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0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带上刘云中等几个工作人员,立即赶赴郝竹仁说的黄下村,进村之前,秦书凯特意交代司机王子成跟自己一道进去,现在的秦书凯做事之前,对各方面的考虑比以往相对周全些,他考虑到,如果一会儿出现情况不对劲的现象时,身边有个王子成毕竟是学过武术的,对自己又比较忠心,脱身相对方便些。
  王子成每次跟秦书凯出门办事的时候,只要秦书凯不主动叫他,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车里边听音乐,边等着秦书凯的召唤,今天到了黄下村,见秦书凯反常的叫自己陪他一起下车,心里有点纳闷。
  王子成对秦书凯的话总是言听计从的,所以,尽管心里有些疑惑,却还是跟在秦书凯身后,一起走进了黄下村。
  郝竹仁派出的下属早已等在黄下村的村口,一见到有几辆黑色轿车,一看就是公车牌照停在村口,赶紧就迎了上来,确认是秦书记等人后,立即在前头小跑带路,把秦书凯一行人带进了郝竹仁正在进行谈判的死者家中。
  黄下村地处普水县和普和县交界处,这里因为地势正处于两县交界处,治安情况一向不是很好,当地很多村民对于一些外人的警觉性也比较高。
  方志彪的工地就在离黄下村不到一公里的地上,自从工地开工以来,除了噪声扰民之外,工地上的一些素质较差的工人,也经常因为一些琐事跟当地村民发生摩擦,因此村民们对这帮工地上的工人,印象相当不好。
  这次出事的村民正是黄下村的村民,此人所住房屋被划定为拆迁范围后,一直以来,因为补偿款的问题没有谈妥,所以,该村民便一直住在原来房子里,尽管工地上机器轰鸣,有的大型施工机械往往只离他家的屋定甚至几米的距离都不到,他却依然抗住压力,不争取到让自己满意的补偿款,坚决不搬迁。
  两天前,施工方再次进行施工的时候,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的,竟然挥舞着挖土机的大铲子,一下子端掉了该户村民家里的屋定,这下,仍旧在屋里坚守的村民不让了,他立即从屋里冲出来,要找挖土机的司机要个说法。
  挖土机的司机被农民一下子从驾驶室里拉出来,年轻的挖土机司机哪里是整天在田里干力气活的农民的对手,于是挖土机司机赶紧冲着身后的此项工作负责人呼救。
  负责人见状,不管三七二十一,指挥这手底下一帮人立即过来帮忙,同时趁着拉架的机会,狠狠的在农民的身上弄了几下,这下家里有个年纪大些的老人心疼儿孙吃了亏,也冲上来准备帮忙,没想到,老人还没冲到打架这帮人身边,却在往前跑的时候,一下子正好撞到了停在那里的挖土机的尖角上,说来也巧,,推土机的尖角正好对准老人的左边太阳穴,撞了一个洞,可怜的老人连哼也没哼一声就昏倒在地。

  当时在现场的村民以为老人已经没救了,一时群情激愤,纷纷主动上来帮忙,要把挖土车的司机带走法办,工地负责人以为涌上来的一帮人是复仇来的,情急之下,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指挥着现场的工人,对涌上来的人群立即拿起工具还击。
  于是,工人们在负责人的指挥下,有的拿瓦刀,有的拿砖头,一个个跟冲上前的农民打成一团,几分钟的功夫,一个工人在与农民的厮打中,用力过猛,竟然一板砖把一个农民当场砸的脑袋出血。
  村民们见又有人倒在血泊里,赶紧停下械斗,立即打120准备把伤者往医院送,没想到120到达现场的时候,当场宣布此人已经不治身亡。
  黄下村的村民们上上下下很快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眼见着一转眼的功夫,村里竟然被施工方打死了两个人,黄下村的村民原本全都是祖辈居住在这里,邻里之间多少有些沾亲带故的,见有人被打死,全村的男女老少愤怒的情绪就像是熊熊烈火燃烧起来。
  村民中,不知道谁大喊了了一声,“打死这些龟儿子,让他们血债血偿”,众人一窝蜂的冲进工地里,开始徒手跟工地上的工人搏斗,并且拿起手里方便的硬啊物,砸毁工地上的一些施工设施。
  工地的负责人这下才慌了手脚,赶紧掏出手机拨到110报警,等到公丨安丨干警赶到现场的时候,工地方和村民方都已经先后又有不少人受伤倒地。
  因为,此事已经涉及人命,所以,公丨安丨干警当即把闹事双方的主要责任人带回公丨安丨局接受调查,其他人等一律先回去,等候通知。
  尽管,公丨安丨机关已经出面调查此事,当时村民们的愤怒情绪却丝毫没有任何缓解,他们早就听说这处工地的承建一方老板跟开发区管委会的领导好的像是穿一条裤子,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没有人为老百姓出头的局面的,当初拆迁的时候,不管是从村里的干部到开发区管委会的干部,都一个劲的帮着这帮承建老板说话,把农民该得的利益压的少之又少,明明有两户居民的拆迁补偿款还没有谈妥,村里的干部竟然也会同意承建方开始施工,种种迹象表明,即便是打死人的嫌犯已经被带进了公丨安丨局,结果还是不很乐观的。

  村里几个当家的中年汉子,前几年一直在北京上海那些大城市打工,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大家在一起商议说,要是想要此事得到公正的解决,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事情闹大,只有把事情闹大了,惊动了更高层的领导,这帮村里和开发区管委会的龟孙子才不敢暗地里动手脚,偏袒这帮欺负人的混蛋。
  村民们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所以才会出现前两天在高速公路上堵路,并且大量村民积极准备上啊访的现象。
  现在,张富贵派郝竹仁来做工作的这家人,就是在工地上参与斗殴时被工人一砖头拍死在当场的农民。
  郝竹仁原本以为,到死者家里,简单的谈谈,代表政府一方安慰一下受害者家属,再出点钱把这事情给结了,也就算了,没想到,自己已经过来谈了三个小时,却一直没跟受害者家属谈拢,而且双方谈话的气氛越来越不和好,他意识到,如果在这么继续谈下去,只怕,这件事很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
  这次的事情毕竟影响很大,自己又是张书记亲自点名派过来处理此事的,郝竹仁担心,这件事没处理到位,对自己各方面的声誉会有影响,思考再三,还是打了个电话给秦书凯。
  秦书凯远远走来的时候,郝竹仁立即从屋里迎出来,冲着秦书凯边伸出手来握手,边低声说,秦书记,你总算来了,我这急的嗓子快冒烟了。
  秦书凯没功夫跟他闲扯,直接问他,谈到什么程度了?
  郝竹仁说,我已经在这里跟死者的家属磨了三个小时嘴皮了,就是谈不拢啊,现在已经僵住了,他们非要见你才肯继续谈。

  秦书凯问,什么问题卡住了?谈不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郝竹仁没好气的说,还能有什么原因,无非是嫌钱少呗,我已经跟死者家属明确表示了,根据开发区以前处理此类事件的规定,最多只能赔偿他们家三十五万,可是他们竟然狮子大开口,非要五十万不行,否则,死者的尸体就不火化,还要继续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