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0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郝竹仁和方占成心里虽然不满秦书凯的决定,你一来就是50万,还要公司买单,估计公司肯定不会理秦书凯的帐,看了看,见秦书凯坚持己见,只好耷拉着脑袋,不再说话。秦书凯后来说,郝县长,你和方主任赶紧打电话让人送钱吧。
  郝竹仁于是让方占成打电话让人送钱来,半小时不到,开发区的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只黑色的大方便袋,递给了郝竹仁,打开一看,码的整整齐齐的二十五万现金。
  死者家属见眼前的这位黄主任果然是一诺千金,于是赶紧表示,家里会立即按照黄主任的交代处理此事。站在一边一直没出声的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方占成立即及时的插话说,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给殡仪馆打电话,先把人拉过去再说。
  方占成这么着急的表态,让死者家属脸色一下子黯淡下来,但是看看桌上摊放着的一沓沓崭新的钞票,死者家属忍了忍,终于一句话没说的默许了。
  此时,外面已经聚集了一大帮看热闹的村民,毕竟秦书凯一行人西装革履的来到这里,还是显得比较醒目的,再说,附近的村民也能大概猜到,这帮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于是都堵在房子的前后左右,屏声静气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秦书凯见事情已经谈妥,从椅子上站起来说,老人家,有件事我要跟你说清楚了,这五十万是给你们家的赔偿款,至于说,这件案子到底最后怎么处理,公丨安丨机关正在调查,现在工地方的肇事者已经被公丨安丨局扣下了,下一步还要调查,村里这块,在当天的斗殴事件中,到底是谁组织发动了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参加集体斗殴,等到事情全都调查清楚后,该坐牢的坐牢,该法办的法办,希望公丨安丨机关调查事情经过的时候,该配合的地方,你们还是要极力配合,以做到,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不要冤枉了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秦书凯口气有些严厉的说出了以上一席话,尽管表面上他是在说给死者家属听,站在身边的开发区干部心里却都清楚,秦书记这段话,主要还是说给堵在外头的大部分村民听的。
  他这么说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把开发区管委会领导在这件事的态度上表明出来,省得一些村民在私底下议论着,管委会的领导跟建筑商其实是穿一条裤子的,要是这样的看法真的在村民头脑里留下根深蒂固的印象,那以后,开发区管委会这边的工作就难做了。
  死者家属这边这边的问题,尽管遇到些阻力,总算是解决了,秦书凯的心里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一个家属的问题解决了,后来那个死者的家属也同意开发区赔偿50万的建议。
  从黄下村回到开发区管委会的办公大楼后,秦书凯累的坐在自己的座椅上,不想动弹。今天下午的事情耗费了他不少脑细胞,他是真的感觉有些累了。
  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静下来后,秦书凯心里感觉到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前任开发区主任郝竹仁的态度始终是有些爱妹的,按理说,这件事会闹到这么大,主要责任很明显,自然是因为施工方的主动挑衅造成了的,要是有人对自己说,施工方的挖土机是无意中铲掉了拆迁户家里的屋定,相信无论如何也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理由。
  而施工方负责人面对手无寸铁的农民,大胆包天的鼓动工人打群架,显然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说不定,这原本就是施工方早就筹划好的计谋,想要趁机会把这最后两个拆迁钉子户尽快的赶出工地。
  只不过,施工方却没有想到,这里的农民对此事的反应很激啊烈,也很团结,大家抱起团来帮助保护拆迁户的利益,场面混乱之中,局面一下子无法控制,才会造成眼下这种大家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秦书凯在心里暗想,整件事中,施工方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开着铲车拆拆迁户家的房定,看来,这个问题倒是自己需要好好思考的,原开发区管委会一班领导成员,尤其是原开发区主任郝竹仁在对开发区施工方的管理上,显然是要负一定责任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是郝竹仁此前一直给施工方上好紧箍咒,绝对不会出现这次的恶性啊事件。
  只不过,现在的郝竹仁已经成为郝县长,也不是自己能够管理的干部,在目前形势下,这些也仅是自己心里的怀疑,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一切都只能先静观其变再说。
  方占成从黄下村出来后,眼见天色已晚,坐上车,直接回到了家里,今天这一天可算是把他给累坏了。今天,一大早,郝竹仁就通知他到县委的新办公室里,跟他关起门来商量怎么完成张县长交代工作任务,方占成一接到郝竹仁的通知,心里就明白,郝竹仁从几个副主任中唯独挑自己来配合他做好死者家属的思想工作和赔偿事宜,目的很明显,无非是因为这个出事工地的大老板是自己的侄儿方志彪。

  方占成心想,郝竹仁,平时方志彪向你进贡了那么多的重礼,现在也该是你为他的事情出点力的时候了,你就算是把我叫过来,我也只能是一种态度,你是领导,你说了算。
  郝竹仁跟方占成一副商量的模样,方占成却始终是点头,就是不肯多说一句话,郝竹仁心里不由暗骂方占成这个老狐狸,关键时候就跟自己玩阴的。郝竹仁问方占成,方主任,这赔偿款的事情肯定是必谈内容之一,不知道方主任对赔偿款的上限有什么建议?
  郝竹仁的意思是,既然方志彪是你方占成的侄儿,这件事上,方志彪的公司准备出多少钱,你的心里必定是有数的,你现在赶紧把底价说出来,咱们去的时候,跟人家也好谈。
  方占成自然是明白郝竹仁话里的意思,但是他却装出听不明白的样子说,郝县长,这可是大事,我一个副职哪能敢随便发表意见呢,还是听你领导人的吧,我一切听你的。
  郝竹仁心头压着一股火,却又无法名正言顺的发出来,只能憋着,谈了一会,他意识到,即便是再谈一天,方占成也不会跟自己说出什么有用的话来,只好主动结束谈话,让方占成下午准时到黄下村跟自己集合。
  方占成点头哈腰的走了,郝竹仁气的肺都要炸了,这个方占成,自己在开发区任职的时候,抽空就请自己喝顿酒,在自己面前装的像个孝顺的龟儿子,自己才刚走出开发区,一下子就原形败露了,早知道,这老东西是这么个翻脸不认人的家伙,当初就不该给他那个侄儿那么多的便利和实惠,虽说,自己也得了方志彪不少好处,可是自己拿到的那点好处费跟方志彪从自己手里照顾拿到的工程获利比较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下午,方占成早早的就到黄下村等着郝竹仁,他知道,郝竹仁现在是看他哪里都不顺眼,自己绝对不能给他找到机会出自己的洋相,要是自己去的稍稍迟了,他当着那么多下属的面借题发挥说自己几句,自己也只能受着,谁让人家是领导呢,即便是离开了开发区,他的级别依旧别自己高,还算是自己的领导。
  下午跟死者家属的谈判是无比艰难的,事情很明显,双方对于赔偿金额差别太大,怎么谈也谈不拢,郝竹仁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才想了个金蝉脱壳之计,把秦书凯哄过来接手处理此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