不上,但那份情却是没法超越的。”
  “马哥能这么说,实在是让霍生欣慰!”霍生道,“没有什么好酒好菜,但都是我亲手做的。”
  霍生的母亲还在医院,手术很顺利,状况很稳定,霍生找了位亲戚照看,所以才有空回家请马小乐和金柱喝酒。
  马小乐和金柱来到霍生家,心里头一阵唏嘘,不说是家徒四壁也差不多了,几件家具都是旧的。
  “本来家里也还可以,但前几天因为年轻气盛,失手把人给打伤了陪了不少钱,结果就落败了。”霍生道,“再加上母亲发病,日子也就没什么起色,要不也不会辞去体校老师的工作,为多拿点钱而跑到光大拆迁公司里去蹿腾。”
  “看成败,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金柱道,“霍生,相信自己,相信马大,用不了两年,一切会好起来的!”
  马小乐听了金柱拽的那两句,忍不住笑了,“金柱,我说你要拽句子,也慢慢来,让我适应适应,猛地冒出好几句,我还真有些受不了。”
  金柱一听,脸红了,“歌词,歌词而已。”

  霍生也笑了,马上就为金柱解场子,说赶紧进屋喝酒,要不菜都凉了。
  酒不是什么档次酒,但应该算是好久,散装的粮食酒,味醇,度数还高,喝起来是很过瘾的。
  菜是家常菜,四个热的:西红柿炒鸡蛋、青萝卜炖鸡块、大白菜烧牛肉,还有红烧鲫鱼。冷菜也有四个,花生米、腌黄瓜、海带丝和咸鸭蛋。
  “嘿,还真是看不出来!”金柱尝了几口,对霍生说道,“玩刀棒厉害,玩锅铲子也很牛啊,这家常菜的味道还真是够味!”

  “嗯,是不错。”马小乐也吃出了味,“霍生,小时候经常做饭吧?”
  “是,穷人的孩子,谁不会弄几个菜?呵呵,不过这也不是自夸,我在外面吃的饭,都没有我自己做得香!”霍生笑道,“有时想想挺有趣,我觉得自己该去做厨师!”
  “做厨师反而不好了。”金柱道,“厨师都是程序化的,做不出啥好味来,就现在好,往后没事的时候多做几桌,我跟马大也时常过来吃个过瘾!”
  “是,金柱这话说得不错。”马小乐点点头,“霍生,你知道,这桌子上哪道菜最好吃,或者说最合我口味?”
  霍生看看,摇摇头。金柱也摇头。
  马小乐指指桌子角上的一碟腌咸菜,咸菜疙瘩,“这个!”
  腌咸菜怎么上了桌子呢?
  没地方啊。家里大小桌子就一张,碗橱也没有,那碟腌咸菜没地方搁,霍生就把它放桌角了,反正也没别人,不讲究。

  “一吃这咸菜疙瘩,我就想起了我小时候。”马小乐深深吸了口气,“有点***影子,那时家里多穷啊,有咸菜疙瘩吃就不错了。还有以后到干爹干妈家,也还是这记忆,直到我上初中那会,日子才好点。”
  说到这里,马小乐自个一仰脖子,“渍”地一声干了一盅,抿嘴咂吧了一下,夹起两根老咸菜,有滋有味地嚼了起来。看得金柱和霍生还挺馋,也都学着样子,喝了起来。
  “金柱,改天有空回家里看看。”马小乐感慨道,“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也没去个电话,别让干爹干妈觉得我没良心。”
  “不会的。”金柱道,“我每次回去,长根叔和爱英婶子都让我带话给你,安心工作,好好干出个样来,家里就别牵挂了,都很好。”

  “那以前也没听你说起过啊。”马小乐盯着金柱看,“是不是你忘了?”
  “忘倒没忘,就是看你有时挺忙的,没说。”金柱低头喝了口酒,“有时吧,你不忙,可我有不记得说。”
  “那不就是忘了嘛。”马小乐手指点点,“你给我自罚三杯,还学会撒谎了!”
  “三杯没问题!”金柱嘿嘿一笑,“撒谎,那不是怕你动气嘛。”
  “这样我不更动气?”马小乐眼睛一歪,“以后说谎,直接去买瓶酒把自己灌倒。”
  “成!”金柱答应的一点都不含糊。
  “刚才我说的别忘了,等我手臂好了,找个机会就回去,不能让干爹干妈想急了。”马小乐道,“到时给我买足了好烟好酒,怎么说现在也出息了点。”

  马小乐口口声声干爹干妈地说着,霍生听得有些糊涂。
  金柱作了解释,霍生才明白,“马哥,这么说,你也是该常回去看看。”霍生道,“干爹干妈没准现在就盼着你在村头出现呢!”
  “其实吧,我也想常回去。”马小乐道,“不过现在事情确实是多,还有些破烂事。”马小乐抬手看看手臂,“瞧瞧我这模样,咋能回去?”
  “等伤好了的吧。”霍生道,“以前我带着伤回来,娘总是偷偷抹眼泪。”
  “好了吧,不谈这个。”金柱看看两人,“今天喝酒是为了高兴,少说这些吧。”
  “对,高高兴兴地喝起来!”马小乐道,“那不都是腌咸菜引起的话题嘛,不说了。”
  霍生笑笑,端起酒杯,“马哥,金哥,这杯酒我代表我娘敬你们。本来这顿酒,我打算等娘康复了,让她下厨做一桌菜的,不过这几天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所以就不等了。”
  “霍生,我们喝酒随便咋样都成,但你代表你娘来敬,我们不敢喝。”马小乐道,“顺便说一句,你娘是天底下难找的好娘!”
  “谢谢马哥!”霍生有所触动,不过马上又恢复了神态,“刚才我说要出去一趟,也可能时间要长点,所以想请金哥闲着的时候常过来看看。”
  “那当然是没问题的。”金柱道,“不过我觉得你是不是该等等,啥事这么重要非要急着走,等你娘出院回家好好的了再走不成么?”

  “有些事,我觉得还是急着点好,等不了的。”霍生说得很慢。
  “有什么麻烦?”马小乐觉得有点奇怪。
  “没有。”霍生道,“就一点私事。”
  “啥事?”金柱问。
  “也没什么,很快就能解决。”霍生闪烁其辞,不想回答。
  “嘿嘿,还不愿意说。”金柱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不是为女人的事?”
  霍生一听,看看金柱,咧嘴笑了,“金哥,你说对了。”
  “瞧瞧,英雄难过美人关,一点都不假。”金柱笑道,“还说你孝顺呢,这个时候都把老娘给放到一边了。”
  “呵呵……”霍生笑得有些勉强。
  “金柱,瞎嚷嚷啥。”马小乐制止了金柱,“霍生做事有分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