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88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秦书凯的内心跟父母的感觉是一样的,没有哪个男人结婚的时候会想着以后还有离婚的一天,但是往往天不如人愿,就像当初和孙静结婚,秦书凯以为,以孙静对自己的一往情深,两人的婚姻还是有保障的,就算孙静坚持要丁克,闹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只要自己尽量忍,自己跟孙静的婚姻关系还是能保持住的。
  没想到,孙家人根本就不给他任何机会,铁了心的要把他撵出来,百般无奈之下,他为了自己自尊不再受到伤害,为了让父母能过几天安心的日子,只好选择了离婚。
  第二次的婚姻,尽管是刘丹丹积极主动的示好,才使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秦书凯跟刘丹丹结婚后,脑子里想着的还是那个词,白头偕老,再说,两人夫妻几年,儿子都有了,刘小娟找上门来揭露自己年轻时的荒唐债,刘丹丹都能理解自己并原谅自己,夫妻之间还有什么难关过不去呢。、
  没想到,马燕和妞妞的事情暴露出来后,刘丹丹的性情大变,简直变了一个人,她不仅阻碍秦书凯提拔为县长,对秦书凯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无论秦书凯怎么哀求,她就是不松口,坚决要求和秦书凯分开过日子,不想恶化秦书凯在一起了。
  秦书凯心里也明白,自从跟刘丹丹结婚后,两口子一直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两人之间的交流时间比较少,感情上也淡了很多,刘丹丹的心里对自己还是有些腹诽的,现在又出现了马燕的事情,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总是要有一定的时间来调节一下情绪的,因此,秦书凯选择了等待。
  他期望着妻子刘丹丹总有一天能考虑到孩子的成长,考虑到孩子的未来回心转意,但同时他也做好了迎接最坏结果的心理准备,所以他才会让父母先搬回家住,在这一点上,秦书凯觉的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
  总不能让父母住在那里,直到刘丹丹亲自当面去把难堪的脸色摆出来,父母再搬家,自己做错了事情,所有的一切后果就该自己来承担,何必连累老人呢。令秦书凯没想到的是,在他认为理所当然的决定,在刘丹丹的眼里却无疑是另一种态度决绝的表示。
  当刘丹丹发现,孩子的爷爷奶奶已经搬出一家人原居住房子后,心里不由恨的咬牙切齿,她当即判断,秦书凯这么做,肯定是想要跟自己撇的一干二净,以后想跟小请人马燕重组新家庭啊,这样一来,自己算什么?自己和他生养的儿子又算什么?在这个狠心男人的心里,哪里还有她们母子的一丁点位置?
  刘丹丹这样想着,在思想上就有些极端,她把牙根咬的紧紧的,在心里暗暗发誓,就算是秦书凯跟马燕过起了实际的夫妻生活,自己也绝对不会同意离婚,成全这对狗男女,就让这个负心汉等着吧,他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对付她刘丹丹,自己一定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
  所以孔子曾经说过,惟女人和小人难养也。
  有时候,有些看起来神经还算是正常的女人,一旦涉及到感情问题的时候,常常容易钻牛角尖,把很多问题扩大化,把男人的话总是曲解为她自己想要的意思,让男人面对女人无由来的莫大仇恨时,简直有些感觉不可思议。

  秦书凯哪里知道自己做出让父母搬家的决定后,引发的后阿里一系列连锁反应,他心里还期望着,等下次一定要抽空再多找刘丹丹谈几次,只要有一线机会,这个家,他内心也并不愿意就这么散了。
  通过两次的婚姻经历,秦书凯发现了一个现象,其实这男女之间的事情,最好一开始就是男女之间彼此相爱作为基础的,如果仅仅是一方积极主动,或者是因为情感受上的交流,让男女之间关系紧密起来就冲动的选择了婚姻,这显然是不明智的,没有坚定的感情基础和相互信任的底线,即便是选择了结婚,建立起来的家庭也就像是建在沙滩上的楼房,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他之所以在婚姻生活中屡屡碰壁,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内心深处其实只是在找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媳妇,找一个自己期盼已久的,想要的家的氛围,找一个适合给父母做儿媳妇的女人,而不是在找一个能跟自己共度一生的彼此真心相爱的女人。
  书凯后来想到了胡莉莉,这个女人跟着自己,没心没肺的很满足,自己以后能给她什么呢?什么都给不了,秦书凯正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遐想时,听见办公室外响起了敲门声,他赶紧收回飘浮的思绪,冲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
  随着秦书凯的话音,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地推开,进来的人竟然是周德东副部长,随同周德东的身后进来的还跟着一个体形有些胖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看上去不是机关干部就是那个部门的负责人,很有一番机关干部的气派。
  周德东推开门进来后,说声,黄书记。然后转身把跟在身后的男人拉到秦书凯面前介绍说,黄书记,这位是普水经济开发区的刘云中副主任,他跟我说想要来拜访您,这不,我就把他给您带来了。
  秦书凯心想,这个周德东,今天做事怎么这么没分寸,好端端的弄个什么开发区的副主任戳在自己面前,自己对此人的情况,一无所知,就算是介绍给自己认识又有什么意义呢。后来,想一想也很正常,这就是中国的官场,他要到开发区做一把手,下面的人肯定想先入为主,和自己混个熟悉,以后能够获得更多的照顾。
  秦书凯心里是这么想,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客气的回应说,那好,请坐吧。
  周德东像是秦书凯肚子里的蛔虫,知晓秦书凯在想着什么,提醒秦书凯似的口气说,黄书记,刘主任是我的老朋友了,他虽然岁数不大,不过在开发区工作的时间长,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普水人,对开发区和普水的各项工作都熟悉,今天他找我说是想要跟黄书记把开发区的一些工作设想跟黄书记当面谈谈,我觉的,刘主任有这份心也不容易,就把他带到您面前来了。

  周德东解释的功夫,秦书凯才回忆起,在周德东交给自己的关于开发区中层干部人员情况的资料中,好像重点提到过此人,从资料上看,此人尽管任开发区副主任一职,在郝竹仁手里却一直很不受重用,相当于处在二线的边缘,如果有能力,郝竹仁为什么不重用?
  秦书凯理解这类干部的心态,这个刘云中的心里肯定是巴不得对他不咋样的郝竹仁早点滚蛋,新上任的自己是他希望的曙光,他心里是亟不可待的想要在自己这个新主任面前表现一下的,想要等自己正式上任后,给他一个很好的分工,让他改变一直二线的命运。
  想到这里,秦书凯觉的,这个主动上门示好的刘云中还是有一定利用价值的,最起码,他对开发区的各方面情况比较熟悉,也有干工作的热情,这个人说不定以后能培养成自己的得力助手,现在关键要看看他倒是肚子里有几分货,别再是一个草包领导,就难怪上一任开发区主任郝竹仁对他不器重了。
  周德东这个时候看到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就说,黄书记,你和刘主任聊,我也不熟悉开发区的工作,所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吧,就把秦书凯办公室的门关上,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