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72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如果你出马可能问题不大,但是人家现在被孙瑞雪盯着,不知会不会移居到昆明来?据我所知,孙瑞雪的背景非常雄厚。”胡小英问:“你们还不知道她父亲是做什么的?”梁健说:“她还不肯说。”胡小英说:“孙瑞雪?我知道了,今天晚上,我就去问问这里的领导和企业家,他们应该知道孙瑞雪的父亲是干什么的。”
  在听到梁健是通过纸板箱上的记号笔号码,认出了叶览被劫持的地方,胡小英笑看着梁健说:“你这不是都快变侦探了?”梁健说:“哪有啊,只是凑巧。”在胡小英面前,他可不想自我吹嘘。
  梁健吃过晚饭,看看时间不早了,他就催促胡小英赶紧去赴宴吧,他也打算走人。在门口,胡小英转过身来,她富有线条美、又丰满感性的身体,让梁健拥抱着她好一会,才放她离开。
  梁健在房间里等了一会,才出了门。到了楼下,车子已经等在那里。梁健上了车,就直奔机场而去。
  与郎朋打了电话,说在机场等候他们。在距离登机一个半小时的时候,郎朋、朱小武、叶览和孙瑞雪都来了。这么晚了,孙瑞雪竟然还送他们登机,让梁健很是感动。孙瑞雪手中还拿着一杯星巴克的咖啡,递给梁健:“请你喝。提提神。”
  梁健看到咖啡,就有本能反应想要躲开,他说:“你该不会泼我裤子吧?”
  从宁州到昆明的航班上,孙瑞雪就差点不小心,将一杯咖啡洒在了梁健的裤子上,幸好有朱小武接住。
  孙瑞雪说:“你别担心,有朱小武在,洒不到你身上。”郎朋和梁健都笑了,朱小武也不好意思的笑着。只有叶览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

  机场播音已经在请乘客登机了。梁健说:“瑞雪,这次真的是要告别了。能认识你这个昆明姑娘,我们都很高兴。”郎朋开玩笑说:“要不要跟越美和瞿歌一样,来个深情拥抱?”
  叶览说:“想得倒美,要拥抱,我们瑞雪也不是和你这只‘狼’拥抱啊。小武,你可以。”朱小武毕竟是警察,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让他上演拥抱大戏,他的脸面有些下不来。
  孙瑞雪也知道他的性格,就说:“算了。我什么时候去江中的时候,来找你们玩吧。”朱小武这时倒说:“我们等你来。”郎朋说:“你等她,就你等她,别扯上什么‘我们’。”孙瑞雪嘟起了嘴巴,说:“郎队长,作为领导,不带老这么调侃下属的啊!”
  郎朋笑了:“哈哈,小媳妇,这么快就替男人出头啦!”孙瑞雪朝郎朋扔过粉拳来:“说什么呢!”
  郎朋闪身说:“我们登机喽。”孙瑞雪说:“我让人把一些土特产已经打包托运了,到时候,你们下飞机的时候去取一下。”

  梁健感叹:“瑞雪,你太体贴了。”孙瑞雪说:“我知道梁书记喜欢茶,普洱给你弄了几斤,反正大家都有,就是些小东西。”
  飞机几个盘旋之后,已经上了昆明市的上空。从窗口,朱小武在望着下面,郎朋在看着窗外,叶览也在望着下面。梁健在眯着眼睛,他脑袋里转着的问题是,几个小时之后,将要回到镜州了,到了镜州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已经开始在梁健的脑海里盘恒。
  梁健感觉,自从当了领导干部之后,人的脑袋与平民百姓之间就有了区别。以往在乡镇当一般干部,到哪算哪,脑袋里很容易放空。但是当了领导之后,就不同了,很多时候有很多东西在盘旋。
  梁健有时候在想,那盘恒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此刻梁健,算是有些明白,那是权力的魅影。当了领导,你有了权力在身,同时你也害怕失去,所以时刻保持着警惕,走了这一步,会想着下一步,避免一脚踏空,什么都没有了。
  此刻,梁健想的是,即使小龙矿业的资金问题解决了,股东们拿回了被诈骗的钱作鸟兽散了,难道作为市委书记的谭震林,会舒舒服服地让梁健推开休闲向阳这个工作嘛?
  梁健的自我回答是:“悬!”
  的确是悬!正在梁健飞回宁州的同时,在镜州市委办公室内,市财政局长候阿宝正在市委书记谭震林办公室汇报工作:“谭书记,今天金市长让我们接受了一笔预算外资金。”
  谭震林听了之后问:“这笔资金是什么来源?”侯阿宝说:“这笔资金是从云南来的,据说是追回的小龙矿业非法转移的资金。”谭震林问:“追回?这是谁追回的?”侯阿宝说:“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谭震林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候阿宝是资深的谭震林这一派,但当时宏叙在镜州任市长的时候,对侯阿宝也不薄,侯阿宝也是聪明人,为此也渐渐处于中立状态,谁也不得罪。
  如今镜州市又已经在谭震林的掌控之下,大家都说,新来的市长金伯荣只是来过渡一下,发挥不了大作用。认识到这一点,侯阿宝又开始向谭震林靠拢,慢慢变成了早请示晚汇报。
  谭震林当然也知道侯阿宝的意思,但是他也不能完全信任他,有些话不能让侯阿宝听到。侯阿宝走后,谭震林就给葛东打了电话:“据说,小龙矿业转移的资金被追回,你知不知道这回事?”
  葛东还没有掌握这个消息,他说:“我还没有听说。”谭震林略带责备地说:“你这个区委书记,消息也太闭塞了!追回的资金,有一部分都已经到了市财政预算外账户。”
  葛东一听额头冒汗,这次自己的消息的确一点都没掌握。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权力的优先权,一定意义上就是消息的优先权。他赶紧说:“对不起,谭书记,我马上去了解。”

  谭震林脑袋里忽然转过一个念头,对葛东说:“你等等!最近你们县里的梁健在干什么?”这段时间,谭震林好像都没有听到梁健的动静,他本能的感觉,梁健这家伙可能在鼓捣什么。
  葛东说:“哦,他说身体不舒服,请了几天假在休息。”谭震林顿时脑门一热:“什么?在休息?追回资金的事情,会不会跟他有关系?”葛东说:“我马上去了解!”谭震林说:“你自己的班子成员,你要管好!”
  葛东连着被谭震林,心头郁闷非常。他拿起了电话,给梁健打去了电话,听到的却是中国移动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葛东心里非常不满,心想,难道这个梁健假装给自己请假,其实是去追回邱小龙的资金?!当时自己将梁健从公『安』借用的干警抽回,还以为梁健就束手无策,闹脾气要休息了。难道自己还是被梁健骗了一把!
  葛东就打电话给县委办主任池水桥,问他知不知道梁副书记在那里?池水桥掌握的消息,也只是梁健请假休息了,并不知道他的去向。葛东把从市委书记谭震林那里受的气,一下子全部撒在了池水桥的身上。

  池水桥也是懵了,很是郁闷的拿起电话,拨了梁健的电话。也是关机。他立马将梁健的秘书张嘉叫了过记应该是在家休息。
  池水桥有气没处撒,只能找张嘉的不是:“我不要听什么‘可能’,我要听的是肯定。你是梁书记的秘书,你应该随时掌握他的行踪,如果你不掌握,那就是你的失职。”
  梁健请假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张嘉他已经去了云南。这并不是说梁健不信任他,而是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份麻烦。为此,张嘉一直认为梁健不过是在家休息,于是他理直气壮地说:“我掌握的情况,就是梁书记在自己家里!池主任你为什么不打个电话给梁书记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