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5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1-30 21:23:00
  更新线----------------------
  我抬头茫然的看了一下叔父,叔父立即紧张道:“是不是哪里不得劲儿?”
  “不是。”我回了一句,刚想说婆娑禅的事情,就瞧见刚才去拿药的和尚正飞快的跑过来,便住口不说了。
  天然禅师把药接在手中,敷了我脖子上的伤口,又安慰我和叔父道:“没事了,阴毒半日可清,伤两日可痊愈,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叔父狐疑道:“天然,你别因为我说要杀光你庙里的人就诳我。不中听的话我可要先说在前头——你要敢糊弄我,就算是我侄子现在没事,过个十年八年的,又因为这旧伤有个三长两短,我还得回来灭你的庙!”
  叔父恶语相向,我颇觉过意不去,又不好说什么。天然禅师倒不介意,道:“这孩子宅心仁厚,吉人天相,我相信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你做叔父的,可不能老是咒他。”
  “放屁!”叔父骂了一句,又没好气的回问拿药的和尚道:“纱布呢?!”
  “没拿。”那和尚一脸无辜的表情,道:“主持让去拿药,没说要拿纱布。”
  叔父登时大怒,道:“小贼秃没脑子!伤口敷了药以后不用包扎么?!”
  “用我的手绢吧。”卫红突然走上前来,伸手递过来一条淡蓝色的手帕。
  日期:2015-11-30 21:25:00
  叔父没有接,而是满含敌意的横了她一眼,她吓得浑身颤抖,却没有后退,而是小声说道:“这是新的,没有用过,很干净。”
  叔父“嗯”了一声,脸色稍稍好转,伸手要去接那手帕,卫红也是个细心伶俐的人,连忙说道:“我来帮忙吧,我母亲是医生,我学过包扎伤口。”

  叔父听见这话,便让她近前来。
  卫红把手帕在我脖子上缠了一圈,在脖颈后面打了个结,果然是手法熟练,又快又舒服。
  包好之后,卫红笑道:“这样看起来不像是包扎伤口,像是戴了个围巾。”
  我道:“谢谢。”

  卫红道:“不用客气。”说罢,她还回头看了一眼叔父,叔父的脸色又好转了些,朝她微微颔首。
  卫红身后的几个女青年见叔父不再发火,都大了胆子,围在最前面,挤着看我,像是再看什么稀奇的怪物一样,目光瞟来瞟去,伸手指来指去,神情又兴奋,又激动,似乎还有些羞赧。
  我突然想到自己只穿了个裤衩子,登时也尴尬起来,连忙说道:“大,把我衣服拿过来。”
  早有和尚把我的衣服给抱了过来。

  看我手忙脚乱的穿,卫红等人都忍着笑,小声的叽叽喳喳,议论纷纷。
  我摸了摸外套的内袋,婆娑禅果然还在,那我便可以确信自己在水下所看见的婆娑禅从怀中跌落就是幻觉了。
  日期:2015-11-30 21:30:00
  如果是幻觉,那可就真是惊险。如果没有这幻觉,我也不会想到婆娑禅功,也不会默修禅功,绝了声色之相,更不会从那恶龟的阴邪目光中脱身。
  万万不料,一场幻觉竟然能救自己一命!
  莫非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福祸无门,全是自招?
  但是那乌龟口中吐出来的东西,那个带有凹槽和“针头”的“金属片”,到底是我幻象中所见之物,还是真的存在物,我心中仍存疑虑。

  我把那乌龟的断脑袋抱了过来,掰开它的嘴,瞪大了眼睛去看它的口中——周围众人不明所以,有的吓得后退,有的反而好奇的向前围观,叔父忍不住说:“道儿,你真的没事?”
  “大,我怀疑乌龟的肚子里有东西。”我反复看了那乌龟的嘴,找不到那金属片,料想这东西如果真的存在,那便一定是在乌龟的肚子里。
  叔父半开玩笑道:“那龟孙子的肚子里能有啥好货?多半是刘解放的肉吧。”
  “不是说那个。”我凑近叔父,低声说道:“大,这乌龟的肚子里藏着一件邪物,能让人跟它达成交易。你还记得那聋哑船公不?还有那个百川和尚、千山和尚,包括刘解放,都跟那件邪物有关。”
  叔父看着我,满脸的不相信,道:“哪里会有这种事?”
  我道:“那大乌龟的尸身就在池塘底,捞上来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叔父见我说的认真,沉默了片刻,道:“中,那我下去捞!”
  日期:2015-11-30 21:33:00
  叔父的水性不算是极好的,但是他的锁鼻功修为可是远在我之上的,再加上他有夜眼,可以水下开目观物。因此,他抱着石头,沉入池塘底,将那大乌龟的尸身取上来,并不算什么难事。
  略微收拾了一番,又嘱咐了天然禅师照顾好我以后,叔父便抱着一块大石,跳入了池塘中,往水下沉去。

  叔父一下水,卫红等女青年就越发的放得开了,她们本来还怕叔父,现在只剩下一帮和尚,她们可什么也不怕了。一个个都围在我身边,也不谈女孩子的矜持了,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乱问起来:
  “喂,你怎么有那么大的本事?”
  “嗐,听你的口音肯定不是本地的人,你是哪儿来的?”
  “哎,你怎么能憋那么长时间的气?”
  “咳咳,你究竟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嗯……你将来不会在庙里当和尚吧?”
  “那个,你跟那么大的乌龟打架不害怕吗?”
  “对了,大乌龟咬你脖子的时候,你痛不痛啊?”
  “……”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有五六个女人,叽叽喳喳的比两台戏还热闹。我被问的头昏脑涨,也不知道该回答谁,索性就闭了嘴,任她们乱问,对谁也不回答。
  日期:2015-11-30 21:36:00
  到最后,也不知道是哪个女青年问了句:“喂,同志,你是用什么东西把龟*头给砍掉的?”
  这句话一问出来,四周猛然就变得静悄悄的死寂一片——任谁也不说话了,各个都憋红了脸,你瞧瞧我,我看看你,看模样,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滑稽。
  我正奇怪她们是怎么了,突然有人“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接着便是“哈哈”、“叽叽”、“咯咯”、“嘿嘿”……各种笑声一窝蜂的响起来,众女青年乱成一团。
  那些外围的男青年也各个形容猥琐,窃笑不已。
  只有和尚们,眼观鼻,鼻观心,一个比一个宝相庄严。
  我迷瞪了片刻,也突然醒悟,原来是最后说话的那个女青年言语中有歧义,让人想歪了。

  这可真是……我自己也不由得闹了个大脸红。
  “喂!”卫红突然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大英雄,没想到你也会害羞啊。”
  我稍稍一怔,道:“我算什么大英雄?我不算的。”
  “怎么不算?”卫红道:“你之前敢冲进火里去救人,后来又敢下到水里除掉那么厉害的怪物,全都是冒着生命危险,这里没有一个人做得到。你不是大英雄,谁是?”
  我难为情道:“不是的……”
  日期:2015-11-30 21:41:00

  卫红又道:“其实我跟刘解放不是一类人,我也看不惯他的做法。”
  我“嗯”了一声,没说什么话,但心中暗道:你们都同志了,还不是一类人么?
  不过从之前的种种行为上来看,卫红确实跟刘解放是有些差别的。最起码还有些敬畏和良心,不至于那么歹毒。
  卫红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道:“刘解放以前也不像今天这样的,也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回事,好像发了疯一样……他明明看见那个济清和尚在大雄宝殿,还要放火去烧,还骗那个济清和尚,说什么他的宝贝就在殿里……然后又拿着枪,跑到池塘这边,乱打一气,结果惹出个大乌龟出来,反而把他自己给咬死了……他以前还听我的话,今天——”
  “等等!”
  卫红的话让我听得心惊,我忍不住打断她的话,问道:“你刚才说刘解放是故意要烧死济清和尚的?也是他自己来这边的?他认识济清和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