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87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间隔时间不长,中央纪委、中组部、监察部又联合印发《关于严厉整治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行贿受贿行为的通知》,对整治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行贿受贿行为,也就是俗称的“买官卖官”,进行了部署。尽管中央对待官员**问题,查处力度不断加大,近年来,一系列贪污**,买官卖官事件还是不断的浮出水面,大有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之势。
  根据坊间流传,目前的各级官位价钱随着物价的上涨在不断攀升,在2004年6月的《半月谈》杂志上,曾经公布一组关于福建省一起卖官涉案数据分析,当时一个副处级的价位是17万,县财政局,县建委等好单位的局长价位是10万左右,而林业局和环保局之类的单位局长的价位却只有五万块。这组数据公开至今已经近十年时间,相信这样的价格,在某些地区用同样的价位来买官只怕已经有些过时了。

  张富贵作为普水县的新任一把手书记,因为此前一直任普水的县长一职,所以对县里各乡镇的领导班子配备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乡里有几个领导是上面有人罩着的关系户,其他一些人大多没有什么背景,他在心里简单的划拉了一下,经过上一轮的人事调整后,空出来的乡镇领导位置有多少,其中又有多少是能拿出来收点钱的,他心里仔仔细细的全都算计好后,就开始坐等下属进贡了。

  本来嘛,他张富贵要是想要继续往上爬,也是要进贡给上级领导的,否则的话哪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呢,要是下面的人都不进贡好处给他,他又拿什么去巴结上级领导呢。
  张富贵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等着新任的县委组织部长洪云拿出关于乡镇一级干部的调整方案来,洪云开完常委会后,立即着急的找秦书凯交接工作。洪云是从市委组织部下来的,跟秦书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也见过几次面,所以交接工作的时候,两人随意的交谈了几句,彼此之间谈话的气氛还算不错。
  洪云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尽管身在官场,表面上属于官场里比较本分的女干部类型,老老实实的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从不在任何场合过份招摇。有人说,官场的女干部想要提拔,必定要先让领导好好的检验一下“工作表现”到底怎样,然后才能得到想要的位置。
  其实,这样的论断显然是很片面的,不排除在官场中,有这样一种女人,不管本身的姿色怎么样,都想利用自己的身体从领导身上得到点实惠,但是也有一种女人,确实是凭借着自己的工作能力来跟官场上的男人们一争高下,在她们的眼里,都是从工作的角度来划分单位的同事之间关系,男女的界限其实并没有分的特别清楚,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能者上,庸者下,公平竞争是不变的法则,洪云就属于这类干事的女干部。但是,背后究竟有没有和领导那层关系,谁也不知道,表面上她是干事上来的人。

  洪云不仅跟秦书凯有过几次交往,对秦书凯的老婆刘丹丹也算是脸熟,毕竟大家以前都在市委大院里上班,每天来来往往的总会碰见,尽管不是太熟悉,也都大概知晓对方是哪个单位的,见了面微微的笑一下,表示礼貌的打个招呼,偶尔见对方穿件不错的衣服,也会停下来闲谈几句,这就是所谓的点头之交了。
  洪云趁着交接工作的间隙,主动对秦书凯示好说,黄书记,你可是组织部的老领导了,我新来刚到,对普水的很多情况不了解诶,以后的工作中,你可要多帮助我。
  秦书凯礼貌的笑了笑说,洪部长太自谦了,你在市委组织部呆了这么多年,论组织工作上的经验,你可是比我多,我这半道出家的组工干部怎么能跟你这样的正规军比呢。
  洪部长话里有话的说,话不能这么说,有道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这一个人新来乍到的哪有黄书记对当地的情况熟悉呢,我可是听说黄书记是普水名声很好的官员。
  秦书凯听了这话,忍不住看了洪云一眼,剪着短发的洪云是那种让人看上去比较舒服的女干部形象,不算过分年轻,也不算年纪大,正是女人一生中各方面都比较成熟的阶段,以她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能混到眼下的位置,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知道这各县的组织部长位置,在市级机关里,有多少中层干部在眼巴巴的等着呢,虽然说,市委组织部的同志多少有点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是市委组织部的中层干部一大堆,能从那么多的竞争对手中出来,得到这个组织部长的位置,还是需要一点能耐的。

  想到这里,秦书凯心里不由琢磨着,这个女人是走了那条路线才能突破层层关卡,坐到普水组织部长的位置上来的呢?面对着不知底细的洪云,秦书凯不愿意跟她之间有丝毫的不愉快,他主动向洪云推荐说,组织部的周副部长是本地人,工作经验也很丰富,你要是有什么不太明白的事情就先问他,等会我会亲自跟他交代一下。
  洪云不买账的样子说,黄书记,你可不能在关键时候撂挑子,我新来乍到,什么情况都没弄清楚,县委那边又催着要县直几个部门和乡镇干部调整方案,这种时候,你这个老部长要是不主动帮帮我的忙,我可真是成了没头的苍蝇了。
  秦书凯知道,洪云说的这番话半真半假,她初到普水,对普水各方面的情况不熟悉是真的,但是要说她对工作的开展像是没头苍蝇一样的乱撞却是言过其实,毕竟在组织部门工作过这么多年,对于人事调整的工作经验还是有的,洪云眼下最担心的应该是,因为对本土情况的不了解,不能很好的把握一把手县委书记的脉搏,做出了不太妥当的调整方案,到时候,上了常委会,要是调整方案修改内容过大,她这个新任组织部长的威信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秦书凯想到自己承诺周德东的事情,于是假装思考了一会说,这样吧,洪部长,这次县委对乡镇干部的调整方案确实是要的过于急了些,在时间上有点赶,你要是放心的话,我帮你稍稍出点主意,原本我做组织部长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调整方案都是周德东副部长拿出后,我再简单的斟酌一遍,然后再拿出来给领导过一遍,这次的人事调整,因为目前你对各方面情况都不是太熟悉,可以按照老办法执行,等到方案出来后,我也可以帮你把把关,当然了,主要的意见还是要你洪部长亲自拿,我只是一个热心帮忙的,你说,这样安排行吗?

  洪云对秦书凯的安排显然是很满意的,她一个人初来乍到普水县,面对这一大摊的人和事,确实需要有人在身边稍稍指点一下,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自己既然到了普水的地界上任职,就要先弄懂普水这块地上的一些干部与干部之间的弯弯道道,才能顺利的开展工作,否则一旦不小心得罪了哪位不该得罪的人,对以后的工作开展就是百害而无一利了,而秦书凯正是自己了解这些弯弯道的最佳途径。

  洪部长问秦书凯,黄书记,这次全县的干部调整中,目前组织部内部的同志,有没有需要照顾的对象?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果调整干部考虑不到自己的人,也被人笑话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