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5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1-29 23:08:00
  更新线----------------------
  就在我的手刚要接触到那凹槽时,胸口处一动,内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我恍恍惚惚的一瞥,瞧见了,是那婆娑禅!
  刹那间,有几句话电光一闪,立时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所谓极苦,原是极乐,所谓极乐,亦是极苦。世上诸般事,如梦幻泡影,塞耳屏鼻息,不闻声香气,障眼清心意,不见色相欲……
  我的手又缓缓的缩了回来。
  婆娑禅功的口诀心法渐渐的都出现在脑海中了,而且句句清晰无比,甚至比当初天然禅师传授我的时候更清晰!
  我突然又有种错觉:现在的诸般情形,不过是我所见、所感的幻觉罢了。即便是真实发生的,我也要以此禅功,将其当做是幻觉!

  我尽我之人事,是生是死全凭天意。
  “心非形色,亦无所处,不可系之在境。妄想缘虑,尽皆消无。心若止,无须制,断诸乱,即是修……”
  “体之诸法如虚,无取无舍,无依无凭,无往无著,悉皆空寂,以正智慧。若心无取舍,无依凭,无往著,皆空寂,则一切妄想颠倒,生死业行,悉皆止息……”
  “无为无欲,无造无作,无念无行,无示无说,无诤无竞,泯然清静,如婆娑是名真止。此则止无所止,无止之止,名体真止……”
  日期:2015-11-29 23:14:00

  我的眼睛渐渐的闭上了,呼吸也止住了,耳朵里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水的温度、流速也无可体察——就像是我自己把自己禁锢在一个声、色、香、味等诸相都消失的空间里一样。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已浑然不觉周遭之所处境遇,没有池塘,没有深水,没有淤泥,没有要淹死的诸般难受和征兆。
  没有危险,没有厄难,没有黑暗,没有阴冷,没有血腥,没有杀伐……
  我就像是身处在一个空荡荡又开阔的地方,光明,柔软,又温暖。
  这感觉实在是让我舒服极了。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倒也……
  心中刚起了这个念头,便猛有一阵刺痛传来,那是真真切切的疼痛,足以将禅功中断——六相恢复,我睁开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仍在池塘中,周围暗黑一片,我所处依旧是深水区!
  疼痛感是从脖子上传来的——是那大龟!它终于下嘴了!
  它咬中了我的脖子!
  幸亏我平时练功勤勉——那大龟下嘴咬我时,我脖颈上的肌肉和血脉中的气息在受到伤害时会起自然反应,卸去一部分的伤害力度,要不是这样的话,以那大龟的狠戾,恐怕已经咬断了我的脖子!
  即便如此,也不能长久下去,因为我能觉察得到,我脖子上的伤口正在往外流血,那大龟正在贪婪的吮吸!
  日期:2015-11-29 23:20:00
  眼下,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我手上一用力,不由得大为惊喜,力气恢复了,而且丁兰尺还在——看来致命之处还是这大龟的眼睛,只要不在水下跟它的目光相对,身体就还是自己的!
  这大龟棋差一招,它肯定是因为跟我“谈判”失败,所以恼羞成怒的要咬死我,结果没想到它一上嘴,眼睛就不够用了,它的眼睛不够用,我的机会就来了。
  此时,它咬着我的脖子,它的脖子也离我最近!
  而且此时的它以为我必死无疑,几乎是毫无防备!

  我忍着痛,挥手上扬,尺锋在那大龟脖子上奋力一划,有种以快刀切肉的入感,我甚至听到了“嗤”的一声响,很快,便有一股血汩汩冒出,眼前登时殷红——那大龟的壳身忽然缓缓往下沉去,而它的脑袋还在我脖子前,它的嘴还咬在我的脖子上。
  我把丁兰尺咬在口中,双手奋力掰开那大龟的嘴巴,把它的脑袋攥在手中。
  我忍不住又瞧了它的脸,这是我生平所遇到的最厉害的对手之一——我瞧见它那双丑陋的眼睛还瞪的大大的,可是先前那种邪异的目光已然黯淡了。
  就像它的生命一样,熄灭了……

  日期:2015-11-29 23:26:00
  可是我还不能庆幸胜利,因为我的处境也并不乐观。
  首先是我脖子上的伤口有些冰凉麻木了,疼痛还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麻木——这种迹象往往表明,要么是中毒,要么是坏死。
  另外,我的锁鼻功已经用到了极致,再在水中待下去必定要送掉性命。不过这一次,能在水下待这么长时间,也实在是出乎我的想象了!

  我踩着水奋力往上升,等脑袋刚刚钻出水面时,恰好看见叔父“噗通”一声从岸上跳到池塘里。
  我虚弱的叫了声:“大……”
  叔父瞧见了我,岸上众人也纷纷叫嚷,我努力伸长脑袋,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又劫后余生般的环顾四周,突觉外面的太阳光好灿烂,晃得我眼前一黑,浑身上下陡然没了力气,身子沉沉的就又开始往下坠……
  叔父的手已经抓住了我,仗着他半吊子的游泳技巧,勉强把我带上了岸。
  “哎唷!快看!是乌龟的脑袋!”
  “真是!吃人的乌龟死了!”

  “阿弥陀佛!”
  “……”
  岸上的僧众还有卫红等人看见我手里死死抓住的乌龟脑袋,都欢呼雀跃了起来。
  只有叔父脸色难看的厉害,叫道:“天然老秃驴,过来瞧瞧我侄儿的伤口!是不是毒?!”
  日期:2015-11-29 23:34:00

  天然禅师过来蹲下身子,仔细查看我脖子上的伤势,别人也要围上来看,叔父怒喝一声:“都给老子滚蛋!”
  众人都吓得退避三舍,也不敢欢呼雀跃了。
  “阿弥陀佛,没有大碍。”天然禅师说道:“这应该是那孽畜咬伤的,所以浸染了那孽畜的阴毒,好在这孩子修为精湛,已经自行抵御了部分,伤口也不太深,用去阴毒的药敷一下,把阴毒拔出来就好……”
  “你这里有药没有?!”
  “有。”
  “那还废话!?”叔父瞪眼道:“快去拿药!”
  不等天然禅师吩咐,便有几个和尚跑开了。
  叔父又有些愠怒的瞪着我,道:“我就猜到你出事了,不然不会这么长时间都不上来!真不要命了?!”
  我勉强笑了笑,道:“原本那乌龟没有想咬我,是想让我跟它做笔交易什么的,后来我不跟它做,它才恼了,才咬我的。”

  叔父一愣,便伸手来摸我的脑袋。
  “我没事儿,大。”
  其实现在的我还有些兴奋,我问道:“大,我刚才在水下面待了多长时间?是不是好几个钟头了?那我的锁鼻功比以前强的多了啊,我记得以前最多也就待二十来分钟。”
  “你是真烧了吧?”叔父摸摸我的脑门,狐疑道:“也不热啊。老秃驴,这是不是中毒的迹象?”
  “我没烧。”我说:“我清醒着呢!”
  “那你说啥胡话?”叔父道:“那王八能跟你做啥交易?你下水也就二十来分钟,哪有几个钟头?!”
  日期:2015-11-29 23:37:00
  这次轮我发怔了,刚才我在水下待的时间竟然那么短?!
  感觉上却那么长?!
  难道我在水下的时候,所见的种种人影多半是幻象?
  而我后面感觉自己像是要被淹死了也是幻觉?
  那么和大龟的交易呢?
  它嘴里吐出来的那个金属东西呢?
  还有婆娑禅呢?
  在水中的时候,我看到婆娑禅从我口袋里掉下去了,不会也是幻觉吧?
  我急忙往身上口袋里摸,然后才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条大裤衩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衣服了,哪里有什么口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