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69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朦胧轻柔的月光,闲散地穿过窗框,立刻变得如刀削般整齐,落在两人身上。

  “说啥呢。”柳淑英轻轻一笑,伸手揽着马小乐,“你这话问得真是傻。”
  马小乐呵呵一笑,也不说话,迷迷糊糊地要睡过去,有点累。但柳淑英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轻声在马小乐耳边问道,“小乐,你说,如果要有人拿刀刺向我,你会咋办?”
  马小乐迷瞪着听到了这话,忍不住笑了,借着月光望望柳淑英那张令人窒息的美脸,伸手摸了摸。这一刻,马小乐感觉到了柳淑英的另一面,那种女人的简单可爱,还有那么点小小的妒忌心态,尤其让人爱怜。
  “我可不会像今晚保护邝黛玲一样,挥着衣服去挡开那刀。”马小乐嘿嘿一笑,把头埋进柳淑英的怀中。
  马小乐能感觉到柳淑英的心跳,很乱。
  “呵呵。”柳淑英笑了下,尽管很听上去很柔和,确实凉丝丝的,“那我可能有一点点的难过,但一点都不会怪你。”
  马小乐再次伸手摸摸柳淑英,“阿婶,我还没说完呢,你抢啥话呀。”马小乐哈哈一笑,“我说我不会像保护邝黛玲那样,挥着衣服去挡开那刀,你知道为啥不?”
  “为啥?”
  “我不要挥衣服去挡,那是因为不能保证一定挡得开,万一挡不开呢,那不是要害了你?”马小乐道,“我就直接就扑上去了,身体过去,肯定能挡得住,那保险系数多大?”
  柳淑英想笑,但没笑出声来,只是揽马小乐的膀子多用了些力气。
  第二天一早,柳淑英就把马小乐喊了起来,没给他睡懒觉,因为想要他早点回去吃药。
  马小乐伸伸懒腰,也没赖床,因为的确有事情要做,得去找甄有为把祁愿的事给解决掉,要不还真是不得安生,弄不巧就会坏了大事。
  柳淑英端上了早餐,马小乐坐下来就吃,吃好了养足精神去办事。
  “小乐,你说昨晚的事是谁干的?”柳淑英道,“啥事结下这么个大仇,非要动刀动枪?”

  “阿婶,这你就不知道了,现在这世道,人心都坏了。”马小乐道,“就昨晚那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吉远华,你说就那人,咋说我和他以前也算是同事,又都是从沙墩乡出来的,有啥不能走到一起的?可他偏偏就跟我过不去,事事跟我作对,我已经让得不能再让了,后来确实没了法子,我把他整了一顿,结果倒好,跟死铆上了!”
  “还是那个吉远华?”柳淑英皱了下眉头,“以前在乡政府里头,看上去挺文静的一人,咋这么不通事理呢?”
  这话可把马小乐说急了。文静这词是褒义的,用到吉远华身上,可惜了。“他不是文静,是他娘的阴!”马小乐道,“阿婶,我不许你说吉远华那王八蛋子文静!”
  “行,我不说就是。”柳淑英笑笑,“他不文静,是阴险。”
  “对嘛!”马小乐喝一大口豆浆,“这样说才合我胃口。”

  今天柳淑英没再穿旗袍,不过马小乐脑海还留有昨晚的影子,用过早餐后趁柳淑英不在意,从后面抱住她,说得消遣消遣。
  “不行,你的伤还没好呢,不可以。”柳淑英还是不同意。
  “你不知道我想你都要想死了!”马小乐不松手。柳淑英没法子,便柔和地说道:“小乐,你听我的,现在不行,等你伤养好了,随你就是,还不行么?”
  马小乐翻了翻眼,觉着这条件还不错,“阿婶,随我咋样都成是不?”
  “嗯,是。”柳淑英点点头。
  “到时我让你咋样个姿势都成?”马小乐抖着眉毛嘿嘿直笑。
  “你……”柳淑英假装生气地看了马小乐一眼,“我不是说了嘛,不重复了。”
  “好,成交!”马小乐松开手,得意地拍着巴掌。
  柳淑英不想再说这事,话题一转,“小乐,跟你说正经的,你这骏乐公司马上要运转了,我还真有些不自信,我能拢得来么?”

  “咋又说那事了呢。”马小乐道,“开始都不让你操心,一切都听我的,等稍微稳稳,马上就到新区找块地,噼里啪啦地找工人给建上大楼,只管卖就是。到时你只管看看那些个部门或者负责的人员是咋样开展工作的,用不了多久你就上路了,到时你可以大展身手,凭自己的眼光去策划项目进行开发,哈哈,那个时候,我可正成甩手老板了,只管享福就是!”
  “呵,你想得真美。”柳淑英笑道,“你不想想,万一到时我啥都给你搞砸了,你收拾烂摊子还来不及呢。”
  “那也没啥,我总之不会生阿婶的气,只要是你搞的,不管好坏,就俩字,没事!”马小乐呵呵一笑,“阿婶,不要轻视了自己的能力,你肯定行!”
  离开柳淑英住处,马小乐还是打车回自己宿舍,到了楼下,金柱和霍生已经守着了。
  “马大,一大早哪儿去了?”金柱憨憨地问道。

  “哦,晨练呢。”马小乐振了下没伤的胳膊,“啥时也练成跟霍生一样的身手,那可就牛比了!”说完马小乐径自上楼进屋,很快吃了药,又带了中午和晚上的在身上。
  “去公『安』局。”下楼后,马小乐钻进车里。
  金柱开车,霍生坐副驾驶。
  “马大,准备报案?”金柱问。
  “不报。”马小乐道,“报案他们也查不出来,不过得和位朋友打个招呼,看看他有没有啥好法子,反正这事不能再拖了,拖不巧我就栽了。”

  金柱看看副驾驶位置上的霍生,本来他和霍生两人私下里讨论得热火朝天,到底该怎么彻底解决这事。但此时,霍生一脸严肃,一言不发。金柱也收住了口,不再发问,从后视镜里,他看到马小乐在闭目养神。
  马小乐在想事情,要不要邝黛玲帮忙。看模样,邝黛玲还真有那实力,要她介入进来解决问题,应该不成问题。但关键是,邝黛玲的解决办法是什么?找道上头面的人物出来调停,还是也找一帮打手硬拼?要是第一种,倒是还可以接受,不管怎么样,也算是和平谈判。第二种,那就悬了,弄不好双方再有个把两个的被砍死,那问题就严重了,性质变了,承担不起。但就解决办法,马小乐还不好意思问邝黛玲,问的本身就说明想要求帮忙了。

  所以马小乐要先找甄有为,看看他有没有法子,实在不行,再问邝黛玲会通过什么方法来帮忙解决。
  甄有为见到马小乐缝了五针的胳膊,很是惊讶,“哟,问题严重了?”
  “又捡了条命。”马小乐呵呵一笑,“甄队,我是真没辙了,你看看给个点子。”
  “这事,还有点难办。”甄有为点烟沉思,“还是祁愿?”
  “除了他还有谁这么大胆子。”马小乐沉下了脸,“甄队,从小就没受过这样的欺负,即使被欺负了,也会加倍还回去。”
  “先别动气。”甄有为道,“生气作决定,容易偏离方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嘛,我找道上的来说说,能摆平不就啥事都没了?”
  “你那朋友出去闭风头还没回来?”马小乐问。

  “不是朋友,你可别乱说。”甄有为嘿嘿一笑,“跟他们那些人,永远成不了朋友。”
  “欸,不对啊,上次你说是朋友的。”马小乐挠挠头皮,“那是我记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