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3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说:“干!就这么干!你和防暴队的不是关系很好吗,谁闹就镇谁!朱丽花会向着你的。”
  确实,朱丽花肯定会向着我,因为她就很痛恶监狱监区里这种恶习,瓜分女犯家属送女犯的财物。
  照她说,女犯都那么可怜了,我们还要这么折磨她们一层,而且,这些都是不义之财物,收这些的,都该抓了,人品都不好。
  我说道:“我觉得她是会向着我,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下面的人不支持了我们的工作,我们在监区里,还能干吗!”
  贺兰婷说:“你们监区你先从你的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服她们,然后再进行下一步,你自己去考虑吧。”
  我挠着头,说:“真的,我也不想分钱,占用她们的劳动果实,可你让我去做,一下子,我觉得,她们肯定和我闹!”
  贺兰婷说:“闹,就镇下去!你必须要这么做!”

  我说:“唉,我试试看吧,我也不忍心这么对付女囚们。话说回来,表姐,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好了。”
  贺兰婷说:“一直都很好,只是时候没到,做不到好。”
  我说:“唉,好吧,我去跟我们的人先开个会,说一说吧。”
  贺兰婷丢了一个信封给我,说道:“里面一万块,请她们吃个饭,和她们好好说一下,她们会支持你的工作的。”
  我呵呵笑了一下,说:“支持?未必会。到时候她们说,你们看a监区那些,比我们分的比例还多,我们还不收,转监区算了。”
  贺兰婷说:“转就转吧。想转的,给她们转!想走人,给她们走!想闹,压下去!”
  我点点头,说:“那,如果闹出事了,怎么办?”
  贺兰婷说:“怎么出事?”
  我说:“如果她们闹到上面去,说以前就一直收钱了,大家把之前的证据翻出来,搞个鱼死网破,破罐破摔,让上面的人下来一查,我靠,查到我们一直做这样的事情,就全完了!整个监狱都完了,我也完了!”
  贺兰婷说:“完了就完了,你怕什么,有我保着你,我还怕闹不出更大的事!”
  我说:“可是,我们可能会被抓起来的,工作也没了的!”
  贺兰婷说:“闹得越大越好,如果真这样,整个监狱都完蛋了的话,我给你五十万!”
  我马上说道:“好,你说的啊!但是还有一个保证,不能让我坐牢了啊!”
  贺兰婷挥挥手:“好。你去吧。”
  贺兰婷巴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不过,我想,怎么可能闹得起来嘛,那些人,特别是领导们,看到火苗着起来,肯定快速扑灭,内部解决,她们是不可能让外界知道的。
  本身嘛,压榨了女囚身上那么多钱,又于心何忍?
  我拿着贺兰婷给我的一万块,去找了徐男。
  我知道徐男一定会支持我,因为徐男本身就不是对钱很敏感,而且她一直都很反对,反感这么捞钱,但为了在这里生存下去,为了能和谢丹阳暗渡陈仓,没办法啊,只能忍着拿钱了啊。
  找了徐男后,我说了我的想法,我说我们不该这么压榨女囚的劳动成果和金钱财物了,这样以后生娃没**。
  徐男对我生娃没**的话倒不会很在心,但是她一直都很反感榨取女囚的钱财,当时,她表现得很需要钱,实际上,也是为了生存,在这里,你只能随波逐流,像李洋洋她们,为什么会被整出去呢?没办法,她们不收钱,不收钱就是不合群,大家都同流合污才能走下去,有一个是白的,就没得玩了,所以,小朱和李洋洋都是要被整出去的对象。
  徐男说道:“早就是该取缔了这种恶习!可是,势必会让监区的同事们反感,甚至会闹事!”
  我说:“有人撑腰,不怕,而且她们能闹什么样呢?闹到监狱长上去吗?闹越大越好,这事本来就不合法的,她们敢闹出什么样来?”
  徐男说:“以后我们工作不好做啊如果得罪了那么多人。”

  我说:“所以,我们要强势压下去!是肯定会得罪她们的,关键我们是否顶得住她们的对抗,而且,以后的工作,我们怎么做下去?”
  徐男说:“听话的留着,不听话的,想办法赶到旁边去做闲人。”
  我说:“就怕在背后搞破坏的。”
  徐男说:“会有这样的人。我们可以卖烟,卖酒,一些其他小东西,零食什么的,这些钱可以分,不听话的就不用分了。搞破坏的,弄滚出旁边去!”
  我说:“好!等下我请姐妹们,先请我们的姐妹团们吃个饭,然后我们两告诉她们然后让她们跟其他人说下去,明天,直接就不分了!”
  徐男点点头,说:“最好是能争取到我们姐妹们所有人的支持,我也怕所有姐妹们都反着跟我们干!”
  我说:“呵呵,为了利益,连基本的道德底线和良心都没有了吗?如果没有,那我们要这样的手下,亲密来干嘛!”
  徐男说:“好,我通知她们去吃饭。”
  下班的时候,让徐男通知我们的姐妹团们今晚在监狱饭店喝酒吃肉。

  姐妹们都很高兴,只要是在监狱里面吃,大把多的人来。
  于是乎,来的,四十多个,没办法,我们姐妹团已经壮大了。
  因为徐男的得势,因为徐男做了代理监区长,之前摇摆不定的那帮人,从了我们,而之前本来就跟着我们的人,坚定了跟着我们的信念,本来如兰芬兰芳魏璐这些人,她们就是跟着我们,她们死心塌地跟着我们,我们那时还和代理监区长的黄苓斗的时候,她们就没有抛弃过我们,哪怕是那么艰难的情况下,也没有背叛我们,现在更是跟着紧紧的以我们为中心点团结紧密在我们周围。
  兰芬兰芳受过我的恩情,自然就不用说的。
  这些人中,我觉得好说服,她们孝顺,懂事,善良,但是另外刚加进来的姐妹们,就不知道怎么想了。

  大家都来齐了,开了一个很大的包厢,坐了三桌人,一桌十几个,满满的三桌人。
  有人对我说道:“张队长,这么请我们,怕不怕把你吃破产啊!”
  我笑了笑,说:“求吃破产!”
  有人喊道:“那我们就不要客气了啊!”
  我说:“好,可以,大家把我吃破产吧!”
  她们都笑了起来。

  然后有人说道:“张队长,看在你那么好的份上,我们姐们这群人中,让你挑一个,今晚陪你**!”
  然后众人哗然大笑,有人打趣她:“就你吧!”
  那女孩说道:“我不行,要是张队长看上我,早就来找我了!你们哪个漂亮的,牺牲一下自己!”
  有人喊:“这哪叫牺牲,这是好事呀!”

  她们闹着。
  突然有个喊道:“张队长!不对呀,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上次在外面吃饭她还来的!”
  另一个问:“你说的是防暴队的朱队长吧!”
  那个说:“对呀,就是朱队长!”
  然后有人说:“那没戏了,朱队长那么凶,我们不可能靠近得了张队长,会被活活打死!”
  她们问:“朱队长怎么不来呀?”
  日期:2015-12-18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